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0年10月29日星期五

万恶人为首





古语曰:“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处在人欲横流的功利社会, 我觉得这句话应该改为“万恶人为首”。

每天,只要翻开报纸,或扭开收音机电视机,看到的听到的新闻,有大部分的事故是因为人为而造成的。今天,火山爆发和地震我们可以说是天灾,至于其他的灾难如战争、突发性的水灾、异常的暴风雪、山泥倾泻、高楼倒塌、土地下陷、反常的天气、恐怖的夺命车祸、抢劫、谋杀、掠夺、暴动、中毒......等等等等,有哪一样不是因为人类的贪婪和疏忽造成的。

人类表面上表现得很关注地球的变化,大国集团更是会议一个接一个地开,信誓旦旦地对全人类宣布他们要合作的决心。然而,这边厢会议还没结束;那边厢已经进行着伤害地球的活动。核武器既然危害人类,为什么还有国家光明正大的研发?躲起来偷偷研发的大概也不少吧!在先进的二十一世纪,为什么还有人以袭击为乐,每天你炸我我诈你?

在快餐盛行的现代,人没什么耐性,什么事都讲究快速,要最快达到目的,而且最好是不用努力就可以得到。什么方法最快?去偷去抢别人现有的不就是最快的方法?

所以,万恶人为首,一点也不夸张!

2010年10月24日星期日

潮音绕梁



周末家有喜事特地回去一趟,恰逢村里的上演了一场“潮乐潮曲”观摩会。

这场乡音飨宴,由沙白县韩江公会主办,参演的单位包括马来西亚音乐互助社、柔佛潮乐互助社和香港潮剧互助社。当晚睽违多时的戏台罕见地出现人潮,让我想起小时候每当酬神戏上演时的盛况。自从录影带到录影光碟盛行后,酬神戏几乎已经变成名副其实的酬神戏,演给神看。在台上演戏的多过在台下看戏的,年轻一辈大多看不懂更听不懂潮剧,来到戏台的目的是光顾戏台前的小食摊。

早在二十多年前,村里就有一群潮剧爱好者自己组成一个戏团,互相教授弹奏潮乐之余,也演起潮剧经典名剧,还曾经在神诞期间献艺。后来,因为青黄不接后继无人,戏团也散了,只剩下三几位团员还偶尔在村里的道堂弹奏自娱。

昨晚,当年团里的一生一旦也受邀再次登台献艺,再加上香港的潮剧名伶的表演,真是让人听出耳油。表演戏目包括大锣鼓演奏、潮乐演奏、潮曲演绎和潮剧折子戏——《芦林会》、《柴房等会》、《苏六娘》、《十八相送》和《回书》和,现场沉醉在一片潮声中。只可惜我的老爷手机无法把现场的盛况拍下来。

地方戏曲是文化的一部分,我总认为,听的懂看得懂地方戏曲是一种福气,它不但是文化熏陶,是一堂接一堂的语文课,还是一段又一段的历史温习,更是一种视听享受。我真有福啊!

2010年10月22日星期五

第9届国际书法大展——古都奈良




我的师傅的大作


我的同学晓菁的大作,照片就是她拍的

拙作《念奴娇》


部分参展作品


这幅如何? 喜欢吗?


第九届国际书法大展于2010年10月14日至19日在日本奈良举行。参展的作品分别来自日本、中国、台湾、香港、韩国、新加坡、澳门、马来西亚、法国、美国、意大利、澳洲等等.....这项盛会每两年举行一次,由各成员国轮替主办。由于不是假期,我无法参与其盛,只能下载朋友的照片,让大家欣赏欣赏!参展作品都是以入境方式装裱,展览过后都交由主办当局保管,一概不能索回。

2010年10月19日星期二

失而复得



上个星期二发现电邮户头被骇客入侵后,精通ICT的专才向我提供了一个管道,让我重新取得相关户头的使用权。

俗语曰:“解铃还需系铃人”, 要取回电邮户头,当然要找电邮户头的解救队伍(ID Help Team)。进入了相关网页,该单位向我提问了一连串有关当初注册时所填的资料,以鉴定我的身份。所提问的问题包括电邮地址、个人全名、昵称、出生日期、国家、地区、邮区号码、保安问题答案、替代电邮地址、IP地址、网络搜寻器、最后一次成功登入的日期和时间、电邮信箱内的文件夹名称、通信录名单、电邮的标题、聊天室的通信录、聊天室的昵称、预付卡号码、网上购物信用卡号码和资料、任何可以证明当事人身份的资料等等.....

