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0年11月29日星期一

党选












民联两大臂膀——PKR和DAP党选最近成了国内的焦点。

PKR,开我国政坛之先例,以直选方式进行。选举期间,难免地发生了一些插曲节外生枝,闹得最热烈的莫过于署理主席候选人的抗议退选。怕输的人不应该参选,选输了就骂人更要不得。这种人退党真的是“好行呷唔送”,早走早好。闹得沸沸扬扬的示威和退党,成了敌对的攻击对象。试问哪一政党的党选期间没有闹贿选没有投诉没有弊端?哪个政党敢说他们的选举最干净?想当年最大的政党还有人因为贿选而丢官去职。如今,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就借题发挥落井下石。PKR,成立至今才十二年,可是却已做到了直选,让全体党员选出心目中的领袖。反观那些老树盘根的政党,成立了超过半世纪,有的把直选当口号;有的提也不提。

雪州DAP,当权派、挑战派和中立派,当选期间各施其法地去拉票,却没有竭尽所能地去揭人疮疤。结果,聪明的党员选了一队钻石组合:当权派7席、挑战派5席、中立派3席。这样的结果,显示了党员们的智慧,选贤与能,不因菜单而左右了手上神圣的一票,导致战果一面倒。如此一来,中选者必须重新归队,暂时不会闹分裂。如今,雪州DAP进入铁娘子的时代,伙同党内的精英,即使是党内出名的独行侠,也可以合作无间。至于那个让民联政府头大的“球”,被踢出局确实好事一桩,免得成了坏了一锅粥的那粒老鼠屎。这场党选,赢的是党员。我觉得。

这两场党选虽然有点乱,但是却让人看得拍案叫好!

2010年11月27日星期六

妈妈的鸡蛋糕



最近不知何缘故,突然很想念妈妈以前做的鸡蛋糕。今午,乘着假期没事做,便和姐姐一起动手做。

印象中,以前妈妈做蛋糕,我曾经帮她打鸡蛋和糖,用一支手动打蛋器,要打大概整个小时。至于材料要用多少,是妈妈一手包办,我根本不知道。所以,我们只能凭印象和姐姐的经验,误打误撞。本来姐姐说用电动打蛋器,可是大嫂说她有一支小型打蛋器,用手打比较好吃。于是,我们便决定用手打。哈哈,说时容易做时难,动手不到5分钟手我就开始后悔不用电动,手好像快要断掉。以前很少出力,现在才知道做一个鸡蛋糕不是那么简单。最后,我还是坚持下去,终也大功告成。然而,成功与否还得看蒸熟后的结果。

最后,鸡蛋糕出炉了,卖相不错,味道也不错。嫂子说好吃,可是我总觉得没有妈妈的味道,那个味道,我这辈子大概也不会忘记。我还会再试,我要找回妈妈的味道。

2010年11月25日星期四

一年容易又扫墓







昨天一早,我们又浩浩荡荡地出发,到韩江公冢去扫墓。冬季扫墓,是我们家的传统,二十八年如一日,风雨不改。冬季扫墓,可以避开车龙和人潮。

每年的这一天,就我们一家会按时出现在这里,为先父先母扫墓。偶尔会遇到一两家也是选在冬季扫墓,有时则没有。现在的传统墓园也有专人定时定后来除草,所以我们不用花费太多精力和时间铲除坟上的野草。无论如何,不亲手拔除野草总是不安。“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双亲早故,我们无法尽人子之孝,唯有在每年的这个时候,上坟为两老除草,也算尽孝了。

2010年11月23日星期二

非洲和尚


一踏进行政办公室打了卡,本打算到信箱去拿信,就听到下午班大姐大的声音:

"小王,X X X 有在吗?有在辅导室吗?"她看到我一脸狐疑又加了一句。我的确有点迟疑,现在是放假哎,谁会在学校?别以为我很勤劳,我的出现也是“被逼”的。而她口中的那位同事就是我们辅导组的小妹妹。自从她来之后,我就脱难了。

