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3年3月29日星期五

家乡的习俗与魔咒

老家有个不成文的习俗,举凡有人去世,治丧人家就会搭起铁棚来方便办事和招待亲朋戚友。此外,治丧委员会(有乡亲父老组成)也会在村里的马路上放红色小布条,通知村民村里有人往生了。村民们就会相互打听在互相通知,晚饭后空闲了就会到居丧人家去慰问、给帛金。因此,只要看到有人的家面前搭起铁棚、或看到小红布条,就知道又有人家要办丧事。这个习俗,一代传一代,传到现在,长久不衰。

前几天回到老家,看到马路上又出现小红布条,心想不知哪家的亲人往生去了。去到离母校不远处,果然看到有一户人家正在办丧事,今早出殡。

坦白说,从小就不喜欢看到这些小红布条,也怕看到这小红布条,更怕看到人家搭铁硼,因为一看到这两样东西就不会有好事。后来,经历了丧亲之痛后,开始免疫了,对这两样东西不会有太大的感觉和反应。

再后来,村里又出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一旦有人往生,在短期之内,就会有至少两个人会跟着往生,接二连三地办起丧事。。每当一有人往生,村民就战战兢兢地,不知道接二连三的会接到谁家的噩耗。这个怪诞现象就像一个魔咒,诅咒着这个村子,直到现在,这个魔咒还未破解。

今午,突然接到噩耗,老友的父亲骤然逝世。我把噩耗转告同乡朋友,他告诉我,另一位朋友的外甥女尽早也因病去世。噩耗再次接二连三地传来,在在地证明那个魔咒还在发生,还在诅咒着这个淳朴的渔村。

我不知道这个魔咒几时才能解除,希望老天有灵,早日解除这个魔咒。

2013年3月27日星期三

条条大路通罗马


学校放假了,我也放假了。回到老家,原以为可以好好过几天悠闲的日子,闻一闻家乡的鱼腥味、吃吃老米,快乐似神仙。孰知,辅导工作竟如随声听一般地要随身带着,随时派上用场。回到老家的当天晚上,一个单亲妈妈带着一对儿女上门求助。

STPM和SPM成绩揭晓后,考生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为自己选择一条升学的道路。然,考获3.5佳绩的典型宅男,什么都不懂,一问三不知,任何事情都仰赖那个认得A不认得B的妈妈。也是宅女的妹妹考获十科特优,也是不知道自己要读什么。可怜那个单亲妈妈,文盲一个,为了一对儿女,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不问还好,问了更慌,问到“识少少扮代表”的“达人”,问出一大堆似是而非的资料:有的说读中六很浪费时间;有的说成绩好不读理科很可惜;还有更经典的甚至提出了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建议:要念会计就把成绩念到很烂就可以?!

SPM过后,优秀生有很多选择。预科班、A水准课程、基础班,最后一个选择——大学先修班。STPM过后,优秀生可以选择本地大学,有钱的可以出国。问题是,很多学生高中还不知道自己的志向,不知道自己要读什么科系,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行业?

其实,条条大路通罗马。优秀生出路很广,重要的是学生要了解个人的兴趣和志向,配合家庭的经济状况,选什么读什么都可以走出一条光明大道。


2013年3月23日星期六

压力!

SPM成绩公布的前几天,心情出现前所未有的沉重。照说我不是科任老师,不应该对成绩有任何心理负担和反应。然,多年前循众要求在家开办中学华文补习班,重出江湖,从此每年都要和考试局的华文科批改标准“较量”。

每一班华文补习班都是从中一教到中五,属于“马拉松式”的补习班。这段时间内,或炒人、或被炒,有来有去,有去没来(好马不吃回头草,我拒收退出的学生,哈哈,所以有人说我“好巴闭”),谁也不欠谁,谁也勉强不了谁。

常言道:“师傅带入门,修行靠个人”,我教学的宗旨是教学生学好华文,成绩是次要。可是,客观问题不容小觑。现在的优越生,追求的是全科A,很多华裔生更因为担心华文的“难考A‘而放弃报考华文。这是谁的错?谁是这种不健康现象的始作俑者?谁又该为这种怪象付上责任?针对这个课题,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是当局的黑箱作业所致;有人归咎于考试制度;有人认为是政治作祟;也有人质疑师资的素质。关于以上种种,我的看法是,把华文学好是每个华裔生的义务,责无旁贷。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把华文掌握好,没有理由考不好。但是,考试这回事有很多变数,谁也说不准。

