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6年11月17日星期四

半边月 您的脸 我渡过生命中的圆缺

逾三旬的泪像星辰挂黑夜 倒映在回忆里的画面

人分别 心跟随 我埋怨这份缘太浅
回首看见生命的不完美 对您的思念未曾停歇

您那里有没有人会欺负 您收不收得到我的思念
想要去看您   可是没时间
没有您在身边我什么都缺
您那里有没有人能聊天 我想要爱您陪您如以前
想要去看您
天涯海角多远我都不累   牵您的手   岁岁年年

人分别 心跟随 我知道这份爱很深
回首抱怨生命的有缺陷 对您的爱恋永不停歇

您那里需不需要有人陪 您收不收得到我的挂念
想要跟您走 不用再劳累
陪在您身边我什么都不缺
您那里有没有人能聊天 我想要烦您粘您像从前
想要跟您飞
天涯海角多远我都不倦 陪您说话 永永远远

时间是爱的延长线 交错着岁月 无数离合悲欢
爱让我看透 考验后才能拥有幸福的梦
您从来没有在我的梦里面 我心里空虚您看不见
想要跟您飞 想要抱您紧紧听您讲话
亲像过去无改变 爱像过去 永不变


(冬祭前夕借词寄语)

2016年11月1日星期二

南柯一梦

眼前的景物很熟悉很亲切,充满了童年的回忆,十多年曾经旧地重游。不光是旧地重游,还在这里工作了两年,后来因为某种原因选择离开,过着离乡背井的游子生活。

可是,今天怎么又回来了呢?回来干什么?我一头雾水,我不是离开了十多年了吗?怎么会回来呀?

“欢迎!欢迎!欢迎回到母校!”背后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

“怎么是你?”一位学妹,是朋友,也是旧同事。当年我离开的时候她刚毕业,被派回母校。和她同事了一年,我就潇洒地走了。她的出现印证了我的调职。

“欢迎你被派回来!” 她似乎不在意我的疑惑,只顾着与我寒暄。

“我被派回来?”

“对啊!”

“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开始。你不是来报到吗?”

对啊!我怎么会在这里?在新学校才两年,怎么又把我派到这里呢?没理由啊?老的刚走了,我正开始筹划着翻新辅导室颠覆辅导组,怎么又把我调走吗?很好玩吗?我的工作还没完成,能不能别让我半途而废?

没理由啊?老板娘不是说过若上头又把我调走的话,她会直捣黄龙杀到州教育局去吗?她怎么可能让我走呢?不是,我得联络她一下。我的计划书还没呈上去,我还没和她讨论我的翻新大计。

“这是你的调职通知书,我们也是刚收到,你就来了。”学妹手上的一纸通令似乎让我没有转寰的余地。

“不、不、不......我不要调职。我的工作才刚开始。”

“不行,信上说调职是命令,不得违抗!”

不可能,我两年前才被命令调职,不可能这么快又把我调走。

可是,可是,我怎么会在这里?.......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