“她约了我今早八点要来商讨明年迎新日的事务,我从早上等到现在都不见她的人影。”她又继续喋喋不休,喋喋不休是她的拿手好戏,我常说她全身死完了就只剩一张嘴。当了行政人员十多年,靠得就是一张发号施令的嘴巴。可惜这张嘴巴又不巧得罪人多称呼人少,典型的非洲和尚——乞人憎。

这个问题其实不用想也知道,如果小妹妹在,怎会避而不见。站在专业的立场,在不喜欢的上司也得坦然面对。可是她这个人与众不同,她不喜欢用脑想,她用什么想我也不知道,没问过也不敢问。她的脑以后即使捐给博物院博物院也不要,因为太新,很少用。以前我在下午班,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经历过,我已经免疫了,只当她发狗疯。现在轮到小妹妹。这小妮子年轻气盛,没有我那样好欺负。

“你难道不能帮我吗?”她又喋喋不休。

“什么?我能怎样?”我心想,我的确不想理你们的事,尤其是她的事。

“我已经打了三次电话她都不接,学校的电话她不接,我的手机她也不接,也许你打她会接。”鬼话连篇,我才不信她会用手机打电话,她的电话是限制专用,除了老公,任何号码都打不通收不到,平时要联络任何人他都用学校电话,学校的电话记录簿全是她的名字。如果我打小妹妹会接岂不彰显我比你行?人最大的悲哀就是不知道自己的问题。

身为辅导老师,必须乐于助人,即使是非洲和尚也不例外。于是,我就拨打小妹妹的电话,电话响了一会儿,听到她的回应,原来孩子生病了不能来,已经交代了书记和另一位同事转告非洲和尚,可惜所托非人,两个受托人都没有把信息送到。我便叫她当着没有接到我电话,再找个合理的理由向非洲和尚解释,说完就挂了电话。过了一会儿,听到非洲和尚接了电话,半途就质问书记为何没有把信息传达给她,书记连声道歉也平息不了她的怒气,语言上起了一点冲突。

一件小事,本来三言两语就完事了。可是就因为人不懂得善加处理,智商不高也倒罢了,再加上情商又低,往往就是小事化大,引起纷争。

2010年11月21日星期日

掌声响起






当灯光一熄、音乐响起,观众的掌声就响起。当掌声响起,熟悉的身影就出现在舞台上。还是一贯的装扮——燕尾服,还有不可或缺的帽子。凤飞飞,一个掷地有声的名字,叱咤歌坛逾四十年的快乐歌手,再一次来到云星剧场,为歌迷带来一场音乐飨宴。

比起几年前的低沉,凤姐的歌声回复三十年的前的清脆嘹亮。一样的中性打扮、一样的操兵舞,却让歌迷对她不离不弃。看惯了她的西装笔挺,中场的一袭灯笼裙还真让人觉得别扭。哈哈.....凤姐还是穿西装牛仔裤帅气。说起穿牛仔裤,凤姐说这是她第一次穿牛仔裤上台,从没想到牛仔裤也就可以登大雅之堂,感觉上好像年轻了二十岁。所以,如果要让自己年轻一点,多穿牛仔裤吧!因为坐得太远,所以我只好用心听演唱会,也听出耳油。安哥环节,歌迷久久不肯离去,凤姐索性便服出演,带着也一身便装的舞蹈员,载歌载舞,再次为歌迷清唱,带来多首动人的名曲,歌迷才情愿离开。

掌声响起,是每个歌手期待的场面。然,并不是每个歌手都能听掌声听了大半辈子,而凤飞飞是少数享有这份荣耀的歌手。在我们一生当中,我们也不时期待掌声响起的一刻。这一刻的到来是需要很多付出和努力才能换来的,而这一刻总是热泪盈眶的一刻,凤姐每次唱起《掌声响起》一定会掉泪是可想而知的, 泪是因为发至内心的感概而刻骨的激动。

给凤姐的掌声还会继续响起......

2010年11月17日星期三

35 年11 个月半.....


老哥该获颁“忠心奖”的铁证


以后可以天天骑脚车去游稻田......





