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1年3月24日星期四

手机


今天一早出门,忘了带手机。一整天,整颗心空荡荡的,没有一刻是踏实的。今早有激励课程,涉及外人和友校,联络上顿成问题。好几回,同事兴冲冲的埋怨着:“干嘛呀你,不接电话?”不好意思,今天忘了带,我忙着解释,解释了一次又一次。

下班后回家一看,十个未接电话、六条短信。打开一看,都是与公事有关的。我既不是商业巨子;也不是机关主管,一天没带电话出门,尚且会造成一定的不便。如果一个大老板,或是一个组织领袖,一天忘了带电话,你说会是怎样的一个情况?损失了一笔大生意,或是错失了一个机会,甚至是更大的损失。

自从人类发明了手机后,不但为人类带来的联系上的便利,也让人类的愈加退化。打从使用手机后,有几组电话号码是我们能脱口而出的?我想,不到五个吧!有些人甚至连自己的电话号码也不记得,更何况是别人的呢?有了手机后,人们也不经意地学会撒谎。明明还在家里,却可以骗对方说再拐两个弯儿就到了。明明人在家,却可以告诉对方自己出去了。

有了手机,人也变懒了。以前, 人类不惜徒步千里只为达到目的。现在,十步之遥也要打电话,连走两步都懒。有了手机后,我们都变成神经质了。每天把手机带在身上,隔一段时间就要拿出来看一下,深怕错过了任何一通电话或一通短讯,不看就会患得患失。若是忘记带手机出门,那一整天肯定要坐立不安。手机,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没有手机,日子怎么过啊!

2011年3月23日星期三

你怕什么?

性爱光碟又重出江湖,这回“中招”的是反对党领袖。之前的性爱光碟,让一位重量级的政坛老将丢了乌纱帽。可是这位仁兄道行高超不但没有因此而被打沉,反而再战江湖福星高照过关斩将,继而成为一党之大。虽然但是众说纷纭,性爱光碟是政治谋杀。而今故计重施,只是换了导演和主角。当事人抨击这也是政治谋杀。今天,背后导挺身自己的幕后黑手。根据我国法律,公开播放色情光碟属于刑事罪,这位黑手竟然直认不讳,而播放地点还是属于国家级的建筑物,说他没后台,鬼才相信。

这桩事件让我想起九十年代流行一时的一首新谣:

“外面有鬼 你总是这么说
我要去看 你总是不许我
你说没骗我 可是你从来
从不敢说你心里所怕的真正是什么

对面有鬼 你总是这么说
鬼也怕人哦 你究竟怕什么
你说没骗我 可是我猜想
鬼住在你的心里所怕的是少年的我......”

为什么咸鱼翻生的反对党领袖让政敌这么害怕,要搞这么多动作来中伤他。难道担心下届大选真的要变天?俗语说得好,真金不怕红炉火,如果真的为国为民,人民的眼睛是雪亮。要赢得民心,靠的是政绩;不是靠攻击。下届大选就是见真章的好时机,光明正大的把对手打败,不要在背后做事,鬼鬼祟祟的,让人看了恶心!

2011年3月21日星期一

不震自倒

近来网络上出现两副搞笑对联:

(一)上联:日本是大核民族 下联:中国是盐黄子孙 横批:有碘意思
(二)上联:日本人在核辐射中等待碘盐 下联:中国人抢碘盐以等待核辐射 横批:无盐以对

很明显,这两副搞笑对联是针对最近发生的抢购碘盐现象。随着日本福岛的核泄漏后,抢购碘盐的现象就发生在几个国际,其中包括中国、香港和美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人自危本就无可厚非,可是让人不解的是,核泄漏发生在福岛,我们没有看到日本人民抢购碘盐的消息,倒是隔岸的中国和香港,还有远方的美国出现类似现象。根据报道,5公斤食盐相等于1片碘片,因此中国人相争抢购食盐。问题是,人们真的打算吞食5公斤食盐吗?

