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0年7月31日星期六

今非昔比


傍晚运动回来,看到两辆卫生局的官车停泊在公寓楼下,心生疑忌。于是不忘发挥关怀社会精神,走过去问站在车旁的卫生官员。原来公寓里有人患上骨痛热症,送院就医。一旦接到报告,卫生局就得出动,到发生疫情的社区去喷射灭蚊油。平时官员也只是在楼下进行喷油工作,今天却从一楼到十楼,层层走透透,为的就是确保公寓内不会再出现其他病例。

记得以前在乡下老家,偶有卫生局的官员来喷蚊油。以前社会治安好,大家对卫生官员充满信心且心生感激。看到官员来喷蚊油,大伙儿都乖乖地听从指示。官员每次都是在晚餐时间来,家家户户大都已是炊烟四起,官员一来,主妇们必须马上放下手上的工作,把饭菜盖好,然后携老带幼离开屋子,让官员们进屋子去喷蚊油。官员交代,蚊油喷过至少半小时后才能进屋。这时,整条街的居民都聚集在屋子前的空地聊天,而最开心的是小孩子,可以奉旨到处溜达。过后,主妇们又要忙上一轮,因为喷过蚊油的屋子除了留下一股难闻的味道外,地面上也会留下一层油污,必须抹好几遍才抹得干净。

来到城市,发现这里喷蚊油的情况和乡下完全不同。尤其是近年来我国治安亮起红灯,城里人心惶惶,又有谁能放心地让一个陌生人登堂入室去喷蚊油。所以,卫生局的官员只会开着蚊油车在住宅区内喷射蚊油,人们也不必离开屋子。就如这个月开跑的人口调查运动,也因为人们的担忧让很多值勤官员吃了不少闭门羹。有关部长因此批评相关人士没有给予通力合作,让户口调查工作受到阻碍。其实,这不能完全怪有关居民,谁叫执法单局没有做好维持治安工作,让盗贼仿冒政府单位的干案手法层出不穷,让居民忧心忡忡呢!

大鳄被捕


这几天,城中最热门的课题应该是前交通部长兼马华前总会长敦林良实因涉嫌欺骗政府诱使内阁购地而被控上法庭。消息一出全国哗然。敦林的被控,让坊间茶余饭后多了一个话题。

这位政坛宿将,叱诧风云呼风唤雨逾二十年,位高权重,妻凭夫贵之余连他的两位公子也备受父荫。他的儿子当年曾以二十九岁的花样年华就能向银行集资十亿令吉而轰动全国,说不是靠爸爸只有鬼才相信。后来两个儿子相继踏入政坛,想子承父业,续领风骚。

政坛风云骤变,巨人最终倒下,毅然离开,平息了党争。走的时候,还抱了一个至高无上的衔头——敦。这是我国统治者颁予有功人士的最高勋衔,敦林为国为民,受之无愧。我才疏学浅且不谙律法,只听人家说过根据我国的法律,敦级人马有免控权。难怪历年来多位国家最高领袖在退位后都获颁予此殊荣。听说还有一位至今打死都还不肯走的政治老将就是因为还没有获得封“敦”的承诺而继续占着茅坑不拉屎。我想,这个衔头在表扬功绩之余,还有另一层保护作用吧!哈哈,小人之心!

今天,敦林被控,又叫我这个小人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在电视荧幕上看到的画面,敦林在过堂后就让儿子以一百万令吉保释外出。名人就是名人,财大气出,付一百万如付一百令吉,眉头也不皱一下。