服务了35 年11个月半后,老哥于昨天正式退出杏坛,从此过着退休的生活。

35 年11 个月半,不短的一段日子,几乎占了人生一大半。本来一个人的工作岁月差不多是这样,难能可贵的是,老哥的教书生涯中都在育中度过。意思就是说,他从头到尾就在这里,大半辈子都献给了育群中学,从来没有换过学校。这个记录可以进入吉尼斯大全,我常取笑他,育中该颁个“忠心奖”给他。

老哥是家里的第四个孩子,论儿子他排第二。我和他的年龄差了一大截,从小我就很怕他,因为他很严肃,不苟言笑。后来跟他接触多了才发现,他其实是外冷内热,很健谈的。他出来教书时我才上小学,每次周末他回来,我就躲他远远的,怕他三句话不离本行,要问我功课。印象中,每次放假回来一定会伤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老妈子总是叨念个不停。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鼻敏感,就医后就没事了。

在育中,老哥担任了多年的训育主任,是学生闻之丧胆的一号人物。他的威严我是有目共睹。后来我到育中升学时,更领教了老哥的威名。在育中两年,同学们都知道我是谁,没有人敢欺负我,应该有老哥“罩着”。他是数学老师,他的数学造诣在学校是数一数二,当年他只教了我一两招,我就可以走天涯了。课外活动方面,老哥是校内的排球教练,当年带着他的球队,所向披靡,连续几年横扫雪州学联排球比赛冠军。后来他改当学警教练,活跃于沙白县的学警活动。

老豆为老哥取名“瑜”,三国英雄周瑜的“瑜”,一个让我羡慕的名字。周瑜的“瑜”,与古人同名哎,可叹我是女儿,重男轻女的老豆对我不屑一顾,更遑论替我取个有文气的名字。老哥也遗传了老豆的天份,写得一手好字。

三十多年来,教育政策一改再改,非大学资格的老师纷纷下调到小学去,唯独老哥老树盘根,继续在育中“横行霸道”。那间住了三十多年的宿舍,又老又残,可是老哥对它情有独钟,新买了房子,也变成了渡假屋。

退休了,进入了人生的另一个里程碑,祝愿老哥身体健康,生活写意!

祝福你们!


当骊歌高奏时,我心里明白,你们将离我而去。缘聚缘散本来就是定论,谁也无法避免更无法控制。

之前你们当中有人问我,为何平时总是摆着一副严肃的脸孔?为何不靠近你们一点?我想,很严吗?很严还有人敢问这个问题?哈哈....记得我当时的答案很公式化:严师出高徒。其实背后还有一段故事。

我每年都会迎来一批新的,再送走一批旧的。在师训的实习结束前,我就已发现自己无法接受要和小朋友分开的事实。这个发现让我非常震撼。我以为自己早已练就金刚不坏之身,可以坦然面对生离死别,原来不是。实习结束的前几天,心情跌到谷底,久久无法释怀。俗语曰:“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发誓不让自己在陷入离别的痛苦。从此以后,保持距离是我的独门秘诀。然,每次到了最后关头,我都得和自己抗争。

昨天,我在辅导室挣扎到底要不要上去礼堂。回想当年,看着你们一脸的稚气,陪着你们一路走来,如果不跟你们道别好像很过分。决定上去了之后,我又反复地练习,连台词也预先想好,然后才毅然的向你们道别。昨天,我觉得自己表现不错,没有用眼泪送你们。

以前,身为人师,我已经尽了力。平时对你们的严格要求,是出于“爱之深,责之切”;以后,我们可以朋友的关系再续前缘。这五年来的点点滴滴,我会记住,也会怀念。

祝福你们,万事如意,顺顺利利!

2010年11月16日星期二

提早放假,干卿何事?


集会解散过后,值日的我正想回去辅导室,不巧竟在走廊碰到阿头,闪避不及刚好和他碰个正着。平时他不怎么爱搭理人,有时候远远看他迎面而来,礼貌上和他打招呼,可是他视若无睹,让人讨了个没趣。我正踌躇该不该和他打招呼,孰知他却先开了口,劈头一句:

“拜四和拜五是假期!”

“啊!确定吗?”

