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6年4月28日星期四

可恨天下父母心

以前,总觉得“父母对子女不好”的戏码只有在戏里才会看到,现实生活应该不会有。现在,我相信了,它不但是活生生的例子,而且比连续剧更狗血。

同样是十六岁的中四小女生,来自不同家庭,可是一样心地善良,而命运也一样坎坷。

A女生,父母离异、再婚。女生和奶奶、姐姐和父亲继母弟弟住在一起。父亲好赌,没有工作,还欠下一笔债,生活靠向女儿伸手。姐姐已经工作,不齿父亲的行为,大吵一场后,从此恩断义绝。少了一条财路的父亲,剩下唯一的“靠山”。小女生每个周末出去打工,一个月大概有七百块的收入,而七百块就是父母和继母所觊觎的。奶奶爱子心切,想把房子买了替儿子还债,再和两个孙女另觅住处,脱离不肖儿子的纠缠。可是最近世道不好,房子买不到好价钱,计划暂时搁置。小女生赚的七百块,要负担自己的车费、补习费,还要“救济”父亲一家。妈妈和姐姐因为她时常“接济”父亲而迁怒于她,除了辱骂,没有任何相依为命的亲情。她想和妈妈住,妈妈说怕无法负担她的生活。小女生伤风感冒,奶奶怕受传染,要她和姐姐同房。结果,姐姐把她扫地出门。她,当了一个星期的“厅长”。

B女生,父母离异,父亲没再婚,母亲和男友生了一弟弟。女生和爷爷奶奶、父亲哥哥住在一起。父亲和哥哥都没有工作,就在家当伸手将军,向俩老和女生要钱。小女生每个周末也去打工,和A女生一样,当餐馆侍应生,一个月赚七百块。这七百块,一样要付自己的补习费,还要等着“救济”家里两个蛀米大虫。最近,哥哥不知在哪儿认识了一个也是家庭破裂的女生,把人搞上床,对方家长借机把问题少女往外推,一推推到她家里。更可耻的是,哥哥竟然要她负责女朋友的生活费。两老虽说也不耻儿子和孙子的行为,可是也是爱莫能助。离异的妈妈带着同母异父的弟弟,和外婆舅舅住在一起。小女生要和妈妈住,逃避父亲的哥哥的“魔爪”。妈妈勉强答应可是感觉诚意缺缺。妈妈叫她让爸爸为她办转校,爸爸说要转去的学校没有空缺,无法转校。后来又发现,妈妈要每个周五照样回到爸爸家,和朋友一起照常去打周末工。周五又回去,岂不又任父兄“宰割”?

自古以来,我们只知道有妈的孩子像个宝,可是这两个小女生,不但享受不到父母的关心和溺爱。反之,小小年纪就要受此人间疾苦,叫人情何以堪?白居易书:“....可怜天下父母心”, 我说:“可恨天下父母心”。这种父母的不负责任的行径,叫人发指。既然不要负责人,当初就不要为一晌贪欢,生了孩子又不负责。这种父母的行为,岂止可耻,简直可恨!


2016年4月23日星期六

憨憨食天公

四月二十三日,是2016年里一个最让我期待的日子。过了今天,肩上的重担卸了一半。

打开学一开始,运动队伍组长的工作就一直像梦魇一般在脑海里盘桓,缠得我寝食难安。运动是生活的一部分,体育是课程里的一环,可是对现在的学生来说这都是屁。叫学生坐在课室上课他们说闷;叫他们到操场去松松筋骨他们嫌热。每年运动会前的例常训练无人问津,几百个队员来不到百分之五。这种惨淡经营的活动,老师们一样意志阑珊,剩下组长独木难支。

二月份,由于拨款的问题,越野赛跑也差点腰斩。后来钱虽然只下了百分之六十,可是活动照跑。

今年,恰巧碰上阿尼诺效应,从二月尾开始的高温天气,迫使上头喻令暂停课外活动,让人松了一口气。可是,运动会到底办还是不办,上司一直没有说明。若办?是按期?还是押后?

一直到上周,校方才宣布,运动会照常举办,但是一切从简。所谓从简,省略了队伍操步、取消了帐篷布置、免去了啦啦队、减少了比赛项目,争取在十点钟之前结束,免得学生因为高温而中暑,家长要怪罪上头要问责。

消息传出后,最开心莫过于我们五个组长和老师们。不到十天的时间虽说有点赶,可是大家都尽力地做最后的准备。虽说比赛项目减至三项,可是要找学生参加也很费力。其实也怪不得他们,这种鬼天气,谁愿意啊?为了不麻烦其他老师,我在几个得力助手的协助下,最终也物色足够的人选去参赛。就在我们争取时间和学生“拉锯”的时候,办公室里却开始传出一些议论,说什么今年的组长命真好,摊上这么好的“时机”,相较于往年,简直就是赚到。哎,这就奇了怪了!天气热活动喊停难道就我一人得利吗?还是我是玉皇大帝他妈——王母娘娘,有呼风唤雨的能耐,选2016年来个大做法,把后羿射下的九个太阳重新再高挂天空,照得老百姓都认不得娘啦!太厉害了我。如果我真有那能耐,明年我让马来西亚下雪,你说好吗?

