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6年9月24日星期六

退休那些事

若干年前,退休对我来说是很遥远的一件事;即使是现在,它离我还是有一段距离。然,最近退休的那些事一直萦绕在脑海里。

任何一个人在职人员从开始工作到退休,任职时间肯定超过三十年。辛苦了大半辈子,退休时,或东家或同事,出钱出力为退休者举办欢送会。在私人界,如果一个员工能做到退休,肯定是尽忠职守劳苦功高,雇主肯定为他办一场欢送会;在公家,别的部门我不清楚。在学校,倒是见过一两次。

干我们这一行,任何人都知道,部门首长不可能在你退休当天到场为你祝贺,部门也不会为你的欢送会拨款欢庆。既然如此,那经费去哪儿找啊?以前在华小,后台有三大机构,从排场、纪念品到餐宴一手包办,经费不愁,学校只需要负责筹划安排。

第一次参与这种任务,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 。也就那么一次,让我对“退休仪式”退避三舍。先不说别的,光听到当司仪的台词,对当天的主角极尽其能的歌功颂德,已经让我鸡皮疙瘩掉满地。一个平日里大伙儿巴不得他早日走人的上司,对于他的离开是求之不得的事,却还要听别人对他揶揄奉承。这些逆耳的话实在难以入耳。打那一天起,我就下定决心,绝对不要面对同样的情景。

在国中,学校没有董事部校友会,就一个家教协会,一个比我还穷的协会。平时老师喊打喊杀还追收不到一半的年费,因为家长都认为国中是政府的亲生子有政府罩着,不用家长资助。为退休老师办欢送会,家协会送一份礼,其他费用和活动就由师联谊会包办。老师工作繁多,这种活动纯属额外工作,更何况经费有限,办起欢送会,往往是捉襟见肘。遇到懂得感恩的还好;遇到不懂得感恩的,不感激同事们的付出还诸多要求,那真是够呛的。

其实,大家都是为教育出力,要论贡献和功劳,大家都一样,无所谓谁的功劳比较大。若真要论,那也只是退休的年资深工作认真值得后辈尊敬的话,那大家肯定会趋之若鹜;反之,欢送的是一个平时做事敷衍塞责倚老卖老的老油条的话,等着他的大概会是一句“好行甲唔送”。若还要诸多要求,只会让人嗤之以鼻,自讨没趣。

身为教育工作者,在这个年代已经谈不上什么功劳。就算真的有功劳,那就等学有所成的学生来回馈。大家都是打工仔,都捧着铁饭碗,凭什么要同事们在退休时又办欢送又送大礼?辛苦了大半辈子,临走还要搞到怨声载道,何必呢?

2016年9月1日星期四

七百三十个日子

今天是转校后满两年的日子,七百三十个日子。七百三十个日子,经历的又岂止是经验,简直就是上了人生的另一门学科。回想起两年前的今天,报到时与你一番谈话,言犹在耳:

1. 在这里,每个人的步伐都很快,有时候甚至用跑的。

2. 在这里,每个人都坚守岗位,做该做的事。

3. 在这里,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尤其是你的专业那块,靠你带头。


哦......听到这句话,我的嘴巴成了O型,反问了一句。为什么?据我所知,撇开那站着茅坑不拉屎的那个,不是还有三个已经在这里盘踞多年的老手吗?我生平无大志,只求五十分。我不喜欢当老大,老二就好。你的答案是:

1. 两个待最久的,经验不足,成不了气候。

2. 资深的那个,不敢独当一面。

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好像变成问题人物,很多问题要问,一直问为什么。答案也很搞笑:因为他不会笑,你一见到我就笑。哈哈哈........唱歌咩,还我一见你就笑!初次见面,难不成我还要哭吗? 很奇怪耶,我初来乍到,你除了我的姓名,对我一无所知,你怎么对我那么有信心?我似乎应该沾沾自喜,对吗?可是听你对其他人的评价,我发现自己其实充其量也只是廖化。

七百三十个日子过后,我发现你当初说的只兑现了一点:

1. 在这里,步伐快的人不多,用跑的更少,来来去去也就那几个。

2. 在这里,有很多人都没有在岗位上,日子一样过得滋润。

3. 在这里,的确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凡事你都指望我,只是凡事不是我说了算。

七百三十个日子过后,我学会了怎样适者生存,学会了怎样当一天的和尚;更印证了一个硬道理:

做对的事,讲真的话,泰山崩于前也色不变......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