“我说的你还不信?”我一时会不过意来,很自然地反应了一句,却让他抢了白。真是后悔死了。我怎么那么笨呢?竟然质疑他的话,岂不找死?为了避免讲多错多,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其实,我不是不相信他的话,我只是对当局的五时花六时变反感。之前二副已经说了,拜五最后一天,今天他突然说提早放假,什么事啊现在?看他一副“因为我你们才能提早放假”的得意相,我实在看不下去。向二副证实后,我赶快回到辅导室,坐下来继续工作。看来,今天必须加快速度,两天的工作必须在半天内做完。

提早放假,就为了一个节日。早前已经设定的时间表一下子都被打乱了。约好了某学院的代表拜五来收取学生的奖学金申请表格,现在要一个个地联络他们今天必须赶来,否则我云游四海去了。

以我的工作效力,本来半天是可以完成所有工作,孰知大老爷突然又宣布十一点要开会,计划再次被打乱。心里嘀咕着:提早放假,关我屁事!我本来可以从从容容地把工作做完,为学年做个总结。现在?手忙脚乱。

提早放假,干卿何事?

2010年11月13日星期六

昂山舒吉有明天吗?


65岁的缅甸民主斗士昂山舒吉于今天傍晚获军政府获放,重获自由,结束被软禁7年的生活。

昂山舒吉的软禁期今天届满。根据缅政府法律,昂山舒吉应于今天获释,而缅甸军政府昨天已签署释放令。很多昂山舒吉的支持者,於今早就开始在她位於仰光的家外聚集,希望迎接她走出家门。
在过去21年中,昂山舒吉有15年都处於软禁之中。今天的获释,到底背后有什么内幕,只有缅甸的军政府心里有数,外人都不得而知。

回顾去年,就在她即将被释放的前夕的那一出戏码——一名声称要解救她的美国人,游泳非法潜入她位於湖边的住宅。这名美国人第二天被士兵逮捕,军政府隨即对昂山舒吉提出起诉,並再將她软禁了18个月。这到底是昂山舒吉的不幸,抑或是军政府耍手段,让昂山舒吉在缅甸全国大选举行之前再次被软禁,无法参与大选。

今天,军政府为了应付外来的压力,特在全国大选后,美其名地遵守诺言似的释放她。反正大选已过,任你再有能耐也无法改变事实。至于军政府在下届大选之前会不会又来个巧妙安排,再找个莫须有的罪名,把她软禁起来,剥夺她的参选资格也未可知。昂山舒吉的获释,会为缅甸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们很难预计。然而,她的明天会是怎样?以后的日子里,会不会连出个门或说句话都要小心翼翼的,免得让政府有借口再给她套上罪名?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希望老天怜悯,保佑她从此万事如意,顺顺利利!

2010年11月12日星期五

痴人说梦!


前两个星期,有一位某华小学生家长在几位社团领导人的陪同下,召开记者招待会,控诉校方鸠收额外的建校基金和电脑版费用,让身为单亲妈妈的她负担不起。后来校方也出面澄清收费的来龙去脉,奈何这位单亲妈妈不接受校方的解释,执意将事情带上法庭。该家长把案件带上法庭后,有一群该校的家长便在校门口进行和平纠察,以行动支持校方的办校方针,并呼吁有关家长不要破坏学校的安宁。

类似的画面不久之前也曾经出现在甲洞某华小,为的也是因为校方向学生征收电脑班费用,引起十二位家长的不满,而把校方等各造控上法庭。至今,案件还在等待审讯之际,类似的事件又再发生,为多年来辛苦经营的华教堡垒掷下一颗计时炸弹。华小的纷争,有关当局向来都是只是隔岸观火,一副你死你的事的态度。其实,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华小的一草一木得来不易,只要是华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一些华小的运营方式,也是众所周知,全津贴的校长当权;半津贴的,董事部说了算。电脑班、课外辅导班、额外的作业,成为了华小的特色,是华小的经费来源,也是华小的隐忧。而这些特色的背后所隐藏的却是公开的秘密,也是这两宗诉讼案的源头。

姑不论这两宗诉讼案的进展和结果如何,但是它所带来的影响却是立竿见影。因为告上了法庭,法庭马上冻结一切相关的活动,所以其中一间华小的电脑班已经被勒令停课,电脑公司也退出了校园,相信另外一间学校也将面对同样的命运。就因为小部分家长的不满,导致几千位莘莘学子失去学习电脑的机会。

