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09年10月31日星期六

2009年最好笑的笑话!


今天,一早就出门,塞了两个小时的车才来到开会现场。

一路上“马是你”老师已经怨声载道。她住在学校对面,平时可以在听到值日老师开始召集学生集队的广播时才从家里出来,走上行人天桥越过马路就到了。今天为了开会被迫提早出门还在路上塞了半天,不气才怪。自从新校长上任后,清闲日子不再。开不完的会、做不完的工作、办不完的活动、写不完的报告、处理不完的报告......回想以前那段摇脚摇到长短脚的日子,唉,此情只待成追忆......

小休时间,“马是你”快步地走到会议厅外面享用茶点。今早赶着出门,只喝一杯热饮,肚子早就打鼓了。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拿了一盘米粉和一杯咖啡,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下来大快朵颐。吃着的时候,“马是你”感觉面前似乎有一双眼睛盯着她,抬头看又看不到熟人。不管他,吃饱了再说。

“请问你是不是“马是你”?”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孔出现在眼前,“马是你”的脑海即使了出现了许多画面,希望能找到一些历史片段,帮她记起眼前人是何方神圣?

“我是。请问您是......”回忆来不及勾起记忆,她只好硬着头皮厚着脸皮请教对方。

“你不记得我了,我是某某某,以前我们同一个系....”

“哦,我想起来了, 我们还是同班,对不对?”“马是你”的记忆突然如泉涌,接着“他乡遇故知”的快乐让她暂时忘记了工作上的不满,和老友畅谈起来。

“你现在在那所学校?”话题最后还是绕到工作上。

“我在某中学。你呢?”对方回答后也没忘了礼尚往来一下。

“我的学校是某某某.....”“马是你”答道。

“噢,那某某某是你的校长,对不对?”

“是。”一提到校长,“马是你”就有气,一点也不想多谈。可是对方似乎言犹未尽,继续提问。

“你的校长怎样?”

“她啊,给我们很多工作、很多压力。每天开会,办活动,要求又高,真叫人受不了......我们都不喜欢她”“马是你”好像找到了发泄的管道,把心中的不满一股脑儿地向这位久违的故友倾诉。

“哎呀,现在有哪所学校工作不多的?我的学校也是这样。”对方将心比心。

“不是,之前的两位校长掌校时可不是这样。这位校长特别多要求,又爱面子又挑剔,真叫人受不了......”说着说着,“马是你”突然感觉故友神情有异,脑海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你认识我的校长吗?”一股不安的心促使“马是你”问了那么一个本不该问却又问出口的该死问题。

“她是我嫂子......”

“..........................”

哈哈哈,这是2009年度我所听过最好笑的一个笑话。这个笑话告诉我们,做人要紧记一句话:

“闲谈莫道人非,静坐当思己过”,切记切记!

2009年10月22日星期四

失职的清道夫


……滴答滴答…..”墙上的时钟指着十二点三十七分,放学铃声早已响过了。


“他到底会不会来? ……”我心里盘算着。休息节时我在楼梯口碰到他,乘机会和他约了见面时间。开始时他有点迟疑,不太想来。他向来都采取鸵鸟政策,对问题避而不谈。在我再三的游说下,他最后答应在放学后到辅导师和我会面。

X X X X X X

昨天,他的父母因为收到校方寄出的第三封警告信,应邀来见二副商讨他的事情。二副碰巧有事到教育局去了,由我接待二位。一看到他的父母,我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


“收到第几封信了?”我开门见山。


“第三封了。”做母亲的一脸无奈。


我错愕了一下。比我想象的多,现在才六月份就已经是第三封信,也就是说他至少已经旷课四十天。我从二副的办公室拿出中五商科班的点名簿。果然不出我所料,截至上学期结束为止他一共旷课了四十五天。新学年开学至今的上课天数大概是九十多天,有一半的时间他都没来。他于中二那年六月从他校转来后,出席率就奇差,几乎是来一天不来一天,功课有交没交的,叫老师们伤透了脑筋。为了他的纪律问题,我已经对他进行辅导了好几次,也见过他妈妈几次。这位妈妈是典型的慈母,对于独子的溺爱可想而知,遇事除了轻声斥责之外,一点办法也没有。


去年年尾,他因为缺课天数超过六十天而被校方停学。今年年头,妈妈带着他到教育局去提出上诉,要求重回校园。折腾了大约一个月,一月中上诉得直,在签署宣誓书后得以重返校园。然而,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重回校园后的他还是死性不改,依旧三天捕鱼四天晒网。


“他今天有来上课吗?”我试探着。


“没来。……”妈妈有点不好意思,轻声地答道。


“这个星期他已经缺课三天了。”坐在一旁一直没出声的爸爸毫不掩饰。我看了他一眼,一身蓝领阶级装扮,是个劳动一族。


“你们来时没把他带来?”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却来了。真是的。


他不肯来。还是那把无奈的声音。


读书还论肯不肯?我越来越不了解现在的家长。难不成现在的父母都超民主,连上不上课都交由孩子自己决定?