前年,第一班补习班“毕业”了。这一班开班时是八个学生,PMR全部考A。中四时剩下五个学生,SPM考了2A+1A2A-的全班A的佳绩。去年,第二班“毕业”了。这一班开班时有六个学生,PMR四个考A两个考B。中四时一退一进,还是六个。其中一位学生,是学校的精英、老师心目中的宠儿、同学心目中的天才。从小他就看很多书,自小学开始就名列前茅年年第一。上了中学,成绩依旧亮眼毫不含糊。这么优秀的一位学生,对任何科目都毫无悬念,唯独对华文缺乏信心。尤其是预考的时候,他考到10A+,华文却只拿了B+,让他更是忧心忡忡,连我也开始有压力。万一他真的因为华文考不到A+,我难辞其咎。因此,压力也莫名其妙地找上我。如果他因为华文而考不到全科A+,我的招牌也砸了,可以退出江湖了,我想。

结果,多年来的努力没有白费。成绩公布时,他考获全科11A+,包括华文。而另外五个学生的华文成绩是1A3A-1B+,表现很好。而我,松了一口气,压力也解除了。








2013年3月22日星期五

“求仁得仁”

两年前,独孤求败行使职权,把前老板娘的人事布局全盘推翻。几个重要的职位都交由心腹担任,那些平时把她捧得开开心心的“熊猫”备受呵护,除了基本教责,几乎没有附加工作。

不到半年,受委于重任的国语主任因承受不了工作压力曾经下堂求去。可是,独孤求败对她宠爱有加极尽安抚,并面授机宜,教她太极十八式,工作都交由下面的人去做,只需要坐着等验收成果即可。

一年过去了,到了收成的时刻,结果狠狠掉了十个百分点。原以为这个大滑退会让独孤求败痛定思痛,在第二个学年好好计划谋策,把那不见掉的十个百分点追回来。孰知,独孤求败不是求败本色,一年来马照跑舞照跳。平日里不见他为出谋划策,只见他忙着风花雪夜夜夜笙歌。

昨天,第二年的成果揭晓了。这回,再来一个滑铁卢,足足掉了十二个百分点。而叫人佩服到五体投地的是,独孤求败脸不红心不跳地宣布几个取得百分之百收成的小单位成绩,却对整体的成绩只字不提。

独孤求败,求仁得仁,问你服未!

2013年3月17日星期日

开心的事


十一点半去到捐血地点,看到有点人潮,好事。

登记后,工作人员给了我一张号码:46。意思是说我是第四十六个。才半小时的时间,来捐血的已经有四十五个,说明现在的人对捐血不再抗拒且很积极。

十年前,我被判“不够格”捐血,因为钙质不够。好几次都被护士扎了手指头,结果血一滴在实验瓶里,沉下去后又飞快地飙上来,然后护士就“判我死刑”,让我鸣金收兵。医生说要增加血液里的钙质,可从饮食上着手,不必吃药。十年间,我努力吸取钙质。人家说苋菜钙质高,我就吃苋菜。人家说紫色番薯好,我就吃紫番薯。皇天不负有心人,四年前,我的钙质终于达标,又可以捐血了。有资格捐血,比中彩票还高兴。

捐血是好事。除了可以救人,其实对自己也有很多好处。捐出去的血,我们的身体在二十四小时内就会重新制造新的血液,有新陈代谢的作用,有益身体。一个星期左右,捐出去的血就会完全补充。捐出去的血送到血库后,医护人员会拿去化验,正是捐出的血液是健康的,可以给病人用才能派上用场。如果化验结果发现任何血液有问题,会第一时间通知捐血人,为捐血人提供医药措施以便尽早就医。任何一位捐血人都会获得政府的关照,可以获得当局的优惠医药保障。凡有疾病,如高血压、糖尿病、曾患肝炎、需要服药的人,都是不能捐血。所以说,捐血要趁早,趁你还有资格时赶快去捐。

能够捐血表示我很健康,还可以帮人,是开心的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在我还有资格捐血的当儿,我会继续捐血!