这场世纪大灾难,让国际社会大开眼界,领教了日本人面对灾难时笃定和自律。即使到超市去购买应急物资,日本人还是本着一贯的态度,从容不迫。反观抢购碘盐的中国人和香港人,为了确保购得碘盐不但争先恐后且破口大骂。有人说, 如果这场灾难发生在其他国家,死伤人数肯定超出日本。日本人这种临危不乱的精神,值得大家学习,其实更值得我们深思的是,日本的国民教育。没有成功的国民教育,不会有纪律好的国民。日本核泄漏是因为禁不起强震而引起的。如果我国建核电厂,不会因为地震而泻漏,但是会因为偷工减料,导致核电厂莫名其妙的突然倒塌,人命伤亡后也没有人会还你一个公道,牺牲者只好到阎王殿去喊冤。

2011年3月19日星期六

历史的伤口


311日本大地震消息传开后,为了获取更多资料,我特地到雅虎去浏览。

已进入大地震的留言板,进入眼帘的竟是一大堆网民的留言,而这些留言竟是叫人出乎意料的。根据常理,看到别人受了灾,我们难免会为他们惋惜和同情,心里除了祝福之后,也许还会盘算着如何能够向受灾人施以援手。可是,当天在雅虎的留言,有半数以上都是抱着幸灾乐祸的揶揄讽刺。从留言不难发现留言者都是大陆网民,她们承受着当年国家被日军蹂躏的伤痛,把311日本大地震视为因果报应,认为这是日本人为当年的恶行受到的天谴。

二战时期日军在亚洲国家所作的暴行的确叫人发指。然,二战后日本也为广岛的事故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它受到国际的制裁与约束,在军事上只求自保,而日本一直以来都安分守己。进入二十一世纪,从战乱重新站起来的中国与韩国的慰安妇,虽不断地对日本追讨当年的“肉债”,可是至今都只是悬案一桩。日本当局由始至终当不肯为当年的暴行向全人类道歉。今天,面对一场灭亡之灾,也难怪还有很多人对它不可置否,有者更恨不能落井下石,多踩一脚。

在某些人看来,这些网民也许有点冷血,别人有难我们不帮忙也就算了,怎可幸灾乐祸呢? 可是,如果大家回顾过去,翻开历史的伤口。有些事,永远也不会忘记;有些人,你永远也不能原谅他。或许我们该说一句:人之常情也!

2011年3月15日星期二

我们不要核电厂


日本发生8.9级大地震后,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国际也纷纷伸出援手。就在日本还在为大地震进行救灾工作之际,日本又面对另一波的灾难——核能反应堆相续爆炸,导致辐射泄露,全球面对辐射感染的恐慌中。根据报道,辐射的感染涉及面很广,连远在东南亚的大马都可能受波及。这两天,官老爷纷纷出面辟谣,为民众大派定心丸。

日本核能反应堆的大爆炸,也让国人开始质疑我国兴建核电厂的必要性。前几天,某部长言之凿凿,言下之意谁怕谁就靠边去,别阻碍当局兴建核电厂的宏图大计。这是官老爷一贯的作风,我已经跟你保证了,不放心那是你家的事跟我无关。虽然两个华基政党不约而同地呼吁政府重新检讨兴建核电厂的计划,但是昨天能源部部长还说我国的核电厂要好多年后才会建好。乍听之下,好像告诉我们,届时我们都不知道还健在否,不需杞人忧天。

我国真的需要核电厂吗?这个问题不是我们这些小市民能够明白理解的。政府的施政向来是他说需要就需要,他说不需要就不需要,他们说了算。我只是很质疑,以日本人的智慧和负责任的精神,尚且无法确保核能的安全性。以大马人的工作态度,就兴建核电厂,会不会成为一个计时炸弹,祸及国人。人民应该行使公民权利,向核电厂说“不”。如果哪位官老爷觉得没问题的,我们把核电厂建在他家隔壁,应该也是没有问题的,对吧!