“他这个星期已经三天没来了。”坐在一旁一直都没出声的父亲终于开口了。


“什么?三天?那一共是四十八天啦!这也就是说如果他再缺席多十二天,校方将会勒令他停学。”我有责任向家长解释儿子即将面对的后果,以免将来他们有怨言。

“老师,能不能让校长不要开除他?”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位母亲的反应再次让我错愕,老鹰不管管小鸡,我不知道这样形容恰不恰当。


“这位太太,你该做的是确保你的儿子天天来上课,不是管校长开不开除他。”


“他说被停学了也可以来参加考试,是这样吗?”原来如此。难怪他肆无忌惮,一点都不担心。如此聪明的头脑,如果一心想学肯定前途无量。可惜啊!这种不幸到底是谁造成的?


都叫你不要太纵他,饭还要捧到他面前。一直很少出声的父亲用埋怨的眼神瞪了老婆一眼,做妻子无话可说,一脸的尴尬。又是一个慈母多败儿。


“如果你们能确保他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再无故缺席,他绝对不会受对付。否则我也没办法了。”我替她打了圆场。


“老师,我差点把他打死了,他还是死性不改,你叫我怎么办?”每个家长都是这样。把孩子宠坏了还问我怎么办?天知道怎么办?为了读书把孩子打死?没必要吧!


“若是这样,那他很快会被勒令停学。还有12天。只要他的缺席天一数达60天,校方就会照章行事,勒令他停学。”我希望家长了解现况,免得将来有怨言。


“就让他被停学吧!不读书就去做工。不要再理他!”男人在这方面通常都比较豁出去。相对之下做妈妈的总是心软。疼与宠只是一线之差。在现实生活中,父母如果不能把黑脸和白脸的角色扮演好,严厉与慈祥失去了平衡的后果就像这对父母这样,无可奈何。


“老师,你能帮我劝劝他吗?”这是一个爸爸的诉求。其实,不用他要求,这是我的职责。


“我会尽力的。”我责无旁贷啊!


我们的会谈在一片无奈中结束。


X X X X X X


……咯咯……咯咯……”让我期待的敲门声终于响起,我应了一声,听见一阵脚步声。是他。


还没开始对他进行辅导之前,我尽量和他话家常,博取他的信心以期解除他的心理障碍,继而建立沟通的条件。他还是低头沉默的时候比较多,我只好尽量找话题。直到他开始抬头看我的时候,我趁机进入正题。


“昨天为什么没来上课?”哪壶不开提哪壶,那正是辅导老师最为难的事。然而对着一个青少年,兜圈子讲话肯定事倍功半。至于他会有什么反应,其实我心知肚明。他又低下头报我以沉默。


“你到底有什么打算?你知道长此下去会有什么后果吗?”我没法再和他周旋下去,只好单刀直入。


“我做事从来没有想后果。……”虽然他的声音微乎其微,可是我还是听到。这是坦白,抑或是无知,我分不清。这到底是廿一世纪青少年的专利,还是上世纪人家庭教育的失败?我搞不懂。可是不能任由他,我必须教他面对现实, 免得将来他怪我没有及时点醒他。现代人本性赖,能赖就赖。我当辅导老师,诚如一个清道夫,专帮学生扫除烦恼解难释疑。这种罪名我承担不起。


“我有必要提醒你,你已经旷课48天。若你再旷课多12天你将会被停学!难道你一点也不在意吗?”动之以情晓以大义这一招够老套,我已经江郎才尽了。在大学学的辅导原理,遇到初生之犊天之骄子根本就没有一招管用。现在的学生太好命,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一点危机感也没有。任你怎样好劝歹说恩威并施也无动于衷,只当你唱歌。


顷刻间,脑海里浮现一个事实。我知道自己说不动他。人需要发自内心的自动自发才是最大的推动力。外人说得再动听也起不了作用。


他拿起书包头也不回地离开辅导室,只留下满腹惆怅的我。


望着他的背影,一股无名的失落感涌上我心头……


我,又一次失职了!




2009年10月16日星期五

一百步笑五十步



马华特大,越闹越大!