这项指控是否意味着我国的司法公正、政府肃贪有成尚言之过早,只希望这不是一场“戏”,演到最后又是以“证据不足”而草草收场。

体检·


今天休假,我牺牲了睡眠起了个大早,为了就是到化验室去抽血做体检。

距离上一次,我已经三年没做体检。做体检对我来说是件大事,不能轻举妄动,只因做体检之前必须先节食至少八至十五个小时,即前一个晚上的十点过后就不能再进食。这本来不是一件困难的事,难的是第二天一早去到诊所,如果医生“生意兴隆”,就要等上一两个小时。我是不能挨饿的人,过了时间不进食,我的胃会给我好看。我每次去的诊所,医生医术高明,有口皆碑,生意兴隆不在话下。上一回,我等了两个小时,等到抽完血出来,脚软了不说,胃早已经开始示威,差点要再去看医生。就因为这样,这两年的体检一拖再拖。

上个星期,朋友问我要不要做体检,这次要去的是城内著名的一间化验室。化验室八点开门,只要我们早到,就不用挨饿,好事一桩,何乐而不为?

我俩到达化验室时,化验室只有一位顾客。这间化验室推行会员制,只要加入会员,就可以一个优惠费用,连续四年的体检,算起来一次才百多令吉,很划算。如果还要加验其他病症,都是优待收费。这年头,会员制已经成为留住顾客的不二法门。在互利互惠的大前提下,大家都乐当周瑜和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在工作人员为我们登记后,便要我们先去储取尿液。当我从洗手间出来,发现化验室已经门庭若市,看来现代的人还蛮注重健康。

我们庆幸自己来得早,不到半小时,我们就可以离开、吃早餐去了。

2010年7月26日星期一

水鬼升城隍



山姆老兄起了个大早,到总公司打卡后,便驱车出发到分公司去。

等这一天的到来到底等了多少年山姆老兄也忘了,只知道颈项也等长了。这些年来在总公司蛰伏了这么多年,近两年更是摩拳擦掌地伺机待发,大展拳脚。如今总算等到时机,总可以当上主管。本来昨天收到委任信时就恨不得马上可以走马上任,无奈分公司的旧主管要求将任职的生效日期押后两个礼拜,好让他进行善后工作,总公司也答应了,山姆虽老大不愿意却也不不好违拗。原本想先到分公司去看看,也让旧主管也拦下了,说是要先很分公司的下属沟通一下,所以延至今日才能成行。

一路上, 山姆老兄意气风发,心里不禁盘算着该以什么姿态出现在分公司,该如何给哪班老臣子一个下马威,好让他们将来听教听话。

会议室里,旧主管一一为山姆大兄介绍各部门主管,一番寒暄后,山姆大兄也发表了他的接任感言。过后,旧主管带他到各处去巡视,第一次以主管身份出现人前,这种感觉实在是非笔墨所能形容。山姆大兄威风凛凛信心满满,走路有风且有点看不到迎面而来的人,连员工跟他打招呼都看不到。

巡视一圈后旧主管把他领到员工食堂去用餐。食堂老板看到新主官上任,连忙过来招呼一下。点了食物饮料不久老板大概一时紧张竟然忘了刚才新主管点了些什么,只好过来再问一次。山姆大兄正想展示自己的威风,老板看来运气不好:

“怎么?新主管点的东西你也忘记??”这句话够慑人吧!老板当场吓呆了,这新主管怎么如此气焰逼人!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食物送到后,山姆大兄才吃了一口,又嚷道:“这里的食物就这水准??”这回当场呆住的是旧主管,看来新官的三把火已迫不及待地延烧开来。山姆大兄洋洋得意,“媳妇熬成婆”,今天总算吐气扬眉了!等我正式上任后,看我怎样炮制你们这般牛鬼蛇神?嘿...嘿......

