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09年6月10日星期三

老爸的故乡情意结

我老爸是舶来品。当年中国内战时期,老爸为了活命,一个人离乡背井远渡重洋,到南洋来谋生。老爸的老家在中国广东省汕头澄海县外沙乡十围村,排行老二。老爸的故乡靠海,居民多以捕鱼为生。老爸是木匠,为渔夫造船修船。

来到这里后,一住就住了几时年,也在这里落地生根,生儿育女。老爸虽是粗人一个,可是老爸的教育底子不差,小时也算读过一些古书,什么《三字经》、《弟子规》都能朗朗上口。记得在三个侄儿哑哑学语时,老爸已经教他们用潮语背诵《三字经》。老爸是道道地地中国人,像毛主席一样喜欢“研究研究”(烟和酒),平时手不离烟口不离酒。除此之外,老爸也爱喝咖啡乌。所以我们几兄弟姐妹几乎都遗传了老爸的基因,全部都是kopi kaki。在我印象中,老爸似乎不和白开水。老爸虽然出身贫寒,但是家教甚严。他为人严正,不嫖不赌、不偷不抢,更绝不欠人钱财。对孩子,他用的是身教。他的待人处事就是孩子们的榜样。小时候,我有点不屑于老爸的厚此薄彼,可是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

老爸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可是生活方式还是没什么改变。任何东西都是故乡的好。老爸喜欢吃腌制海产,举凡有壳的海产品如螃蟹、虾、小乌贼、蚶、蚬等,他都爱。喝酒要喝五加皮,喝茶要喝独树香,早餐爱吃肉骨茶,看报纸要用潮语念出来。哇噻,我一句也听不懂,又不敢笑,只好跑到屋外去笑个饱。

由于深受庭训思想封建,老爸是重男轻女的中坚分子。哥哥们的名字都按照族谱“和”字辈来取名,一点也不马虎,更不落俗套。我们几姐妹的名字则不怎么讲究,但也幸好我的名字尚不算“粗制滥造”。

大侄儿出世的时候,老爸按照“睦”字辈,一口气取了“睦梓”“睦里”两个名字。梓里者,故乡也。三侄儿出世时,他一听到是男孙,马上脱口而出,取名“睦友”,可见老爸多么想念故乡。故乡的一草一木,故乡的亲朋好友是老爸惦念的。他没有喧之以口,但却用孙子的名字来表达。

远方的故乡一直在呼唤,故乡的亲朋好友一直在等候。然而,老爸还是留在这里,落叶归根!

原发布于http://www.sbhing.blog.friendster.com(17-10-0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