昨天的中委会会议,除了充满火药味之外,也充满了很多外人不得而知的内幕。廖仲莱矢口否认的“逼宫”传闻,今天却由总秘书亲口证实。每个中委的立场也在报章上一览无余,这说明纸是包不住火的。巫统的高层领袖今天也纷纷发表看法,巫统总秘书甚至呼吁翁总遵守诺言,辞职了事。

“我是总会长,一切由我决定.......” 这句话后面的另一句:“我做的决定你们需和我一起负责”一再地证明一个人的嚣张跋扈、专制霸道。其实,问题出在哪里呢?问题出在“太”字,太有信心、太自以为是,一心以为胜券在握,所以口出狂言语无伦次。

此时此刻,星云大师充满禅意的一句忠告, 理所当然的,翁总会只听取他爱听的前半句话。如今,不惜一切代价地和中委会对着干,到底所为何事只有当事人知道。然,这种言而无信的的行为,和敌对人的越轨不忠行为相比,简直是一百步笑五十步。一个出轨的男人,顶多也只是对妻儿不起;一个把个人诚信典当的政客,对不起的可是上百万的党员与整个华社。试想想,到底是谁的品性道德有问题?输了诚信,赢了全世界又怎样?

政治,就像摇头丸,会让人神经错乱迷失方向。好可怕!

2009年10月15日星期四

又放假了!


从明天开始,我有五天的屠妖节假期。

我校印裔学生与教师占了全校的百分之三十,每逢兴都佳节都会申请特别假期。例如大宝森节,一来是因为学校靠近黑风洞;二来是因为印裔同胞都要去还愿,因此学校都会申请特假。今年,本来校方申请两天补假,后来教长又说可以多申请一天,校长就利用剩下的一天特假,让大家享有五天的屠妖节假期。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印裔同事乐开怀,我又占他们的光托他们的福,也乐坏了!!

之前的开斋节让我放了一个十天的假,这回屠妖节又有五天假期,比起年头的农历新年,我因为人微言轻人单势薄,只有区区四天假期,初三就乖乖上班。

看来,我的考虑改过开斋节或屠妖节,哈哈哈哈哈........

祝印裔同胞屠妖节快乐!祝大家假期愉快!

2009年10月10日星期六

一拍两散


今天是双十节。双十节,是当年孙中山先生革命成功的日子,也是台湾的国庆日。

今年的双十节,无巧不成书地成为华社关注的一个日子——马华举行特大的日子。我不知道当初马华当权派选这个日期是否有它特别的意义。然,今天特大的结果,却有点耐人寻味。

特大前夕,突然冒出所谓第三股势力,打着党元老撑腰的旗号,高喊去翁除蔡的口号。如今,这个口号已经变成事实,不禁让人想起古时候的一则故事——《鹬蚌相争》。翁蔡从一个月前正式撕破脸后就抱着欲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的决心,如今彼此落得一拍两散的双输结果,让大家跌破眼镜之余,还有点措手不及。渔翁是否得利,言之过早。

我想,当事人也许是最始料不及,尤其是大权在握的当权者,自以为是的信心满满,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诚如评论员所述,辞职几乎是唯一的退路。之前的言之凿凿,今天还要等中委会和会长理事会开会决定,一点也不像“敢怒敢言”的人的作风。回忆去年选举前的“我没有团队,我可以和任何人合作”的大言不惭、掌权后的目中无人、到特大之前的“集体负责失败总辞”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伤透了华社的心。够潇洒的话,马上宣布辞职,也许还可以赢得掌声。

政治,永远是残酷的;政客,绝对能自圆其说的。参政后,好人都会变坏的!

2009年10月6日星期二

醒醒吧!愚昧的人类!



波德申海滩,还是那么吸引人;波德申海浪,还是那么澎湃!坐在度假村的沙滩椅上,把头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用耳朵专心地聆听,其实它是在怒吼!它在抗议人类的无知,只知道享受造物者的赐予,却不懂得好好照顾与保护。

看到沙滩上的垃圾,我心里有气。愚昧的人类,什么时候才能醒觉?苏门答腊的大地震还不足以让马来西亚人觉悟吗?利用了大自然赚取了暴利之余,难道就不能出钱出力把环境照顾好。哪天失去了这天时地利,喝西北风吧!愚昧的人类!

2009年10月3日星期六

千里共婵娟!


今天是中秋佳节。古人说:“月到中秋分外明”, 可是今年的中秋却看不到月亮。

从傲霜阁望出去,只见天空一片灰蒙蒙,就不见一年一度的中秋圆月。随着经济的不景、物价的高涨、纷争不断的政治,这样的中秋,有点应景。然,五千年的文化一定要继续。今早去到菜市,还是看到很多家庭主妇为了过节而忙碌;下午去到商场,很多还在物色自己爱吃的月饼, 和孩子看中的灯笼。

月饼、灯笼、名茶,是中秋不可或缺的应节食品。不断世道有多差、不管社会有多乱、不管人心有多坏,唯有天上的一轮圆月,还是像以前一样的纯洁、明亮。

撷几缕花香,融进龙井;采一份思念,酿成月光;邀一轮圆月,共庆佳节!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知。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 为感君王辗转思,遂教方士殷勤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 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