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09年6月10日星期三

梅花与我


曾经有人问我,先父为何让我以梅为名,我说大概他老人家希望我像梅花一样坚强吧!
其实这是我自己的猜测,因为我没来得及问,老人家就去做仙了。
我从小就喜欢梅花,不单是因为我的名字有它,而是它的傲霜气节让我折服。梅花是耐寒植物,愈冷愈开花。小时候,我一直希望能一亲芳泽,可是我国又哪来梅花呢?
直到2001年尾,我参加教总的研习班赴台研习时,终于让我得偿所愿。 记得当时是在仕林别墅的梅林看到梅花。仕林别墅是蒋介石夫妇的官邸,蒋夫人宋美龄爱,梅成性养之成林。第一眼看到,我的兴奋心情非笔墨所能形容。梅花,不但坚强,而且清雅,一股不占尘埃的纯洁傲立于寒风中。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先父对我的用心良苦。他的严厉、他的苛刻、他的不屑一顾,让我更加自立,更加发愤图强, 就像梅花一样, 越冷越开花。

谢谢老爸!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