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09年8月31日星期一

马来西亚,生日快乐!


今天是国家52岁生日。独立了52年,马来西亚走过了半个世纪,在政经文教等领域取得了一定成果,也出现了可以避免的偏差。

从一党独大到308后的两线制的形成,我国在政治上算是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成果。然而,两线制形成的初期风雨不断危机四伏,离趋向稳定与成熟上还有一段距离。

在全世界经济蓬勃的时代,马来西亚的经济稍有起色。在经济不景的当儿, 我国的经济更是兵败如山倒。

我国虽自称乃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国家,然而实际上并没有真正把各组的文化融入国家文化主流,呈现在外人眼前的只是充当陪衬的绿叶。

教育,备受政治所主导的教育政策,52年来不见进步只有后退。

今年的国庆主题是: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效绩为上。这个宏愿会不会沦为空谈的口号,吾不予置评。

在这个举国欢腾的日子里,免不了老套的还是要说一句:

“马来西亚,生日快乐!”

2009年8月30日星期日

请支持盗版?


一天与友人到茶室用餐,遇到一个 卖盗版光碟的中国妹,提着一个装满盗版光碟的旅行袋,沿桌兜售盗版电影与连续剧光碟。


“小姐,要买光碟吗?请支持盗版光碟!” 当她来到我们面前,脱口而出的是这么一句话。


“??!!”听到这句另类广告词,我和友人愣住了。盗版还真猖狂,只听过“请支持正版光碟”的标语,还不知道盗版界现在也堂而皇之的卖起广告来。

现在网络发达,上网下载电影连续剧易如反掌,因此盗版行业倍受影响1,所以有必要呼吁大家,多多支持盗版。哈,听到这种解释,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现在夜市售卖的盗版光碟的价格已经暴涨一倍,不像以前那样便宜。然,问津者不乏其人,只因暴涨一倍的盗版光碟价钱比起正版光碟还是差很远,也难怪大家趋之若鹜。其实,要杜绝盗版的最有效途径不是取缔,而是尽量降低成本降低利润降低售价。只有在正版光碟的售价不比盗版光碟高太多的情况下,消费者才会选择正版的。否则,对不起也要买盗版啦!
嘿嘿!

党争,马华有本钱吗?




















一句“开除”,为马华掀起了另一场党争。

我记性不好,忘记了这是第几次的党争。但是在我印象中,马华自创党以来,没过过几天安乐日子,党争是一场接着一场。对于同样的事件一再重演,我有点厌倦。我不是党员没权利过问;我不喜欢政治没兴趣知道;我是华人没眼睛看。

我只想问马华的领导层:党争,你们还有本钱吗?想想吧!

2009年8月27日星期四

免费宣传


女模特儿卡蒂卡最近成为全国人民茶余饭后的话题,而马来西亚也因此成为全人类及国际人权组织关注的国家。
女模特儿卡蒂卡因为去年七月在遮拉丁海边度假屋喝酒被捕,上个星期关丹回教法庭判处她罚款及鞭笞六下。获知被判鞭笞,卡蒂卡竟然面不改色地要求当局对她施以公开鞭刑,借以告诫其他教徒,凡犯此罪行者应得此下场。判刑消息传出后,马上引起各界的议论,更成为国外关注的焦点。

马来西亚自称开明回教国,某人曾号召国人响应他提倡的2020迈向先进国的宏愿,言犹在耳。如今2020在望,国家未见先进的痕迹,后退的政策层出不穷。到底先进国该具备什么条件某人知道吗?号称民主自认开明崇尚先进却罔顾人权,进教容易退教难、砍了整座森林的人没事;在路旁种树的人被调查、投诉终年不受理;一走上街就被捕在学校,不论小学生中学生一概不能施以体罚,瞪一眼也不可以,碰一下可能吃官司。

如今,一个成年妇女却可以判以鞭笞,马来西亚真是能呀!因为这件事,马来西亚的知名度一夜之间暴涨百倍,卡蒂卡功劳不小。政府应该颁一个国家最高勋衔给她,奖励她不费一分钱就让我国举世闻名。旅游部应该委任她成为代言人,将来将她受鞭的录像带制成宣传片,向全世界宣传我国肯定受落。 到时候,我国的领导人去到外国,若记者问及此事,即可大言不惭:

“MALAYSIA BOLEH MAH!”。

2009年8月26日星期三

“出花园”