人性的自私,是相关事件的导火线,要解决华小长久以来的隐忧,非各造的合作不可。首先,政府应该一视同仁,对华小施以援手,让校方不需为经费发愁、家长不需要自掏腰包。二来三机构应该同心协力为学校学生服务,不要贵打鬼;校长必须尽忠廉洁,不在额外作业补习班电脑班上赚取额外佣金,免得加重家长的负担;家长应该体恤校方难处,凡事和校方商榷,不要动不动就控上法庭,劳民伤财。越说越远,简直痴人说梦话,对吗?算了,不废话了,还是去看电视好了!

2010年11月11日星期四

不能提早放假,爽!


马六甲州教育局的一个提早放假的建议,如平地一声雷,如掷一块石头在湖里,在校园里激起不少涟漪。一说到放假,谁不喜欢?提早放假?当然更好啦!我说我不喜欢,人家还骂我神经病!这突如其来的提早放假,搞得人心惶惶,让掌校人左右为难:提早放假,老师们的工作能如期做完吗?不提早放假,老师们埋怨校方不体恤人心。

我的阿头是好人,一提到消息就第一时间提出申请,绝对是体恤人心的好上司。这几天,提不提早放假,成了校园里的热门话题,大家都在期待着提早的假期,光想就已经乐在其中。只有我这个神经病,暗地里祈祷申请不成功,只能心想不能言传,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今天中午举行汇报会,二副宣布,我校因为一年的上课时间不足一百九十六天,所以不能提早放假,拜五还需上课,不然的话大家都要被扣薪水。在场的老师本来一听到不能提早放假脸上就露出不快之色,可是一听到提早放假要扣薪水就全场静了下来。比起扣薪水,提早放假就变得微不足道,不提早放假事小,扣薪水就事大,说什么也划不来。哈哈,全场只有我乐死了,不能提早放假,爽!

2010年11月8日星期一

一根小刺


前天,停车在一棵老树下 ,老树上攀着枯死的九重葛藤蔓。恰好有一段枝子断裂掉落在引擎盖上,一时心懒, 不想下车拿开,便让它随着车行而自动抖落。没想到,今天洗车工人告诉我,轮胎被一根小刺刺了。他还特别把那小截刺拿给我看。真的,那么小小的根不起眼的刺,恰恰就刺入了轮胎最薄的部分。

车行说,这部分没法补,因为在胎壁最薄的地方,补了也承受不了胎内的高压,反而会有爆胎的危险,只好整个轮胎换掉。看着这根半公分不到的小刺,很难想象 就这样毁了一个厚重的轮胎。

我原先不以为意,随手一拔,没想到随之而来的便是极细但很明确的泄气声。气虽然泄得慢,一旦泄尽,就麻烦了,所以趁着还有气的时候,赶快开去车行。

我把这根小刺,放在心头,提醒自己,再怎么深的情谊,也有不堪一刺的部分。言语中的小刺看似无关紧要,实则不可轻忽;与人来往,最好能除尽言语中轻忽一根刺与一个 轮胎,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件小插曲,然而却在我心头泛起阵阵涟漪。

人与人之间,有时自以为交情深厚,因此不免在言语间彼此笑谑。一不留意,一点言语上或行为上的轻忽,就恰恰刺中对方最在意的地方,于是友情的气渐渐消尽,终于成为不再交心的陌生人。车轮可以再换一个,朋友似乎也可以再交往,但总有什么是无法追回的。

车轮可以再换一个,只是现有的车轮已非先前的车轮;朋友也可以再交往,只是新人已非故友。

2010年11月3日星期三

同人不同命



看到尊贵的旅游部长在记者面前面不改色大言不惭地解释大马馆的世博宣传手册错误百出的来龙去脉时,除了“羡慕”,还有一股莫名的感概,同人不同命啊!