2011年3月13日星期日

凡事务实为好

考不考华文的话题,纷纷扰扰了好一段日子,昨天突然让我们看到了两道“曙光”:一、马华联邦直辖区教育局联同民青团级留台联合总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大马考试局华文组呛声,指责后者是“华文难考”“学生拒考”的幕后黑手。二、教育部副部长表示将和中国的考试局进行交流,探讨我国的华文科评估水平。希望这两道“曙光”能发挥它的力量,照亮华文的前途,为华文科找到治标又治本的方案,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我们要的是学生以考华文为乐为荣,不而是为了遵守不成文的条规才考华文。

一直以来,华文试卷的模式与评分标准都是属于“机密”文件,参与会议或批改的老师都必须三缄其口,不得对外透露。参与的老师事前必须签署保密文件,泄漏者将在国家机密法令下受到对付。直到去年的UPSR考试作文评分标准,到最新的SPM华文考卷模式,让多年来一直备受压力的老师,忍无可忍之下只好以匿名方式向媒体透露内情。如今,两大华基政党的教育局和青年团总算出手了,为默默耕耘的老师仗义而言。

其实,我们一直以为一张试卷的拟定完全操控在考试局华文组手里,其实不是。一张试卷模式的拟定,是综合了课程司华文组、考试局华文组、师训讲师和在职资深教师等各造的意见,最后由考试局华文组去执行。基于“马来西亚能”的精神,这些官员当中也不乏抱着这种自以为是的态度,一味地要把华文试卷的评估水准提高到国际水平。这些官员也许个人华文造诣很高,可是他们忽略了我国华文师资的良莠不齐。听说最新的试卷模式就是在“达到中国当局承认的水平”的大原则下诞生的。之前我已经说了,我们的国情不同,不能和两岸三地相提并论。再说,我国的国中生有多少百分之多少的学生会负笈大陆深造。为了一小撮学生的需求,漠视大部分学生的困境,吾不见其智也!

记得之前也有官员提议要把“韵文改写成散文”纳入“改写”的范畴。把古诗词改写成现代散文,让我想到台湾作家张曼娟,除了她,我想不到第二个。试问全国的华文老师有多少个张曼娟啊?我们在这方面有足够的师资吗?姑不论国民中学的华文科是在课外,全国60间国民型中学的学生也许也应付不了新式的考试模式——全部简答题,而且倾向于提问想法和见解。这一类试题,必须经过长期的训练才能掌握,如果连当老师的都无言以对,学生又怎么答得出?何况师资不足的问题还困扰着很多学校,华人又何苦为难华人?

其实,考试局华文组的用心良苦我们不是不谅解。然而,身为执行的单位,有关官员不能忽略了其他外在因素,应该听取站在最前线的华文老师的意见。否则, 不光一心要提升我国华文水品的目标无法达致,就连官员本身也要面对千夫指了。

2011年3月9日星期三

非赌不可吗?

近期的两场补选,国阵赢了个满堂红,民联输到不敢出声。田瘦没人耕,耕开有人争,以前反对党处于弱势的时候,输惯了没什么感觉。可是自从政治海啸后,机会人人都有。之前,民联赢了好几场补选,可是最近的几场都没有赢过,让民联的其他成员党有话要说。

昨天,两位行动党的议员不约而同地把败选的责任归咎于回教党的“禁赌”课题上,指责“禁赌”措施吓跑了华裔选民,导致他们纷纷把票投给国阵。乍听之下,我们华人好像是靠赌为生靠赌起家的,“禁赌”华人就不能过日子了。活在二十日十一世纪的今天,如果还有人说“赌”是中华文化,是华人生活的一部分,那真该封他为“封建大使”,真该让他回到上世纪的三四十年代,让他经历历史大动荡,再让革命革掉他的命。

自古以来,“赌”除了让家庭破裂让社会不景,从没见过“赌”让国强民富,真不明白为什么到今天还有人要反对“禁赌”,而两位议员的言论更叫人不敢恭维。我比较迟钝,搞不懂这是华社所求呢?还是哗众取宠?如果是这样,就难怪为什么多年来华社一直在搞文化革新,革来革去都革不出一个所以然。