今天是阴历七月初七,也是中国人所说的七夕,牛郎与织女一年一度相会的日子。然而,今早在哥哥家附近的一间神庙所看到的却是耳闻已久但却从没机会见到的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早上起来,隐隐约约听到对面草场传来一阵人声。打开纱门一看,只见斜对面的观音菩萨神坛外人头攒动。经嫂嫂的解释,我才知道这就是传统风俗——成年礼,在古代,男的满二十岁,需行冠礼;女的满十五岁则行屏礼。老祖宗南来后,还保持这种习俗,而根据潮州人的习俗,就是所谓的“出花园”,凡满十五岁的青少男少女必须到庙里去参加一个祭拜仪式,行成年礼,表示已经长大成人,祈愿孩子听话听教,成龙成凤之余,也祈求神明保佑一生平安,无灾无难!
在场的一百二十多位青少男少女,个个身穿红色T恤脚踩红木屐, 在家长的陪同下参与这项仪式。 不一会儿,仪式开始了。只见一身白衫的“观音娘娘”,手执柳枝,口里念念有词,带着一群女门徒,在早已布置好的的“花园”(草场置放了一个花门,并用几盆菊花围成一个园)中载歌载舞。我竖起两耳想听一听她们到底在唱些什么。乍听之下,好像是黄梅调电影“江山美人”的插曲——“天女散花”。开始我以为自己耳背听错了。可是细心再听,没错,的确是“天女散花”。我心里纳闷,怎么“出花园”会唱起黄梅调,风马牛不相及,七不达八,滑稽透顶!这时,我按捺不住,索性走到草场边的一棵芒果树下,当起观众看个究竟。

这时,"天女散花"已唱毕,接着唱的是我听不懂、大概是经文之类的颂词。颂完经后,“观音娘娘”就带着那群少男少女,先走过一座木桥,穿过花门,在绕着“花园”走了几圈。这群少男少女真听话,顶着一个大太阳,乖乖地跟着“观音娘娘”的指令,绕了一圈又一圈。

记得以前小时候有听先母提过“出花园”这么一回事,可是先父不迷信,所以在我十五岁那年,先母并没有带我到庙里去参加类似的仪式,只是为我买了一件红色新衣送到庙里去盖章就算了事。今天这个场面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可惜哦哦没有带着相机,否则我一定把“盛况”给拍下来,以飨读者。

在这个二十一世纪的年代,竟然还有人相信这种迷信的习俗。孩子能否成龙成凤,取决于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是否成功,关神明何事!不是我不信邪,这种所谓的风俗,只是相关行业赚钱的一种伎俩。一个参加的少男少女须缴付五十令吉,作为参加仪式的费用。一百二十多个,那是多少?你会算吗?

这种事情,其实就像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像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啊!






2009年8月24日星期一

华文书市来咯!


学校放假了,书展开始了!

肆虐全国的A型H1N1流感阻吓不了爱书人爱书的热诚。书展第一天才一开市, 书展现场已经出现人潮. 我以为自己是早起的书虫, 孰知比我早起的书虫大有人在。即使担心在人潮受感染而戴上口罩,也阻挡不了一颗颗爱书的心。

今年的书展, 多了一个佛教与心灵区, 三大佛教组织联手缔造了一片推介心灵书刊的静土。

在这个经济不景气流感又肆虐的非常时期, 一个书展一场文学飨宴, 在加上一场又一场的专题演讲,唤醒了人们沉睡的心灵, 洗涤了这个龌鹾的社会。此时此刻, 大家还是热爱阅读, 重视心灵的调剂, 这社会应该还有希望的!

书展, 办得好!

2009年8月17日星期一

幸好



忘了从多少年前开始,我戒掉了天天看报的习惯。并非我不体恤办报人的辛苦,只是每天展示在人前的新闻,不是图文并茂有关枪杀掳掠的画面;就是尔虞我诈的朝野政治斗争。这类新闻,不看,对不起国家社会;看了对不起自己。




08年的政治大海啸后,每天的新闻报道多了一项,那就是法庭诉讼。从轰动一时的鸡奸案开始,到政权争夺案,一大堆的你告我毁谤我告你恐吓的兴讼,再加上那些因为非法集会非法示威被控的,还有一些被莫名其妙的捕捉与控诉者,不计其数。这一年多年来,最头痛的应该是法庭的法官吧!他们本来就已面对堆积如山的刑事案件还没来得及审理,又要审理一大堆涉及政治纷争的案件,简直是分身乏术。
我很庆幸,庆幸自己不是法官。我只是一个市井小民。我有权利不看报纸,可是法官不能拒绝审理案件。

呼,幸好!