2013年3月16日星期六

黄蜂尾后针(二)欲加之罪

教务处:

B老师:“他说我不会管理课室?”
一副:“他真的这样说?”
B老师:“是。”
训育主任:“太过分了,他怎么可以这样说?”
B老师:“我提呈给他的名单,他也没有采取行动!”
一副:“你提呈了名单?”
B老师:“是啊!我一共提了六个名字,都是“惯犯”学生。可是他也没召见学生给予辅导。”

(经过教务处的N老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N老师:“A老师不是这样的人,他平时很勤劳工作的。”
一副:“是吗?”
N老师:“他工作最有效力,对学生也很用心。他不可能不管的!”
一副:“B老师,你确定你把名单交给他了吗?”
B老师:“..................”

PMR成绩公布后:

R老师:“真惨,我们的成绩退了很多。”
S老师:“就是。尤其是语文课。”
R老师:“退最多的是淡米尔文,第二是华文。”
S老师:“科目主任和科任都要做报告。”
R老师:“A老师,B老师说华文会退那么多是因为那些很差的学生都考华文。他们不应该报考。可是,不考,你又会骂人。”
A老师:“............................”


2013年3月15日星期五

黄蜂尾后针(一)

接近放学时间,电话线上:

A老师:“哈罗!”
B老师:“A, 你现在有空吗?”
A老师:“有事吗?”
B老师:“我现在在某某班。那个XXX又搞事,搅到我无法上课!你可以来一下吗?”
A老师:“他做了什么事?”
B老师:“他不肯坐好来,身体坐到歪一边。我叫他坐好来,他就骂我粗口!”
A老师:“他有干扰上课吗?”
B老师:“他不肯写作业!”
A老师:“一会儿我过来。”

放学后,教师办公室:

A老师:“呐,这是提呈表格,他犯了什么错你写清楚,明天我把他叫到辅导室谈谈。”
B老师:“这家伙很没礼貌,身子坐到歪歪,我叫他坐好来,他还骂我!”
A老师:“他有干扰你上课吗?”
B老师:“他对我大呼小叫。”
A老师:“他有干扰上课吗?”
B老师:“他说他不要考PMR华文!”
A老师:“他是不是干扰你上课?”
B老师:“这家伙的华文其实还可以。”
A老师:“你填好表格放在我桌上,我会见他。”

第二天早上,辅导室:

公式化的开场白后.......:

A老师:“可以告诉我昨天上课时发生什么事吗?”
X学生:“什么课?”
A老师:“华文课啊!”
X学生:“没事啊!哪有事?”
A老师:“没事?没事你的老师干嘛投诉你?”
X学生:“我怎知道?一进来就骂人。我都没做什么他就骂我!”
A老师:“老师讲课你在后面讲话?”
X学生:“又不是我讲话。我旁边那个讲话他就赖我。”
A老师:“你真没讲话?”
X学生:“没有。地上有垃圾他也骂我,说是我丢的。”
A老师:“他叫你坐好你为何不听?你为何坐到歪一边?”
X学生:“老师,我的桌子很矮,我的脚很长,不能伸到桌底下,我只好坐歪一边。”
A老师:“................, 那你应该跟老师解释,怎可对他无礼?”
X学生:“我讲他又不要听,还骂我!”
A老师:“你不打算考华文了。”
X学生:“他叫我不要考的。”
A老师:“那你要考吗?”
X学生:“我当然要考!”
A老师:“那以后好好上课,好吗?”
X学生:“我尽量啦!”.................

欲知后情,下回自有分解!





2013年3月13日星期三

扮猪吃老虎

时至今时今日,我总算明白什么叫“扮猪吃老虎”?