2011年3月8日星期二

妇女节的省思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祝各位姐妹身体健康,生活愉快。

在这个100周年纪念的让我想起近来发生的涉及女性的两件事。一、沙登女孩为虐猫事件公开道歉;二、十六位国中女生挺身而出控诉纪律老师借故非礼。前者公开道歉后,受到某保护动物协会成员的叫嚣,扬言要打断她的脚,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后者揭发老师恶行在案件被带上法庭后一而再地受到男性官员的盘问,备受心理压力。

这两桩案件不约而同地涉及女性,都发生在三八妇女节的前夕,让大家都在谈论女性地位与贡献的当儿,似乎另有一番感受。

一位做错事的小女孩,勇于面对记者和镜头,如果没有天大的勇气,是不可能做得到。她的勇敢,值得赞扬。我们不是赞扬她的无知虐畜行为,但是我们不能忽视她勇于面对自己的过错,还要面对舆论的勇气。可笑的是,一群自誉爱护动物的激进分子,竟然对她张牙舞爪耀武扬威。对于一位敢认错的小女生尚且没有丝毫谅解之心,妄谈爱护小动物,简直是自掌嘴巴。

一群感受被侮辱的女生,勇敢地站出来指控自己的老师,也要面对被秋后算帐的局面。但是在家长和代议士的支持下,她们毅然面对群众,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事件曝光后,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政党或社团站出来为她们说话,女性的社会地位在妇运庆祝一百周年纪念的今天有否获得提升和尊重,实在叫人怀疑!

无论是认错,抑或是指控,都需要勇气。除了勇气,女性还需自强,自我提升自我增值,而不是仰人鼻息,靠男人来提携,才能真正占一席位!

2011年3月6日星期日

经一事,长一智


上个星期三,辅导室来了两位陌生访客,第一次到访吧!看样子是来“推销”活动的。其中一位道明身份后,还把手上的一张字条递给我。一看,上面有阿头的签名,写着他允许我们接见这两位访客。按照一般程序,任何访客要见任何教员或学生,都必须获得阿头的同意。然,递字条还是头一遭,通常都是口头而已。我心想,这样也好,免得说我们擅作主张,帮人做嫁衣。

他们告诉我,阿头批准他们和我们洽谈。他们来自一个非政府组织,下个礼拜天要办学业讲座,希望我们安排一个时间,让他们向学生讲解讲座的详情。于是, 我和拍档商量后,决定安排他们拜五早上在早会上做十分钟的解说汇报。过后,因为忙,一直没时间向阿头汇报见面结果,结果就忘了。

拜五一早,我还未到达学校那两位已经到了。早会开始了,阿头的车缓缓驶入校园,我才省起该知会他一下。当我跟他汇报今早的活动时,他问我他们是来干嘛的,还叫我确定他们不是来促销他们的产品。一开始我还一头雾水,后来我才搞明白,原来那天他只是签了字条,并没有和他们见面,更甭说洽谈。既然是这样,干嘛要签那张字条?他说完就走,留下莫名其妙的我。哈哈,不过说也奇怪,我心里除了觉得好笑,一点也不惊讶。我只有一个感觉,我又被耍了!

后来,办公室助理告诉我,他不喜欢见客,任何人来他都不见,所以他用字条,勒令有关部门的主管去接见洽谈和处理。既然是这样,事先应该知会我们,免得我们误会。唉,难怪以前当官的常说:圣意不可测啊!我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我又怎能揣测他的心意呢?

经一事,长一智,我又上了宝贵的一课!

2011年3月5日星期六

考与不考?


最近,我的母校——育群国民型中学成了报章上的焦点,曝光率很高,因为该校的三机构议决,不考华文的中五生被吁请转校。这是母校创校以来的头一遭吧!不考华文须转校,这是不成文的规定,让学生不禁要控诉,不考华文,是千古罪人吗?