2010年7月25日星期日

不朽的蔡琴




昨晚,我和友人共赴一场音乐飨宴,度过一个愉快的晚上。

宝刀未老、几乎每年来马开唱的蔡琴再次来马开唱,之前她多次来马都是在山上献唱,我总是因为交通问题无法赴会。这回,诚如她所言,第一次在平地开场,万不能错过。一出场,她就表明自己因大马天气影响喉咙不适,但仍落力演唱,毫无瑕疵。一个专业的演唱家,交足功课。当她演唱凤飞飞的《流水年华》时忘词,却不打自招还马上清唱“补锅”,获得掌声如雷,其实她不讲有几个人知道她唱错。擅长说笑的蔡琴,演唱会上也逗乐不少观众,还把、拿观众和自己的年龄来开玩笑。

曾在记者会说过自己属于“耐看性美女”的蔡琴,在台上不时发挥其幽默本色,让观众乐在其中。“我听掌声就知道你们的热情度,刚才《夜上海》音乐一起,我就听到你们拍掌,我只怕你们寄望太高,但你们今天有福,因为我是越看越美丽…虽然你们现在很冷静,但我保证你们在最后一定舍不得走。”

之后,她又把刘嘉玲摆上台说:“刘嘉玲有一个广告的台词是说『你在看我吗?再近一点,再近一点』,我想如果换我拍的话,应该是『你在看我吗?退远一点,退远一点』,坐最后一排的就会觉得我更好看”。听到观众给予掌声,她立刻说:“别随便给掌声,你们这样就是说对我的长相没有信心?!”让观众笑破肚皮。

蔡琴在昨晚的演唱会几乎都是翻唱旧歌,她说:“这些歌词很有意思,但歌词太旧了,我怕你们觉得蔡琴很老,我只是唱老歌唱得好,我人并不老。”

从未获得金曲奖的蔡琴,拿着御用的金麦克风,以及演唱会调音大师为她亲手镶上的钻石Mic Stand,气势非凡。演唱《往事只能回味》时,荧幕还出现一张“回味”蔡琴的照片,照片中她梳着傻瓜头,带着黑框眼镜,让观众看得了开怀!

她把演唱会分为四个段落,每一阶段献唱钱都为歌迷播放当年的电影明星的照片和电影片段,让歌迷重温旧梦:

上海一段情:夜上海 / 魂萦旧梦 / 叹十声 / 明月千里寄相思 / 三年 / 夜来香——从四五十年代的老上海开始,翻唱了周璇、白光的名曲。

香港一段情:好预兆 / 神秘女郎 / 多少柔情多少泪 + 雨中旋律 / 情人山 / 落花流水 / 不了情——翻唱六十年代叶枫、林黛等影后的名曲。

台北一段情:梨山痴情花 / 流水年华 / 夜空 / 甜蜜蜜 / 一见你就笑 / 往事只能回味——选唱了凤飞飞、邓丽君和台湾少数民族的经典。

蔡琴一段情:你的眼神 / 读你 / 最后一夜 / 恰似你的温柔——这一段是最关键的一段,唱的是蔡琴自己的名曲,更带动全场的歌迷跟着节奏拍手和合唱,让歌迷情绪沸腾。

安可阶段,在全场歌迷千呼万唤下,蔡琴再次出场,献唱《何日君再来》,为演唱会画上完美的句点。

2010年7月22日星期四

您真的要走了!



今天您从教育局回来后就把我们叫到会议室去,我就明白发生什么事。昨天您已经私底下通知我,我也知道该来的终究会来,该去的留也留不住。

回想去年你来报到时,我是那么的好奇。毕竟你的负面传言早已不胫而走,虽然我从来不相信传言,我只求眼见为实。从一开始的战战兢兢、到开始了解、到后来相知相交、到现在的心领神会,我们之间已经建立起一段感情,一段超越上司与下属的感情。谣言止于智者,事实胜于雄辩。

五百一十五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除了感激与钦佩,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一路走来,我们同心合力携手合作,本以为很快可以看到成果。可是,上头的一纸通令,把我们的计划与远景都打乱了。当您提到您未完成的工作时不禁泪声俱下,可是您还是强忍着泪水,嘱咐我们要好好和新人合作。别人我不敢说,我只能很肯定地说,我还继续完成我们未完成的梦,以报答您这一年多来的指导与分享。虽然两个月您已预先通知我,可是此时此刻还是有点不能接受。然,现实是残酷的,我们都得坚强地面对。

祝福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我会永远记得您!