身为部长,优职高薪地位显赫,出入有司机接送有保镖保护有助理服侍,既可以打着国家旗号到全世界去招摇过市,还可以花公帑公器私用。即使出现任何纰漏,只需一套“太极拳”,就可以推得一干二净。部长金口一开:“我们的原稿没有错,错的是上海的印刷商,我们会向他们追究责任。”然后就拂袖而去。你看,多么容易,几句话就把全世界打发了,如果谁还不识趣敢对她穷追猛打那就自讨没趣!部长贵人事忙,不得空应酬你。

在学校,不管处理任何文件,校长都要求做到最好,尤其是对外的文书工作,如宣传小册、上缴报告、家协大会常年报告、公函等等,无一不做到零错误。尤其是前任校长,事事亲躬,任何文件都要详细检查细读,确保无误才会签名核准,否则一律驳回,重新做过。这些年来,我·每年都要负责数不清的文件,每办一个活动都要做一份宣传手册。手册简单,前后两页,容易处理。当中最让我有压力的莫过于一年一度的家协常年报告和学业颁奖典礼手册。一本厚约三十页的册子,不容许有任何错误。曾经有一次,我承受不了压力向校长请辞,需要校长高抬贵手另请高明,让我脱离苦海。可是校长一句话:“这是对外的重要文件,要见人的,别人做我不放心。”就驳回我的要求,至今还是舍我其谁?

一所学校的对外文件尚且要做到滴水不漏,更何况是一个国家的宣传文件?同样是公务员,可是部长只需三言两语,上头也没吭一声;换作是我,校长早就把我撕成两边。

唉,同人不同命啊!

2010年11月1日星期一

女侠杨紫琼与《剑雨》



如果说气质这东西是与生俱来,杨紫琼身上的那股“侠女”特质就是天生的。这位前大马小姐,天生丽质不说,出生豪门又曾经嫁入豪门,后来毅然放弃少奶奶生活,重出江湖再战影坛。这么多年来,她的成就有目共睹,更成为首位东方邦女郎。杨紫琼让人另眼相看的是那份知道自己要什么能做什么又清楚自己路在何方的坚持。

继十年前的《藏龙卧虎》的女侠形象,让她跃身成为新一代的女侠,媲美当年的郑佩佩。十年后,她再次在吴大导的《剑雨》担纲主演一位女杀手,在武打与内心戏大秀演技。特写镜头前的杨女侠,一张洁净无暇的素脸,完全不需要化妆品护航,也看不到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观代言名牌护肤品的刘嘉玲,浓妆艳抹也抵御不了现实的残酷,看来应该向女侠取经,哈哈.....

《剑雨》讲述了一位武功高强的女杀手(杨紫琼饰)金盆洗手,易容后过起了平民百姓的生活,她在小镇上结识了纯朴乐观的送信男子(郑雨盛饰)并结为夫妻;但是由于她拥有江湖上人人都想拥有的达摩遗体,随即引来了杀手组织头领转轮王(王学圻饰)等人的轮番袭击,一场腥风血雨的杀戮就此展开。《剑雨》用爱恨、亲情、尊严等多个主题词串联画面,将大家玩腻的武侠主题向外延伸了一层,让剧情更复杂,更具有悬疑味道,也给武戏添加了些许文化氛围。导演在血淋淋的武打场面中加入了浓浓的市井气息和家庭氛围,使他的片子看起来不会像其他武侠片那样冰冷,除了仇恨和欲望再无其他,给人注入一股暖流。

在戏里,女侠除了要应付连串的武打场面,还有很多感情戏,而杨紫琼两者都应付自如。佩服吴大导的慧眼,这个角色如果换作其他人来演,这部戏就没看头。韩星郑雨盛,一张陌生的脸,不过演来可圈可点,把一个卧薪尝胆的孝子为父报仇的毅力演得丝丝入扣。中国影帝王学圻、港星戴立忍、影后鲍起静都各司其职,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没让观众失望。戏里最滑稽的一个月色当属台湾名媛大S(抱歉,我只知道她叫大S,原名记不清),动不动就要脱光光,搞什么?看过她另一部作品,也是备受导演“蹂躏”,哈哈,真惨,不知是不是盛名所累。

睽违多时,我终于等到一部精彩的武侠片,不错不错!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知。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 为感君王辗转思,遂教方士殷勤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 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