这一连串的问题,看起来好像不难,可以填起来就很难。难的原因有二:一、这个电邮户头注册至今已近十年,十年前的甜的资料,谁又能记得一清二楚;二、当初填资料的时候很多资料都是虚构的。真实的资料尚且难记,更何况是虚构的?试问,又有多少个人会用真实的个人资料去注册一个电邮户头呢?为了取回原户头,只好凭记忆填写,填完后就呈报上去。

24小时后,解救队伍有了回应,说我所提供的资料尚不足以证明我的当事人身份,要我在提供一些更有利的证据,以验明正身。于是,我又不厌其烦、绞尽脑汁地把一些相关的资料呈报上去。就这样在每隔4小时的一来一回的沟通后,对方还是认为我提供的资料不足,帮不到我,还说没有建设性的资料他们不会回应。

经过了一番努力还看不到任何成功的迹象,我有点气馁,也有点懊恼。于是,我告诉对方,我决定放弃那个户头。不就一个电邮户头,被破坏就算了,我干嘛为它死那么多脑细胞,另外开一个不就得了。取回原户头又没什么利益可图,我又有什么理由要去冒认呢?只不过管理了这个户口近十年,难免有点感情。也许是我撂下的话起了作用,48小时后,对方又捎来讯息,说我的户头有取回的迹象,要我再回答一份问答卷。既然对方态度放软,我也乐意再次回答问答卷的提问。

昨天傍晚,对方通知我,可以更改我的登入密码,也就是说我可以取回原户头。皇天不负有心人,努力了一个礼拜,我的电邮原户头终于失而复得了。这一次的户头被入侵,让我上了宝贵的一课,也长了见识。谨此敬告各位,记得把个人资料储存起来,万一有一天如果跟我一样那么“幸运”的话至少可以应对自如。再者,每次读完电邮记得要要进行退出程序,免得让骇客有机可乘。切记切记!

2010年10月16日星期六

老师去考试




今天是全国教师参与教师与教育服务评估考试的日子,我顶着一个毒辣的大太阳,驱车回学校考试。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厌恶的考试,以前当学生的时期,迫不得已要参加大大小小的考试。一讲到考试我心里就发毛。当了老师在修完大学课程后,我庆幸自己从此脱离考试的梦魇,不用再为考试心跳一百。孰知,不知哪个天才想出来的“屎桥”,竟然要我们教育服务人员参加所谓的评估考试,考到“四等”成绩才能获得跳级加薪,。一个小时的考试,考的范围厚过电话簿,要读公务员条例、要清楚政府政策,还要深谙教学原理。我一看到书就叫救命,本来以为安分守己尽忠职守就好,加薪的事让给别人。可是政府规定必须考到“三等”成绩才能获得例常升级,害我死了很多脑细胞。

昨天政府宣布明年六月废除这项考试,我心里嘀咕着干嘛不取消今天的考试。坐在考场里,看着眼前的考题,全部都是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读来读去,好像每个答案都对。记得以前老师教我们,不回答的时候就选最长的答案,我不知道这招现在还管不管用,我还是很听老师的话,照用不误。看看腕表,才花了二十分钟我就把答案涂完,监考同道说考试开始后的半小时才可以离开考场,我只好瞪着墙上的时钟,希望分针快点走到“6”,让我可以早点逃离这可恶的现场。

说起考试,老师真的不如学生啊!

天气反常的九皇爷诞




每年的九皇爷诞,必定下足至少九天的雨,十多年来年年如是,唯独今年恰恰相反。我不是九皇爷的信徒,但是深信九皇大帝的威力。因此我以为每年的九月初一,九皇爷大驾光临时,必降甘露润泽民间, 是九皇爷法力无边,也是九皇爷的恩泽,惠及百姓。

今年,除了头三天下了几场雨之外,这个星期不但没下雨,而且天气酷热,即使是晚上也不见低温, 叫人们高喊受不了。

今天看到气象局的文告,才知道原来是西风作怪,导致天气气热无比。看来不关九皇爷的事,而是地球生病了,天气变化无常,人类的破坏行为所致。俗语曰:“自作孽,不可活。”这是无知的人类多年来种下的因,当然活该要承受今天的果。人类再不觉悟,迟早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2010年10月15日星期五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话说水鬼升城隍、于八月初走马上任后,日子过的真是快乐又逍遥。