昨天早上举行拔河预赛,我们几个组长单枪匹马带着队伍在操场上厮杀。休息时间,大伙儿围起来闲聊。几个女人在一起难免要说是非,但是说的却是自个儿的是非,说昨天的昨天又有人在办公室发表伟伦,说我们今年轻工少活的,明年应该续任。哈哈哈,有意思。续任?好啊!谁说的?请当面跟我说,别在办公室放屁,污染环境。接着体育组助理走过来,又报劲料:几位协调主人正在商议,要我们把帐篷布置起来,没布置的帐篷不像样!其他人听了都愤愤不平,我说少安毋躁,等着,咱们等协调主人来发号司令。另一个组长也发起牢骚,有老师跟她说,今年的老师真是幸运,即不用为不知烦恼,又不用制作吉祥物,工作真是少了一大半。也许是这几天闲话听多了,那组长也不甘示弱,回了来人一句:怕什么啊?如果需要做,组长还不是左手来右手去,把工作全部分配给队里的其他老师。哈,这句话回得太好了,够绝。为自己出了一口气,也掴了对方一巴掌。

人,都有七情六欲。羡慕嫉妒恨,是人之常情。可是,羡慕是补品,嫉妒是毒药,恨是杀人刀。在日常生活里,每个人都有权利为自己选择这三种东西,要补品、毒药,还是杀人刀,悉听尊便。我始终相信,天公疼好人。我不偷,也不抢。我就算不做好事,也绝不做坏事。我相信,吃亏就是占便宜。如果今天不碰上恶劣天气,我还不是得做到像只虾。碰上了,算我憨憨食天公吧!哈哈哈

2016年4月21日星期四

人生何处不相逢

当天到新学校报到意外和她再次相逢好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一转眼,她就要卸甲归田,回归家庭,不含愚弄孙(她说的),只望颐养天年。

我们第一次邂逅,是在华小。她是初级办公室助理,负责影印、印刷等杂务。学历不高官职也低,可是全校的老师都要看她脸色。印刷室是她的天下,一切唯她独尊。任何人要影印文件或印刷考卷,都要听命于她。一开始,听同事们谈起她,大多数弹多过赞。有人说她不好惹,叫她做事都要看她脸色,一个不高兴还会把人骂得狗血淋头,大伙儿都管她叫“皇后”,意谓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

这些评语听起来蛮吓人的。想想,对“老人”尚且如此颐指气使,那对我们这些初来乍到,岂不不屑一顾。然,我向来不信邪,也不喜欢道听途说。凡事我还是宁可亲眼所见亲耳闻之,毕竟耳听三分假,眼看未为真。果然,第一次和她打交道,并没有同事们所说的那么难搞。一所学生人数两千五的大型学府,就她一个初级助理。一到考试季节,成千上万的考卷都由她负责印刷,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

早期学校用的还是最原始的印刷机,手操式的。一到印刷高峰期,还有另一位华裔校役帮她。后来改用电力操作的印刷机,工作轻便一点可是量还是多。校方为了避免技术上的问题,规定印刷工作由她一手操办,任何人都不准乱碰机器。正所谓行行出状元,专职负责印刷工作的她,对印刷机的操作简直是了如指掌。后来改用先进的油墨打印机,她还是运筹帷幄,从不会被科技难倒。

长时间相处之后发现,其实真没有大伙儿说的那么可怕。相反的,倒觉得她是很有原则的人,做事有自己的一套。而最重要的一点是,从言谈中发现,对于尊重她的人她是更加敬重。而那些把她说的那么难高的人,其实就是不懂得如何和她沟通。很多时候,矛盾是因为个人因素所引起的。尤其是那么总是喜欢赶在最后一分钟才把考卷原稿送到印刷室,然后又要她如期交货的人,就是那些和她发生矛盾的人。被人管叫“皇后”的人却从来没让我碰过任何钉子,难不成我比“皇后”还大,哈哈

后来,我离开了华小,和她也就没再见过面。没想到一年半前调到现有的学校,竟然和她再次同事。他校遇故知,人生乐事也!倘若当年在华小和她有任何冲突的话,第二次的重逢岂不诸多不便!而今她也到了退休的年龄,明天过后正式下岗。

古人云,人生何处不相逢。又云:山水有相逢。在我们的生命当中,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会和什么人碰面。所以,凡事留点余地,日后也好相处。给人方便,也给自己方便,岂不善哉!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