两年前,她是因为特殊的孩子转来我校的特殊教育班才申请调来这里。孩子坐着轮椅,行动不便。她每天一早就要送孩子来上学,抱上抱下的,我见犹怜。每天放学后,她的孩子会留在辅导室,直到父亲来带回家。

我和拍档看她为了孩子如此劳心劳力,除了佩服之外,在工作上也尽量给予方便。很多行政上技术性的工作都让我们一手包办,能不让她烦的都尽量不烦她。也许是因为有个特殊的孩子,她对学生的包容性很大。每天中午时分,门口会出现很多下午班的学生来和她预约。拍档认为那是好事,做辅导的,适当地发挥母性是学生的福气。我是冷血动物,对学生向来是爱在心里口不开,对于她的受欢迎也没意见。然而,发现来预约的学生似乎来来去去就那几个,有点不对劲。

半年过后,出现问题了。辅导室变成了问题学生逃课游荡的场所,学生借“辅导”之名逃避某些科任老师的课,惹火了有关老师,在每周例行汇报会时当众向她发难,兴师问罪。不巧的是,当时我和拍档都不在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过后,她也没提起,我们也以为事情解决了。孰知,他不但没有引以为鉴,反而变本加厉。滞留辅导室的学生有增无减,中午时分辅导室的门口简直变成商场,门庭若市。宽宏大量的拍档后知后觉,直到其他老师向她投诉后才发现事态严重。

为了挽回辅导组的声誉,我们进行了内部整顿。做梦也没想到,我们的好心让她当成恶意。从此以后,嘴巴不说,她却在行动表现出她的不满,不满身为组长的拍档干预她的工作。每天来到辅导室,来无影去无踪,只要我们两个还没下班,她就玩失踪。

上个星期,她办了一个活动,没有知会拍档。拍档向她要计划书,她说计划书老板已经批阅了。拍档问为何没有经她的手,她推说不知道该给谁过目,下午班的阿头?二副?还是....她说下午班的阿头说不用,老板批了就行了。

工作了逾二十年,不知道呈计划书的程序。拍档很大度且厚道,接受她的自圆其说。我是小人物,我很小气,不相信她的“无知”。也许,是我们的错,错在对她太好,错在踢她担待太多,最后却落了个“欺负人”的罪名!从今以后,对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人我不再仁慈,我不会做坏人不会害人,但是我不会再做好人。我再做好人,我就不是人,太对不起自己了!

2013年3月8日星期五

山雨欲来风满楼


昨天傍晚电视新闻中看到选举委员会主席在记者招待会上阐明:“如果政府因为沙巴的局势不稳定颁布紧急法令,宣布戒严,那选委会就会冻结沙巴州的选举.....”,让我想起老哥跟我说的一番话。

新年回乡遇到老哥,和他聊起大选的事。老哥语重心长地说:“迟迟不解散国会,有可能是想效法当年他老豆的做法,在局势不稳的当儿颁布紧急法令宣布戒严,在成立国家安全理事会接管政府,不举行大选,政权一样在握.....”。

现在看来好像有迹可循。沙巴事件发生的初期,我就纳闷为何派去镇暴的不是军队而是警察;为何忙进忙出的是内政部长不是国防部长?为何对着华社的诉求爱理不理,对付武装分子却一再强调谈判协商?和武装分子开打后,负面新闻如雪片般飞来,别说沙巴,连半岛都人人自危。

回想一下,武装分子事件好像是一齣事先策划的戏码,在适当的时候搬上“舞台”,演出好戏给大家看....政权不能旁落,在没有信心获得重新委托的节骨眼上,只好使诈。无毒不丈夫,兵还不厌诈呢!当年资讯不发达或许能够得逞。今天资讯发达,还能依样画葫芦?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想到这里,我没有勇气再往下想......

2013年3月7日星期四

妇女当自强


在资讯爆炸的年代,女人应该摒弃旧思维,跳出传统的框框,勇往直前,在国际舞台扮演积极的角色。

身为女人,确记以下几点:

不当三瓶:年轻时是花瓶,中年时是醋瓶,老年时是药瓶。

要做三忘女人:忘记年龄,忘记病痛,忘记恩怨。

做三养女人:有修养,有涵养,要保养。

做三丽女人:美丽,能力,魅力。

做三独女人:思想独立,能力独立。经济独立。

祝愿全世界的妇女,活得快乐,获得精彩!




2013年3月6日星期三

“老爷”保佑!