俗语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水鬼深谙此理,上任的第一个星期,煞有其事地展现个人的领导风范,也没忘了把所谓的三把火点燃。第一把火,叮嘱身边的左右手和领军大将下达命令,万事以律法为依归, 以民为本;第二把火,正规的工作时间不能有任何玩乐性的活动;第三把火,警告百姓奉公守法,不要以身试法。

点燃了三把火后,水鬼总是把两句话挂在嘴巴上:“不要惹火我!”“这是我的最严厉警告!”水鬼上任后,原任的武判官和蛇蝎君马上使尽浑身解数,揶揄奉承、捧大脚拍马屁,每天还装成很勤劳的样子,在主子面前晃来晃去。

一般的水鬼只要忍受三年不找替死鬼就可以升任城隍,这个水鬼因为定力不足,兜兜转转了十多年的后三年才修成正果。多来年的潜伏期,让他和外界脱节,肚子里又没有两点墨,脑袋一片空白。每天只是行行走走,无所事事。对下属和百姓的告诫变成了口号,只是偶尔喊一下而已,完全没有付诸行动。对于前人的计划和努力,开始时水鬼虽口口声声扬言将延续前任的工作,然而言谈之间有意无意的却对前任的工作有贬无褒,而文判官与武判官、牛头马面等就跟着敲边鼓,极尽逢迎本事,践踏前任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良好工作风气。这群牛鬼蛇神之前在前任的淫威之下不敢作怪,好不容易捱到今天人事变迁,还不出动作怪,作威作福。水鬼每到之处,牛鬼蛇神必定侍候左右。

平常没事做,水鬼就到处觅食。他不满意自家的膳食水平,所以每天都往外跑。一个人到外面找吃,没什麽意思。于是,武判官蛇蝎君理所当然要陪同并充当车夫,载出载进。俗语曰:“物以类聚”,三个臭皮匠,一拍即合,从此一天三餐,务必三人行,俨如三胞胎,有影皆仨。

在主子的撑腰下,往日不见踪影的牛鬼蛇神横行无阻气焰逼人,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2010年10月13日星期三

骇客入侵,如临大敌啊!



今天早上,因为考试的关系,考生忙着应考,没考的则放假,我难得清闲地在辅导室上网。

一接上网络,我便登入我的信箱。可是,试了几次都无法登入,说我的电址和密码不对。我以为是网路忙碌所致,于是便尝试登录另一个电邮信箱,这次成功登入。信箱里有一封未读的信件,点击后发现,邮件发自我那个无法登入的电邮户口。我心里正纳闷,我什么时候发送电邮给自己?邮件抬头注明:发信人户口和收信人户口都是那个不能登入的信箱户口,电邮却送到我另一个电邮信箱,真是奇哉怪哉!更诡异的是,信件的内容是一封求救信,说我人在西班牙的马德里迷了路,遗失了钱包和值钱的东西。虽然已经向当地的领事馆投保但无济于事,目前急需欧元2250交付酒店房租和回家的费用,希望收到信件的朋友可以慷慨解囊,以后必当原银奉还。可笑的是,心中并没说明汇款的方式,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读完了这封莫名其妙的电邮,我还不以为然,直到接到一位拿督级朋友的秘书来电询问我的近况,我才察觉事情的严重性。原来这就是所谓的骇客入侵的实例,后来我咨询了有关ICT的专业人士后才证实我的电邮户口已经遭受骑劫。为了避免朋友们上当受骗,我马上通过另个信箱通知他们。专业人士也提醒我,必须通知和这个电邮信箱有链接的银行户口的银行,以免银行户口遭殃。后来她又教我通过网络联系有关电邮户口公司的拯救中心,希望能拯救我的户口。

就这样,我忙了一个晚上。一会儿联络银行的24小时服务;一会儿又上网联系拯救中心。唉,骇客入侵,如临大敌啊!