2010年7月20日星期二

破财消灾


上个星期赶去参加课程的路上,因为忘记装上免握听筒而中了一张三万。向来尽忠职守循规蹈矩的我从来都不敢越雷池半步,当天却因为一时老人痴呆忘记就中招,马票又不见我中。平时看到别人不是闯红灯就是插队,又不见有执法人员现身执法,我才那么一次忘记就被逮着正着,除了怨命还能怨谁?

今午,抽空到邻近的警察总部去交罚款。排队等了逾一个小时,还有10个人排在我前面。有一位老兄大概因为既要破财又要苦等,佛都有火地责问柜台的收银员为什那么慢,又不多开几个柜台,有钱收也不会“爽手”一点,站在一旁看热闹的警长轻描淡写地答道:“先生,你才等了一个小时,人家从中午十二点等到现在,八十多张三万,付了五千令吉,收据还没打印好呢.....”闻言不禁八卦一下望了柜台的打印机旁,的确摆着一张志银五千令吉的支票,站在一旁的那位身材肥胖的仁兄一脸洋洋得意,交罚款交得那么有款,真有你的。

好不容易轮到我,我把三万交给收银员,她把我的资料输进电脑后告诉我我的三万还没就进入档案。哈,还没进入档案我就迫不及待来交罚款,干吗啊!怕还不及?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政府不颁个“一等良民奖”给我实在说不过去。我问收银员,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吗?她说没有。真没意思,破财消灾,以后还是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要再“中奖”了。

2010年7月17日星期六

生命教育(二)


一位读者读了《高材生,人情世故零分》一文后的反应:

那天看到《高材生,人情世故零分》這篇文章,心裡好有感觸。隔天早餐時,就念了這篇文章和三個孩子分享。他們各有不同的反應,但應該都有收穫吧!

我的老大,國中一年級,聽完後一臉尷尬,沒發表任何高見。她平時話不停口,也是像文章中所提,把“老師你煮的東西能吃嗎?”這種損人的話常掛在嘴邊的女生。而且,她更常說的是文中也提到的“可是我比較想吃麵耶!”每次大家一起外出用餐,若是去的地方沒有麵食,她一定很不高興的說:“哦!我比較想吃麵耶!”也許她有種被“點名”的感覺。

老二,國小四年級,聽完後她說:“老師那麼不爽,乾脆痛扁他們一頓!”我告訴她,我覺得老師不會痛扁他們,只是很痛心,為什麼“好學生”能把學校功課學習得那麼好,却在另一门“做人”的基本功課上得了零分?
老師也檢討自己,是否少教導了這一個部分?只是老師很無辜,因為身為媽媽的我,也覺得做人很重要,所以該教的教,該講的講。

每次要出外做客一定要重複叮嚀:”要有禮貌,鞋要擺好,不要亂動別人的東西,玩具玩完要收拾……”,可是我一開口,孩子就嫌我煩,嫌我囉嗦。

听完我的长篇大论后,老二說:“我和姊姊常不懂妳的用心。”聽到她這句成熟懂事的話,讓我先是一愣,不知該接什麼話好;回神之後才回她:“學習當個好客人,一是一门重要的功课,希望妳以後會是一個好客人。”

老三,國小二年級,聽完後他拿了報紙,仔細再看了一遍,然後說:“老師下次可能不會再請他們到家裡來吃飯了。”我说:“小鈞,你覺不覺得你很像說『為何不叫披薩或麥當勞?』的那一位同學呢?”他反駁:“我哪有?”但說得很心虛。我就好像是看到自家的小孩出現在報紙上那位老師的家,心里满是歉疚,更覺得我必須再次和他們談談關於所謂人情世故的課題。

