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09年6月10日星期三

批判与攻击

麻坡留台生最近又有新创作。然而,这次他也许要为他的另类创作付出一些代价。

去年,这位颇有音乐创作天份的留台生,利用国歌的旋律把国歌改成一首批判国策的歌曲。这首批判国策与友族文化的歌曲在网际网络广为流传的之际,在我国更掀起一场风波。当事人在舆论的压力下,最后不得不向现实低头,为自己的行为国人道歉。他于年头回国后,还被执法当局传召问话。

他的新创作,极尽其能地对他的母校与老师做出人身攻击,惹恼了母校董事部。结果他收到的不是唱片公司的一纸合约,而是母校董事部的律师信。为了了解他的杰作,特地上网去“欣赏”一下。不听还好,一听之下,真是早知道…..,不听也罢!

说起批判歌手,让人想起台湾音乐教父罗大佑。论批判功力,罗大佑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这位音乐奇才一生醉心音乐情牵音乐,但是为了一了父母的心愿,先把台大医学院的文凭拿到手。七十年代,台湾社会已是一个功利社会,孩子能考进太大医学院几乎是父母最大的期盼最大的荣耀。罗大佑为尽人子之孝,不负众望的圆了父母的心愿。然而,文凭考到到医院履行了指定服务后,罗大佑毅然舍弃这份优差,开始了自己的音乐之旅。

罗大佑的第一张唱片《之乎者也》,不止批评政府,连我们的至圣先师也是他颠覆的对象。罗大佑做的是批判。他批判政府、批判政客、批判社会、批判人性,但是他从来不做人身攻击。

批判,是对错误的思想、言论或行为做系统的分析并加以否定。攻击是进攻,恶意指摘。批判是善意正面的;人身攻击是恶言相向。前者用恰到好处的语言让人深思,可以引起共鸣;后者是极力丑化粗口连篇,叫人不敢恭维。

罗大佑的音乐显现他的文化修养和文学造诣,更显现他对社会的关怀。他的歌词意义深长,让人拍案叫绝。麻坡留台生的歌词粗俗低劣,叫人听了刺耳。由古至今,还没见过诸如此类的粗劣歌词,它能登大雅之堂吗?我很怀疑。

再说,要对国家社会做出任何批评之前,应该先摸清我国的政治气候与民情。台湾的民主政治是有目共睹。台湾人可以把阿扁的十八代祖宗骂遍后还可以到餐馆去大吃一顿庆祝一番。罗大佑的批判音乐大不了落个禁播的下场,从没听说过有哪位台湾歌手会因为创作了批判音乐而吃官司,反而是因为抄袭他人作品而被告上法庭的大有人在。;在我国,你只要学一学香港人向警察问一句:“差人係唔係大嗮?”就可以到警察局去吃几餐免费“辣死你妈”,批判音乐能被接受吗?更何况麻坡留台生的歌词不但对友族的宗教文化做出人身攻击,而且用词粗俗低劣,语言掺杂不说,连方言粗口都派上用场。这种攻击型的音乐,如果能登大雅之堂,我无法想象它会为我们的下一代带来什么样的负面影响!

当我们有任何不满时应该做出针对性的批判,切不可人身攻击,免得达不到发泄不满的目的,反而惹祸上身。须知道,骂人不带脏话才是说话艺术的最高境界,而大前提是个人的文化修养与语文造诣达到一定的水平。批判与人身攻击只有一线之差,但结果却有天渊之别。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批判别人,也不是任何人都有本钱对别人做出人身攻击。

原发布于http://www.sbhing.blog.friendster.com(29-11-0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