2010年10月11日星期一

一“补”未平,一“补”又起




九月底,丹州加腊士州议员因病逝世,为我国带来308过后的第12场补选。议席悬空的消息一传开来,马上触动朝野政党的神经,开始张牙舞爪摩拳擦掌,蠢蠢欲动。此役无论是在朝或在野,都不敢掉以轻心,彼此都务必卯足全力倾巢而出,为补选做好准备,以期获得最后的胜利。

一有补选,最忙的莫过于选举委员会的官员,开会、订提名日期投票日期、准备提名日和投票日所需,可谓忙得不可开交。正当选委会议决定下日期后,大家还在猜测朝野政党会派哪员大将出征守土,那边厢竟然又传来沙巴州巴都沙比区的国会议员又因车祸逝世,让我国迎来第13场补选。

一“补”未平,一“补”又起,看来这回大家又有得忙啦!

2010年10月10日星期日

渔民的悲歌




涉及渔船和轮船相撞事件的渔船,来自老家不远的另一个渔村——乌暹。随着最后3名罹难者的尸体寻获后,船上遇难的六人都已证实罹难,让家属伤透了心哭断了肠。

渔民,靠天吃饭,平日除了要看老天爷脸色,还要预防有牌无牌强盗的抢掠,还有无良政策的剥屑。长久以来,雪州西海岸一带的几条渔村的渔民,都是以命去拼搏。我在渔村长大,家里虽无渔民,但常听家人说起渔民的遭遇。几十年来,渔民都对面对两大隐忧:在境内作业,面对水警取缔,轻者罚款重则取消捕鱼执照;在岸外作业,邻国强盗抢劫勒索,轻则渔船财物尽失,重则丢了性命。渔民出海作业,身上长要带着三五千块,以防万一。万一遇到邻国海盗或有牌强盗,可以破财消灾。

近年来,政府不时实施不利渔民政策,一会儿规定网尾尺寸、一会儿规定应用指定储鱼箱、一会儿提高燃油价格、一会儿取消渔民津贴,让渔业雪上加霜。政府动作频频,不禁让人怀疑国家到底爱民还是害民?当渔民的生命受到威胁时,我们的水警却不知所终。俗语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蕃薯!”如今又发生撞船事件,夺去了6条生命,断了天伦之乐。渔民的悲歌,到底要唱到什么时候?政府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好好照顾渔民的安全?天晓得?

双十节







十月十日,本来也和其他日子一样,没什么特别。有人在这一天出世;有人在这一天逝世。

可是,自从当年中国一群爱国志士搞了一场革命——“辛亥双十”,把满清皇朝推翻后,十月十日就不再是一个平凡的日子。后来,它变成台湾的国庆日。每年这一天,宝岛全民举国欢腾,庆祝建国之余,也悼念建国的民族英雄。而海岸另一边,为了表示和对岸划清界限,原本该庆祝国庆的日子,变成了剑拔弩张。理由很简单,老毛的锋芒早就盖过了孙医生。

本来只在两岸热闹的日子,如今也热闹到马来半岛。时代进步,生活安定后,商界为了招徕生意,把十月十日捧为“良辰吉日”,寓意十全十美、圆圆满满。华人就是喜欢听取这种甜言蜜语,相互响应之下,双十节变成了大吉大利的一个日子,每年这一天肯定掀起结婚热潮。

去年,华社政党选了这一天召开特大,炒了龙头老大鱿鱼。今年,该党又选择这一天召开常年大会,似有“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的意味。另一的政党又依样画葫芦,也选中这个日子,打算把一方老大给砍了,让这个不平凡的日子,更增添诡异。双十节,已经变成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日子,让人心惶惶。

生日也好、去世也罢;国庆也行、党争亦可。是开心、是悲伤、是圆满、是离散;或天意,或是人为的。

双十节,好热闹啊!!

2010年10月6日星期三

老师是古董?