省思:我也覺得現代的父母自身的身教言教都需加強,即便是高知識份子。对子女的教育,好像都是只要會念書就好了,其他的禮節跟應對進退幾乎是不太在乎;看看在捷運上跑來跑去的小鬼,在餐廳或公共場合裡玩耍、
暴力破壞公物的討厭鬼,就知道家庭及學校教育有多失敗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現在的孩子,個個都是高材生,人情世故卻是零分。到底是學校教育有問題,還是家庭教育出了狀況。令人難過的是『他們仍不知道哪裡該改進?』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心寒的老師,不再過問,也不再教導,任由情況惡化下去。家長責怪學校教育不彰,學校責怪家庭教育不良。令人擔憂的是『他們仍是我們未來的主人翁?』你們都是高材生,

亲爱的同学们,審察自己一下,你的人情世故拿幾分?學習,在乎自己的態度,不應把責任完全推給別人。態度決定高度『願你們真實地學習有成!』

* * * * *

这是一个值得省思和探讨的课题。环顾四周,我们身边不乏此类“高材生”。要纠正这股歪风,无论是家长抑或是教师都责无旁贷,否则后果自负!

2010年7月15日星期四

生命教育



和大家分享下面这篇文章。


模擬考甫結束,我承諾招待考前幾名的學生,到家中來作客。約定時間的前一個星期,我便和外子忙裡忙外的打掃兼採買,而我那從不下廚的另一半也研究起食譜,費心準備當天的餐點和零食。

星期六早上,我開車去接學生,看見他們雀躍的模樣,我忍不住洩漏中午的菜單內容。沒想到他們竟七嘴八舌的說:
“為何不叫披薩或麥當勞呢?”
“可是我比較想吃麵耶!”
“老師妳煮的東西能吃嗎?”一陣哄笑之後,我有點被潑冷水的感覺……。才進家門,我正要開口介紹師丈時,聽見有人竊竊的說:
“他是誰啊?有點胖!”
“一點也不帥…!”

我抬頭看見外子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我趕緊要學生向他問好。趁他們坐定,我趕緊走進廚房和外子一起準備飲料,誰知道這時竟有三個同學偷溜進我們的臥房,對著房裡的照片及擺設品頭論足起來。我強忍心中怒火,提醒他們應該尊重別人的隱私,難道已經高三的學生,連這點基本禮貌都不懂嗎?一陣說教之後,他們變安靜了,氣氛也搞得怪怪的。

吃完午飯之後,他們嚷著要離開,我也不想強留他們。只是一回頭,面對滿桌未收拾的杯盤,
和一地的雜誌、撲克牌、CD……我忽然覺得臉上一陣熱,是我沒把他們教好嗎?

這些孩子功課都很好,怎麼那麼不懂事呢?不會體貼別人,不懂得別人的用心,將一切視作理所當然;不懂得設身處地替別人著想,甚至連做人的基本禮貌都不懂。去人家家裡,不知要幫忙,
隨意進入別人臥房,吃完飯不知道收拾自己的碗筷,臨離去連一聲謝謝也沒有……。是因為升學考試不考這些,所以不會?還是家中父母沒教,或是不懂得教呢?這些孩子生活在優渥環境中,
只學會了自以為是,學會了理所當然的接受,只學會了永不滿足。或許我已是LKK,但是每天面對這些國家未來的主人翁,面對這麼一群心中只有自己,沒有他人的“未來棟梁”,我竟心虛的想問:“他們會變成這樣,這是誰的責任和損失呢?”

