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09年6月27日星期六

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广东人说:“崩口人忌崩口碗”,意思是说忌讳某样事物或东西的人,绝口不提该事物或东西。

在我国,巫族同胞忌讳猪只,不能食用之余也忌讳看到听到或提及,连旁人的使用自由也想剥夺。多年以来,猪一直是热门课题。九十年代日本脑膜炎席卷马来西亚,主要导因是猪只。当局伺机毁灭森州一带的猪只,恨不能赶尽杀绝而后快!

今年,流感记当年的禽流感后卷土重来。初期,世界卫生组织(WHO)误认为猪流感。WHO的误断,害死了埃及成千上万的猪只无辜被销毁。两天后WHO再次对外声明,宣布流感非猪所为,并为流感正名为甲型流感。对此,我国卫生部也在第一时间宣布就干的正确名称和导因。

前天,我国新闻部长突然语出惊人,建议我国沿用猪流感之称,理由是比较顺口。这句话听来让人啼笑皆非。为了顺口,竟然把罪名栽在猪头上。顺口?不是忌讳吗?怎么现在变成顺口?他的一鸣惊人果然招惹抨击。卫生部长第一个反对他的无稽建议,副教育部长也劝他不要节外生枝。昨天,卫生总监也拒绝他的无理。总监认为改用错误的名称,只会误导没有使用猪肉的友族,以为自己可以免疫。再说,流感发生在全世界,应该遵从WHO的指示,沿用大家公认的名称。

今天,他还是大言不惭,坚持己见,并且扬言会勒令国营电视和媒体改用“猪流感”一词。此厮行径让人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一直以来,为了照顾友族的感受,我们在他们面前绝口不提“猪”字,连菜市集的猪肉档也得隔离不得示众。如今为何他可以开口闭口,左一句“猪”右一句“猪”,一点也不忌讳。难道他是古时候的刘登大人来投胎,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首相纳吉一上任就宣布“1MALAYSIA”的治国新方针,并呼吁全民配合,共用营造一个属于全民的马来西亚。今天,他就是在陪同首相推展“1MALAYSIA”的标志与主题歌的现场口出豪语。看来,首相要达到“1MALAYSIA”的目标,应该先把指示他的下属身体力行,不要阴逢阳违,否则又是一个沦为空谈的口号而已!



2 条评论:

  1. 你写的很好,本老爷也有看报子。这位新闻部长真的太不像话了。WHO都没有用swine flu 了,全世界的国家都用甲型H1N1流感为名,他还坚持勒令国营电视和媒体改用“猪流感”一词。不知道他的目的何在?
    有像他那样的官员,是我们人民的不幸。

    回复删除
  2. 当世卫总干事陈冯富珍呼吁各国反应过敏, 当马来西亚的邻国新加坡, 纵使仍然隔离紧密接触者, 但该国卫生部表示, 会逐渐缩小追踪的规模,而非在社区爆发时仍草木皆兵, 宁可把资源留给高危病人, 究竟已出现社区爆发的大马, 隔离措施是否有效? 是否就可以阻止病毒传播?
    究竟大马卫生部有没有他国例子证明围堵策略有效?

    我只见到有关当局不断制造恐慌气氛, 更称社区大爆发时要隔离社区! 新型流感如此温和, 死亡率低, 如此严阵以待是否值得?旅游业者难道就要因此而牺牲掉吗? 更别提患者与民众相互指摘, 人与人间的关怀荡然无存!

    希望你们不要只顾报导政党争斗, 其实亦可借镜外国经验, 分析大马当局的防疫策略是否与世卫的指引相违背?

    连美国日本台湾都不再如临大敌, 新加坡亦减低戒备时, 大马仍紧张万分, 背後除了冠冕堂皇的卫生理由外, 在大马政坛动荡的情势下,这防疫大戏是否一场不可告人的政治豪赌? 谢谢!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