天一阁博物馆外观
天一阁侧景



天一阁的藏书楼

书法班学生来上课,当老师的难免要向他们“炫耀”一下,跟他们分享自己的喜悦。我边把收藏证书和特辑拿给他们看,便告诉他们老师的“威水史”:

“我的作品被中国宁波市天一阁博物馆收藏。”

“老师,什么馆?”其中一位学生问道。

“博物馆。天一阁博物馆,在中国浙江省宁波市。”这个很重要,一定要清楚的报告一下。

“老师,博物馆不是收藏古董的吗?怎么会收藏老师的字?”孺子可教也!知道博物馆是收藏古董的地方,尤其是古人的遗物。只是搞不懂他老师还活着,怎么作品就让博物馆收藏了呢?老师不小心变成古董啦!哈哈哈哈,童言无忌。

“博物馆除了收藏古物,也会收藏一些当代艺术作品。天一阁博物馆是以藏书文化为特色,融社会历史、艺术于一体的综合性博物馆。如果遇到好的艺术品或文献,他们都会加以吸纳收藏,充实馆内的珍藏。”老师就是老师,三句话不离本行,还滔滔不绝,务必要让学生明白之余,也没忘了抬举自己一下。哈哈哈......

2010年10月4日星期一

为华总出一份棉力



华社龙头老大——华总为了筹募建会所基金,将于年底举办“全国美术精品义展”,拍卖65幅美术精品。

我有幸为华总出一份棉力,捐了一幅大中堂《正气歌》给主办当局,所得款项悉数捐给华总,充作建会所基金。有兴趣或没兴趣的,到时都可莅临捧场,为华总加油!

额外收获





第五届中国马来西亚书法交流展于五月下旬在中国宁波市举行,我的作品有幸参与展出,人则无缘到场同襄盛举。展出期间,我国的六幅参展作品获得宁波市天一阁博物馆青睐,有意收集并珍藏于该馆中。马来西亚书艺协会会长受托与回国后各有关作品的主人商洽,以征求当事人的同意,把作品赠送给该馆。

当会长来电通知我的作品也是其中的一幅,不禁让我喜忧参半。喜的是钻研书法只为了兴趣,从没想过会有什么作为,竟然有书法单位会青睐而有意收藏;忧的是送出后以后要看到自己的作品就得远赴宁波。这幅作品当初是送到宁波去装裱,自己还没看过成品。

昨天,从会长手中接过由天一阁博物院寄来的证书和专辑,才真正感觉受肯定的喜悦。没想到多年来的努力竟获如此待遇,纯属额外收获。

2010年10月3日星期日

《狄仁杰之通天帝国》











《狄仁杰之通天帝国》是香港怪导徐克的新作,片中的两位女主角,刘嘉玲饰演的武则天以及李冰冰饰演的上官静儿,将一文一武地与饰演“唐朝第一神探”狄仁杰的刘德华“斗心也斗狠”。故事一开始狄仁杰就在坐牢。而影片讲的实际是狄仁杰坐牢8年后的一个故事。朝廷发生一桩惊天怪案,无人能破,武则天只好再次起用狄仁杰。狄仁杰经历万难,终于破案,最后当上了宰相。”

诚如男主角刘德华所说,徐克拍的是电影,不是历史,如果以探索历史的目的去看这部影片,只会自讨没趣。徐导出了名不按牌理,看电影的心态才能让你满意的离开戏院。

在电影中,刘德华扮演的狄仁杰使用的力破千军之亢龙锏,给人极深刻的印象。刘嘉玲的武则天扮相前所未有,尤其是那两撇方形朝天的眉毛,流露出女皇帝的霸气。李冰冰的上官静儿的中性扮相美让我想起林青霞的东方不败,那是徐导的招牌。邓超扮演的白发武者裴东来很赞,也成就了其个人演绎生涯的一个经典银幕形象,这个“白化”造型颇为惹眼的角色。梁家辉近几年来在电影里总是扮演绿叶角色,但却也关键,举足轻重的戏份不失其影帝的身份,就像《神话》里的角色一样。

让人惊讶的是今晚的戏院里竟然出现出奇的满座,这是好多年来都不见的现象。不知这是我睽违电影院太久的孤陋寡闻,还是徐导威力无法挡的效应?坦白说,会捧《狄》的场,是因为徐克和刘嘉玲。朋友总是调侃说刘嘉玲是我的偶像,也许是吧!徐克的电影当中最爱的是《黄飞鸿系列》;至于刘嘉玲,说欣赏她的演技,不如说是欣赏她的自我的风格,和一把磁性的声音。这回看到平面媒体恶评她的女皇扮相,当然要一睹为快,看刘美女难得一丑的一面。

如果周末没事做又无处可去的话,这部电影可以考虑一下。真的。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知。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 为感君王辗转思,遂教方士殷勤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 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