* * * * *
这是台湾一位国中教师亲身经历的一个经验,文章的标题是:“高材生,人情世故零分”。这位老师面对自己调教出来的一群功课好人情世故却拿零分的高材生,措手不及之余且深感自责。我想,问题一定不是出在这位老师身上,也不一定出在父母身上,很大可能是出在学生身上。

现在的学生,生长在科技发达资讯爆炸的时代,娇生惯养养尊处优之际更养成一副不可一世目中无人的劣根性。这些学生,心里只有自己,从不会为别人着想,更不会顾及他人感受。因此,像文中所述的高材生比比皆是。

为人师表多年,我着重的是生命教育,因为只有生命教育才是学生带得走的。好学生着重品学兼优,老祖先早就提醒我们,品德比学业重要。品学兼优固然让人安慰,品优学劣也无所谓,但是如果是学优品劣那就祸害无穷。

惊弓之鸟


让人惴惴不安的小瀑布


引人入胜的竹林


三天两夜的远离艾滋病课程,或许该用两个词语来形容——气愤与无奈。

课程的地点,位于新古毛境内的一个穷乡僻壤——卡伦帮,一个小镇内的一个休闲度假村,依山傍水,俨然一副世外桃源的景点。然而,显而易见的是这是一个没有好好照顾的度假村,基本设施简陋且年久失修,让养尊处优的城市人有点措手不及。每回出差参加在职训练课程的地点都是至少三星级的酒店或度假村,已经习惯了该带什么东西上路。这一回也不例外,结果就处处碰壁。

报到第一天,拿了房间钥匙后经过一条以石头记混泥土镶成的陡峭羊肠小径,迎接我们的是一片竹林,我们都让这片竹林吸引住。然而,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这片幽静典雅的翠绿,一条流水湍急的小瀑布让我们惴惴不安。彭亨州马兰双溪热力的怪病疑云历历在目,不禁让人心有余悸。没那么幸运吧!不要自己吓自己,我这样安慰自己。

进入一个有货柜箱改装的客房,我们都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可是过分简陋的服务实在让人无法苟同。房内有四张双层单人床,没有梳妆台没有被单只有枕头;洗手间除了花洒,什么都没有,没有日常用品没有厕纸。其他用品没有也就算了,没有厕纸该怎么办?难不成叫我们用手?到柜台去询问,答案很简单——我们不提供这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纵然我们有满腹的不满也无可奈何啊!

第二天吃过午餐,看到两辆新古毛卫生局的公车,我们尚不以为然。可是,当我们发现一行五六个形似研究人员的队伍在河边勘查时,不禁让我们心生疑虑。追问之下负责是次课程的卫生局官员才透露这个度假村前几天也发生外国游客在这里玩水后身体不适而入院接受医治,初步怀疑是类似双溪热力的鼠菌所致,至今没有结果。此言一出,我们的心情都跌至谷底。家有老小的战友追问值勤课程的医生为何在案情未明朗化前还要帮活动?医生的解释是上头没有指示,他只好照计划行事。战友不甘罢休,追问医生我们在这里用与吃的水的来源,医生支吾以对。战友心有不忿,继续追问责任,结果引来医生的负气话:“你们不满意的话可以提早离开”然后就拂袖而去,丢下一脸茫然的我们。反观其他与会的老师,好像若无其事,让我们不免怀疑,是不是我们过虑了。几个战友一脸的担忧,谁也不敢安慰谁。后来,大家鼓起勇气相互安慰,总算熬了过去。但是大家有如惊弓之鸟,接下来的课程也上得心不在焉,忐忑不安。我们几个只有一个愿望,快快结束课程,早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2010年7月11日星期日

奉旨去度假!


上个星期五收到教育局来函,明天要我去出席一项课程,为期三天。

我本来不想去,手上一大堆工作还没做完,如果三天不在,回来又要赶到半条命。可是朋友来电怂恿我去,说我们已经好久没有见面,不如趁这次机会聚聚。我心想,她说的也是。自从政府宣布撙节运动后,今年我还没出过差,人都快发霉了。再说,最近工作情绪有点波动,不如趁这个机会出去走走,透透气,见见老战友发泄解压也好。何况公函指名道姓,谁肯代替我呢?