2009年8月11日星期二

一通电话


自从贝尔发明电话后,电话就成了人类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通讯工具。手机面世后,人类更是手不释机。一天之内,我们也许会接获无数通电话。然而,不同来电者却会为我们带来不同的冲击。

一通问候的电话,会为我们带来温馨,让我们开心一整天。同样的,一通兴师问罪的电话,可以让我们的情绪坏透了。有些人的来电是我们所期待的;有些人的电话让我们避而不接。

今天下午接到一通电话。一位家长,为了孩子的事打电话来跟我道谢,感激我极力说服他的孩子去参加一个为期五天的生活营。他说孩子回来后有明显的改变,让他老怀告慰。之前他已经让孩子代他送上一份礼物,在电话中还是千谢万谢。虽然我一再强调那是我的职责,但是他还是那么客气,让我有点腼腆。一位异族家长的一通感谢的电话,让我意外之余也有点安慰。真心付出是不会白费的!

这通电话,让我窝心!

2009年8月5日星期三

大哥驾到!


傍晚时分,刚把昨天吃剩的一片比萨放进烘炉叮热,草草吃了就当一餐。

突然,手机又传来熟悉的铃声。看到来电显示,是大哥。原来大哥搭友人的顺风刚从兴楼回来。由于友人临时有事不能送他去吧生,所以只好把大哥再到士拉央,现正在来我家的路上。

大哥早年是一名熟练海洋机械技师,专职修理渔船引擎和齿轮箱。近十年来,他已慢慢地进入退休状态,把棒子交给儿子,只负责咨询与监督工作。前天,他应顾客的要求到柔佛兴楼去看一台引擎,今天本来打算直接回家。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只好先到我这歇歇脚。

大哥驾到,让我乍喜乍惊!喜的是老哥难得光临寒舍;惊的是雪柜里空空如也,拿什么招待他。看着烘炉里的比萨,我有点发愁。难道就请大哥吃比萨吗?大哥是老粗,住管渔村吃惯海鲜,对四餐没什么兴趣。最后,我决定牺牲比萨,请大哥到外面吃一餐像样的。孰知,大哥洗完澡出来却告诉我,原来他一联络了吧生的朋友载他去吧生,待会就到,来不及和我一起用餐。

在等待朋友到来的当儿,我为老哥泡了一杯传统咖啡,再送上几粒豆沙饼。这是一家大小都爱的小吃——豆沙饼,也是我家里仅有的干粮。老哥一面吃一面和我话家常,谈兴楼的经过;谈老家的近况!大哥是长子,由于家境不好,他很小就已一人到外面闯天下。后来学得修理机械手艺,回乡创业。我和他的年龄相差甚远,但是却可以坐下来东家长西家短。
他的朋友抵达时,我送他到楼下。

大哥大驾光临,让我受宠若惊!








2009年8月2日星期日

超级天团——纵贯线



纵贯线——是一个刚于去年年底成立的乐团。然而,这个乐团才一宣布成立,就已成为万众期待的天团,只因它的成员——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张震岳,个个赫赫有名,是中文乐坛的大将。

昨晚,纵贯线的光芒与爆发力,响彻整个武吉加里尔室内体育馆,让每一个在场的歌迷血液沸腾。久违的罗大佑,歌声依然批判;胡渣斑白的李宗盛,歌声依旧写实; 童心未泯的周华健,情歌还是款款;不太熟悉的张震,原来很孝顺,爸爸妈妈了一个晚上。

纵贯线号列车,载着全场的听众,进入时光的隧道。罗大佑的《鹿港小镇》让人想起台湾南部的朴素小镇。李宗盛的《我是一只小小鸟》唱尽市井小民的心声。周华健的《爱相随》勾起很多人的伤心往事。张震岳的《分手》让我如梦初醒,原来这是他的成名曲。

当罗大佑和他的团友唱起《童年》时,把整个演唱会带到最高潮,让全厂沸腾到了极点,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回到了童年。今晚,大家都要失眠了,我想。李宗盛整晚虽然话不多,可掌声不少。这两位乐坛大哥的音乐成就,无人能及。纵贯线,更是如此。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知。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 为感君王辗转思,遂教方士殷勤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 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