其实,追根究底,要怪就怪“华教困境”半世纪来一直像孤魂野鬼般阴魂不散地困扰着华社。为了留住我们的根,我们的先贤出了很多汗流了不少血,任何跟华教有牵扯的人都不敢掉以轻心,冒然让华教的前途断送在自己的手里。为了确保华教的薪火得以延续,三机构情愿忍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而出此下策。

站在华教的立场,这种非常手段无可厚非;站在学生的角度,个人权利被剥夺。消息见报后,引来各方的激励讨论和抨击在所难免。那边厢,全国国民型中学校长理事会主席也力挺三机构,认为弃考的先例不可开,否则后果严重。那边厢,有人呼吁不要让学生太沉重。

在成绩至上的年代,全科特优成为质优生追逐的目标。不完整的中学华文教育让学生望华文而兴叹,出其不意的新华文科考试模式更让学生吓破了胆。考与不考的对错问题,谁说得准?也许我们应该考虑一下,为什么多年来的中学生华文程度每况愈下?为什么学生不读华文?为什么学生要放弃报考华文?为什么学生会觉得考特优的华文会破坏整张成绩单?一旦这些问题都有答案了之后,我们再来探讨考与不考的对错问题吧!

2011年3月1日星期二

艺术“无”价


新年的前一天,坐在电视机前收看五点半新闻,看到我国著名男高音心脏病发骤然逝世的消息。噩耗传来,文艺界不禁纷纷叹息国家顿失一块蜚声国际的瑰宝。然,坊间又有多少人认识“陈容”是何方神圣?

从小听过陈容的大名,不过那也只是限于知道他是歌唱家,唱西方歌剧似高音的男歌手。我唯一一次现场听陈容唱歌是在星洲日报配合七十五周年(如果没记错的话)庆典所办的“蔡琴演唱会”,陈容受邀为星洲主唱主题曲,用的是他擅长的男高音。说真的,高音,我听不懂;西方歌剧,我没机会看也看不懂,但是我知道此人的声乐造诣很高。因为听不懂,当然不会去买他的专辑,但平时也有注意他的动向,知道他偶尔会有演出。去年,他参与本地一个问题团体的筹款演出,仅此而已。

他的离去,让他身边的战友悲痛惋惜之余,也纷纷为国家没有好好扶持栽培这位国际殿堂级的艺术家而控诉。这控诉也许是合情合理,只是在斯人灰飞烟灭之后,到底含有多大的意义?为什么在艺术家有生之年不尽力去争取?

专家有言在先,当我们用手指指着别人的不是时,还有三只手指是指着自己。姑不论这个喜欢挂羊头卖狗肉、专做厚此薄彼的事的政府不会照顾非土著艺术人才。我想问的是,我们的华社什么时候会去提携这些人才呢?某工商总会在会庆时请来了香港的夫妻档巨星前来助兴,为什么没想到邀请我们的国宝级男高音呢?说穿了不外是外国的月亮比较亮的心理在作祟、和曲高和寡的现实问题。陈容的歌,很多人不会欣赏,林子祥和叶倩文的歌家喻户晓。

说高音,有懂不懂的问题。讲书法,大部分人都看得懂吧!平时,别人知道你会写几个字,总是喜欢动不动就叫你帮他写字。别人叫你送字,你能拒绝吗?拒绝了人家说你矫情,说你骄傲,写几个字也扭扭捏捏。别人叫你写字,你敢向他收费吗?收费表示你市侩,结果你还要报效纸张和笔墨。再说,如果真的写字要收钱,我看没有人会愿意,用电脑打字就好了。不会写字的人,不知道会写字的人的苦,他以为你只是举手之劳。他哪知道金口一开,你就要死很多脑细胞。写不好,送不出手;写得好,不舍得送。写与不写,两难呀!

记得有一次,朋友告诉我某社团领导出版了一本杂志打算送出四十本,想找人帮忙题字,问我有没有意思接这份差事。一本杂志能值多少钱,需要大张旗鼓地找人题字?当我表明每本杂志的执笔费是以字计算时,当事人就打退堂鼓了。理由很简单,当事人以为这是三几十块就可以解决的事,没想到远远超过杂志的成本,“妹仔大过主人婆”,当然不划算啦!从这一点就足以证明,艺术“无”价,这个“无”,不是不能以金钱来衡量的意思,而是“没有”的意思。

一讲钱,艺术就“无”价了。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知。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 为感君王辗转思,遂教方士殷勤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 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