做了决定后我便拨电通知战友,让她预我一个位,我要搭她顺风车。

哈哈,明天我要奉旨去度假,充充电,回来再叙!

不要画虎不成反类犬


昨天, 某人发表伟论,呼吁华社效仿异族成立华裔权威组织。此话听来真叫人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

自从这个组织成立后,打折捍卫族群的旗号不断在坊间兴风作浪,掀起一波又一波。开始时大家都搞不清楚这伙人到底从哪儿冒出来的,后来在反对党的提醒和该组织在成立典礼上不打自招后,我们才恍然大悟。这个组织其实是当权政党的另类先锋队,以“声东击西”之势,借捍卫族权的名堂,为政策的偏差护航。

因此,无论该组织负责人发表了什么敏感课题,做了什么动作,上头都好像听而不闻,视而不见。那些平时号称专职维护社会和谐的有关单位也都突然失聪了,置若罔闻什么都听不到。这种偏激言论让其他族群感到混淆和不安,偶有见义勇为的人士出来仗义而言,却都被请到警局去喝咖啡。为什么?很简单,人家有稳如泰山的靠山,你吹啊!

这种行为无不叫人咬牙切齿,我们都对它嗤之以鼻,更加不屑为之,没想到这位政客竟然突发奇想,呼吁华社依样画葫芦,也学人家搞一个类似的组织,以对抗该组织。我真是服了这位仁兄的头脑,可以想出这样的馊主意。庆幸的是,华社的龙头老大还蛮有见识,马上站出来发言表示我们不适宜成立类似组织。姑不论龙头老大的看法是否有私心,但是他的看法有他的道理。我们的权益是要据理力争,不需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方法,把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人家做初一,我们不用做十五,否则岂不是五十步笑百步?

再说,人家有靠山,说什么做什么都可以,大不了不是一个口头警告,关起门来又是一家亲;我们有什么?出了事谁来保护我们?那个口口声声代表我们的政党?算了吧!赵明福冤死快一年了,从没有看到他们有人敢为明福说一句公道话,最近才煞有其事地为明福默哀,看了都好笑。到时人家随便一个“煽动理由”,就可以动用ISA来 “保护”我们,60天内让我们“白吃白住”,看有谁去救我们?

凡事要三思而后行,不要画虎不成反类犬哦!

2010年7月5日星期一

为人师表



“ 今天的天气不错,我开着老公结婚周年送我的劳士来斯,手指上戴着他刚买给我的三克拉大钻戒,脖子上也挂着上个月生日才送我的红宝石项链,陪着自己的小孩,来到森林公园观赏花圃锦
簇,让旁人带着羡慕的眼光。

突然,路上冲出一个浑身恶臭、满脸污秽、无家可归的老太婆,我仔细一瞧,天啊!她竟然是
我在小学五年级的作文老師!”

老师评语 : 这一个星期你只能站着上课!

以上这段文字,不是一个故事,也不是一段笑话,它是一位五年级学生的作文,作文题目是《三十年后的我》。这段文字是从一个博客摘录来的,诚如该博客所讲的,这篇作文的内容给了我们、尤其是为人师表者一些启示。也许作者很不满意他的老师;又或者是教育失败的关系。

对我来说,这篇文章如一记丧钟,有如醍醐灌顶,值得我思考,值得我省思。这个小学生,想象力丰富,做文学创作方面绝对是可造之才。试问我们这些成年人可曾想过三十年后的我们会是什么样子。当然,作者对老师的“刻薄”和“变相诅咒”不值得赞赏。但是他的“怨气”似乎应该引起关注,而他的老师在文末的注脚却露出一点端倪,告诉我们无风不起浪,事出必有因。
从他的老师的评语我们或许可以做出一些推断: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出了问题。

如果我是他的老师,我想晚上睡觉时我得叠高枕头好好想一想,好好检讨自己平时在教学上处理学生的问题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让学生要这样“诅咒”我。如果是我的错,我教书不认真待人不公平处事不客观,活该我被诅咒,不值得同情;如果不是我的问题,那更应该好好研究这个学生会这样想的前因后果,然后好好再教育他。为人师表者,不求扬名立万,只求学生能成人成才。我的理念是:宁愿让学生今天因为我的训斥而远离我,也不愿学生他日埋怨我当年没有提醒他。

教育教育,谈何容易啊!

