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5年8月24日星期一

衰到糜

由古至今,只重生男不重女是很多华人家庭的传统观念。这个观念几乎已经根深蒂固,直至二十一世纪的资讯发达的时代,因重男轻女的观念导致家庭的悲剧时有闻之。另一边厢,也有人感慨现在生女比生男好。而昨天和友人闲聊时,突然听到一个令人喷饭的新说法:生儿子,衰到糜!(潮语:极度倒霉的意思)

其实,华人社会的这个封建观念,大概得追朔到春秋时代。至圣先师孔大师的一句:为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让后世认定红颜祸水,女人就是家庭的包袱,是赔本货。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几千年来,女人一直活在男人的淫威之下,没有权利没有地位。即使在武则天当政的唐朝,女权也只在武则天专政的周朝抬头,武则天去世后唐朝复辟,女权也随之而逝。唐明皇专宠杨贵妃的时代,虽然出现“不重生男重生女”的现象,可是那也只是一时的风气。后来慈禧太后把持清末政权数十年,女权也未见抬头。改革开放后的新时代,女人继续斗争,可是社会地位依然不在自己手里。

进入了二十一世纪,不尊重女权的事件和案例时有听闻。在印度,女人需靠丰厚的嫁妆才能在婆家取得一点地位。因为嫁妆不多而被婆家处死的女人命如草芥。这个国家的女人,哪有人权?虽然,英女皇做了六十年的女皇,丹麦、荷兰这些西方国家都有女皇;德国、泰国、韩国都有女领导人,女权受欺压的新闻也从未间断过。

现在,即使有人感叹生男不如生女,女人的地位也未必就提升了。做出这种反思,充其量只是因为时代的趋势。现在的人,面对了养儿烦恼的窘境,不得不退而求其次,接受了女儿也是宝女儿才是宝的事实。现在的儿子娶了老婆忘了爹娘,这种情况是家家户户都面对的问题。自古以来婆媳关系都是一个斩不断理还乱的家庭问题。在婆家得不到家庭温暖的媳妇当然心系娘家,娶鸡随鸡的儿子只好跟着老婆回娘家当孝顺女婿,孝顺父母的任务交给了同样是回娘家找温暖的姐姐妹妹。

曾有老人家说过一句很悲哀的话:现在的人,如果能叫到儿子来载的话,通常都是上医院,要不就是送去养老院。上餐馆吃饭? 女儿比较自告奋勇。这话听起来确实悲哀,可是它是事实。记得有人说过,养女儿有燕窝吃;养儿子,只有福建面吃。很讽刺,对吗?

儿子孝不孝顺,关键很多。有人说家教很重要,就看父母从小怎样教育他。可是,也有人说好儿不如好媳妇。说穿了,还是家教问题。如果每个父母教儿育女用的都是双重标准,那后果就各自承当。你的女儿拉着别人的儿子来载你;人家的女儿一样拉着你的儿子走,因果循环,没有人不用为自己的行为负上责任。再说,谁又能担保女儿就一定孝顺?

生儿子,衰到糜?生女儿,超幸运?突然,脑海出现两张脸,两张外父相的脸。下次见到他们,我要告诉他们,你们啊!

2015年8月10日星期一

赢咗好走啦!

无独有偶,我喜欢的两位巨星唱将,都叫凤姐。

第一位生于宝岛的民国天后,三年前悄悄走了,不惊动任何人。第二位来自东方之珠的殿堂级歌手,刚刚与她相会于浓雾茫茫冷风飕飕的山顶。

我不是广东人,广东话也讲得二二六六。然,从小就喜欢听小凤姐唱广东歌。喜欢她那低沉的磁性嗓子,还有印象深刻的波拉点鱼尾裙、和当年22寸的小蜂腰。五十年如一日的瀑布型长发,像林子祥的小胡子一样,剪了不知是什么样子,哈哈哈....

66岁的小凤姐,明显的比以前丰满,都说年纪大了长点肉是好的,至少看不见皱纹。圆润的《一脸红霞》,更显格外雍容华贵。对着大马的美食,谁能免疫?小凤姐也坦白交代,吃了三天,带来的歌衫拉链都拉不上了。一出场,就把观众带入《风的季节》,让大家陪着她一起走过《慢慢前路》。为了赴会,大家《齐上小山岗》,陪小凤姐走过《每一步》。为了一偿夙愿,我也《誓要上刀山》。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亲耳听到她唱歌,还能听到她的笑声,和幽默的谈话。就在《流下眼泪前》,她终于出现在大家眼前。有位男观众赞她美,她也自“夸”自己越“大”越美。有一位更大胆向她示爱,让她四两拨千斤,幽默拒爱。今年适逢云顶娱乐世界五十周年纪念,小凤姐自我调侃地说,请她来是因为她配得上“五十”这个数字。
一番寒暄后,好歌不断。除了个人的经典名曲,英文歌、时下流行歌曲都难不倒她。最让人惊艳的是,不但用饶舌的方式唱了一连串自己的歌《徐想rap》,更rap了其他歌手的名曲。早期的小凤姐,出了很多唱片唱了很多华语歌曲,曾有“小白光”的美誉。《不了情》是她当年刚出道时常在夜总会驻唱的主打歌。当她唱着《情比雨丝》时,外面却传来倾盆大雨的巨响,让小凤姐惊叹:“有雨相伴演唱会是云顶的特色,其他地方都没有”。言意之下,似乎在告诉主办单位,是不是该改善剧场的隔音设备。

在介绍和感谢她的团队之后,小凤姐很体贴的提醒大家一句——“赢咗好走啦!”,让大家哄堂大笑。印象中,每个上山的公众人物都没忘记自己的社会责任。其实她说的一点也没错,赢钱不难,难的是在赢了之后适时离开。很多人就是因为想多赢一点而欲罢不能,最后输光收场。真的,希望大家谨记这句话——赢咗好走啦!

此凤姐和披凤姐一样,都不擅长跳舞。披凤姐跳舞像操兵,此凤姐更绝,跳舞其实只是轻轻摇摆身子,最大不了也是转圆圈而已。安哥时段,小凤姐让观众点歌,点什么唱什么,让全场的观众的情绪带到最高点。尤其是换上了她的经典战衣——波拉点鱼尾裙,更把大家带到八十年代,先了另一首名曲感激大家与她《风雨同路》,还应观众要求唱了一首《叉烧包》,让观众解解馋。《无奈》时光飞逝,《良夜不能留》,两个小时半的演唱会在一片《喜气洋洋》中画上美丽的句号。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