拍档请了两天病假,我一个人在辅导室孤军作战。一会儿见学生;一会儿去代课;一会儿见家长;一会儿见客.....

下课时分,检查了被我冷落了半个早上的手机,一个未接来电,两则短信。未接来电是拍档打来的。病假中还来电,肯定有事。查阅短信,也是她发来的。第一则:“今天下午有个会议,十所学校被选中参与一个活动,我们是其中一间。负责学校的老师发了短信召集会议,麻烦你代我出席。”第二则就是转发的短信。

看到这则短信,我长吁了一声。这个下午又报销了!没辙,拍档不在,舍我其谁?算了,去就去吧!

接着,代课时间又到了,我又风尘仆仆地赶去代课。一节过后,书记出现在门口,有事找我。她手上拿着开会的信,问我谁可以去开会。我告诉她,拍档已经交代过了,我会去。

她对我摇头撒手:“不不不,还有其他马来辅导老师?”

“干嘛?我都说我会去咯!”本姑奶奶一生中尽忠职守从不渎职。

“不行,心里阐明要派信奉伊兰教的辅导老师去。” 书记一面说,一面把信摊开给我看。

“那你叫下午班那个去吧!”我探头一看,果真如此。

哈哈,“老爷”保佑我,我拜“老爷”不信阿拉,不用去开会,下午可以去走山。哈哈哈.....



注:,潮州人把道教诸神称为“老爷”。

2013年3月3日星期日

潮艺灯汇闹元宵


元宵节对潮州人·来说,重要程度仅次于春节,在民间很受重视。在农村老百姓的心目中,如果没有闹过元宵,春节就似乎还没有结束。如今,随着时代变迁,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元宵节的部分民俗活动渐渐淡忘,甚至可以说是陌生。


古时候,元宵夜游花灯是潮州民俗活动的重头戏。游行队伍以一盏神气的龙头灯开场,随之而来的是各样各式的挂灯、屏灯,结尾则是一盏绚丽的凤凰灯,寓意着“龙头凤尾”“龙凤呈祥”。“游花灯的时候,一定要有潮州大锣鼓,队伍所到之处鼓乐喧天,到处都是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整个村子里都沸腾起来。”元宵节赏花灯,除了看热闹外,也是年轻男女结识联谊的好时机。在潮剧《荔镜记》中,陈三、五娘就是在游花灯时中一见钟情的,《春灯谜》中宇文彦和影娘也在元宵节订情,而乐昌公主与徐德言则在元宵夜破镜重圆。对于许多情窦初开的年轻人来说,元宵节看的不光是灯,更希望找到“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浪漫,因此,如今的元宵节还被称为中国“情人节”。


潮州方言里,“丁”和“灯”是同音,自古以来就有用“灯”来寓意“人丁”的做法。正月十五潮州 “吊喜灯”的传统,就和“灯”象征“人丁”有密切关系。每年到了正月十三的时候,家里渴望“添丁”的人家,就会带上供品、银锭香烛,提着灯笼到神庙里去,跪拜祈祷神明赐子。祷祝完毕后,求子的人家会用庙里的灯火点亮灯笼里的蜡烛,把灯笼悬挂在庙里。等到正月十五那天,这户人家会再到庙里来,把点亮的灯笼接引回家,挂在门口,说是“神送子给他们”,这叫做“兴灯”。

南来的潮州人,游花灯这回事似乎已经不流行了。只记得小时候,先母似乎很重视元宵佳节。每年的元宵节,家里必须杀鸡杀鸭,做潮州红桃粿,准备三牲等祭品祭拜家里大伯公,再到庙里去拜拜。
                               

 我寄居的地区属于潮州人聚居的地方。昨晚,地方上的法师公古庙第一次举办《潮艺灯汇闹元宵》庆典,安排了潮乐演奏、潮剧折子戏演唱、潮州小食和花灯制作比赛。吸引我的是潮乐演奏、潮曲演唱和摆卖的潮州小食。潮乐潮曲让我听出耳油,只可惜没有红桃粿,只有潮州菜粿,聊胜于无。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知。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 为感君王辗转思,遂教方士殷勤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 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