2010年7月3日星期六

重赏之下的隐忧


最近魏副教长在报章上表示,华小教师多不爱当副校长,导致华小的最高领导层有点青黄不接。老师们拒绝升职的主因是副校长的工作繁重,可是所获得的额外津贴缺少的可怜,只有区区的几十块钱。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教育部打算重新检讨副校长的福利,以期能吸引跟多的老师申请成为副校长。魏副部长的一番话,让社会人士听来似乎合情合理;然而听在曾在华小挨过苦的老师、包括我的耳里,好像有点刺耳。回想当年在华小备受欺压的日子,如今还刻骨铭心。

副校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学校的行政工作上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对上是校长的左右臂膀;对下是老师们的参考对象。然而,实际上我所遇到的某些副校长不但没有多少个是称职的,相反的却是只会拿着鸡毛当令箭。平时没事端起副校长的架子目中无人。校长在时像条龙;校长不在像条虫。有事的时候,他是太极高手,推功一流。最拿手的招数是右手来左手去——右手从校长手上接过任务左手就发出去给下面的老师。

也许大家会认为这是理所当然,我开始也是这样想。如果他是把事情交代得清清楚楚,又监督加跟进那还无所谓。问题是有些副校长什么都不懂又不求上进,工作丢给下属后,什么也没说,过后又不闻不问,等到时间到了才来验收成果,接到工作的老师只好自己保重。如果下属做得好,那他就可以大摇大摆去校长面前邀功。万一那个老师做不好或出了差错,他绝不承当责任,背黑锅的绝对是该位替他做牛做马的老师。这类副校长,做工走最后,领功跑第一。

如今,教育部要提高副校长的津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肯定可以吸引很多老师申请升职。如果真是这样,希望教育部在改善他们的待遇之际,也确定副校长一职由能者居之,不要只是看年资。否则,津贴提高了也只是鼓励更多的滥竽充数而已,没什么意思!

2010年7月2日星期五

闻榴莲



晚饭过后,坐在阳台纳凉。忽然,闻到一股浓烈的榴莲味。这股味道这股味道很明显是从邻家传过来的。

人家说:“榴莲出,沙龙脱”,现在的人生活富裕,不必为了榴莲卖掉身上的沙龙,可是可以肯定的是,邻居一家一定是老饕,酷爱榴莲。每逢榴莲上市的季节,我都可以闻到从他们家传过来的榴莲香味。可惜不解的是邻家总是在晚饭后吃榴莲。

我想,晚饭过后不是刚填饱肚子吗?怎么还吃得下榴莲?众所周知,榴莲是可以温饱的水果,也许邻家有一榴莲送饭的习惯,我的晚餐后的可能是他们的晚饭时间也说不定。当然,这是人家的生活习惯,这里不便赘言。问题是,每次闻到从他们家传过来的那股浓烈的榴莲味道,就会挑起我的食欲,让我垂涎三尺。可是我的胃小,刚吃过晚饭是绝对装不下任何固体食物,所以只好自我克制,安慰自己明天才让自己一饱口福,满足食欲。

第二天下班回家,看到路边小贩摆卖的榴莲,本有下车的冲动。可是才打开车门,头上顶着的那个大太阳,就把我逼回车里。天气那么酷热如果还吃榴莲,岂不自找麻烦?结果又打退堂鼓,打道回府了。

这些年来,我就是这样,以闻榴莲为乐,抒解心里的榴莲隐,还蛮过隐的。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知。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 为感君王辗转思,遂教方士殷勤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 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