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7年7月20日星期四

我们法庭见?

任公职执教鞭二十多年,今天是我一次踏足国家最高领导机构,也算是历史性的一天。而更·特别的是去的不是教育部,而是首相署。为了今天的“约会”,我一夜乍睡乍醒,深怕睡过了头误了和校长约好的时间。

今天这档事,若要细说从头,那还真是一匹布那么长。简单地说,一位父亲,为了儿子的前程,一而再再而三地杠上校方、县教育局、州教育局、教育部,最后不惜踩上首相署公共投诉局去投诉。今早。我和校长起早摸黑就为了赶去赴约。要进入首相署,我们必须先到方可登记处去登记,手上的包包要扫描,身份证要上缴,领取了访客证后才能进去。这是一个新体验,还真要感谢这位爸爸,否则我没机会踩上国家重地。

两年前,儿子上中四,因为中三校内评估考试考得不理想,数理科不及格,被校方编入商科第三班。中四年尾,这位父亲上门要求要让儿子报考配套以外的高级数学和资讯工艺科,还要求让儿子换到商科第一班。不光加科和换班,还要求进入了商科第一班后,不考哪一班的副选科。这种“精挑细选”的无理要求,被校方驳回,理由是这位学生的成绩不符合第一班的要求,再者第一班人数爆满,还有很多更有资格的学生还等着填补空缺。

这位父亲非常不满意校方的决定,就到县教育局去投诉。县教育局官员到校了解情况并从中斡旋。基于教育局也认同校方的决定维持原判。这位父亲非常不满意县教育局的决定,接二连三地闯入校园会见儿子的老师,还叫儿子把教师们在课室里的一举一动一一记录在案,让教师们备受骚扰。基于教职员与师生们的安全,校长在教育局的劝告下到附近的警局去备案。

孰知这一举动激怒了这位家长,他越过了州教育局直接把案件告到教育部。教育部向来最重视家长投诉。举凡家长有投诉必定采取行动还投诉人一个交代。一场听证会,在教育部官员的主持下,针对这项投诉聆听校方与家长的陈述,以便寻求一个双赢的解决方案。听证会的结果,该学生获准报考额外的高级数学科,校长会委派一位资深的高级数学老师特别指导他,并允许他在半年考试和预考试考这一科。唯一不如其愿的是保留在原班不得换班。

原本以为听证会后,事情将告一段落。孰知,在儿子已经毕了业上了大专,他还“意犹未尽”,竟然告到首相署公共投诉局,才有今早的听证会。出席听证会的官员阵容差点没把我这小角色吓死,除了投诉局的副局长和官员,教育部的官员、心理与辅导总监,州教育局的官员都到齐了。这位家长为儿子“出头”的意志力让我“佩服”,让我想起《秋菊打官司》。只是,秋菊是以理力争,为了替丈夫讨一个公道,一级一级地告到北京去。这位家长,表面上是为了儿子,实际上为了自己的面子放不起而迁怒于校长,坚持自己的一套自以为是的说辞,大言不惭地要教育部把校长调走,也是一级一级地投诉到首相署去。电影的结果,秋菊最后京告得值,为丈夫出了一口气。这位家长没有秋菊厉害,歪理就是歪理,歪理不会越辩越明,只会自曝奇丑。听证会的最后,负责处理这项投诉的投诉局副局长也认为校长处理得当无懈可击,没有什么可争议的。

然,投诉人的脸色告诉我:“我不会就此罢休!” 我想,如果还要再闹下去的话,那接下来他要说会不会是这一句:“我们法庭见!”

会吗?天晓得,拭目以待呗!




2017年7月2日星期日

梦回红楼

俗语曰:“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一连三个周末,听了三位红学家畅谈《红楼梦》,我觉得胜过自己读了快三十年的《红楼梦》。尤其是昨天那一堂“馆藏《红楼梦》资料与红学研究。”

由马大中文系、中文系毕业生协会联办的《红楼梦》课程一共三堂课,分别在17-6-17、24-6-17和1-7-17在马大文学院举行。第一、三堂课免费,只收第二堂课的费用。而唯一收费的第二堂偏偏参与人数最多,因为大家都冲享誉海内外的台湾大文豪白先勇先生而来。

第一堂课那天,老天不作美,大雨倾盆。本来想翘课,毕竟这堂课免费。人就是这样,免费的东西没人珍惜,免费的课上不上无所谓。当天是开斋节特定补课日,出席率四成,因为缴了费,学生都去补习了。后来,理智战胜情感,冒雨上路。马大门槛高,我高攀不起,只是偶尔去当旁听生。久久去一次,每次都迷路。那天有位智带路,可是我这路痴却自以为是,位智也被我搞到团团转,幸好我没带它去荷兰,只是它害我迟到了。

第二堂课当天,主办方临时多加一堂课,也是免费的。我早早出门,不是为了上免费课,而是为了白先生的课不想迟到。说也奇怪,当天我竟然不路痴了,位智顺顺利利地带我到目的地。可是,白先生却迟到了,因为他的旅行社搞错了航班时间,前一天他去到机场的时候飞机已经飞走了,只好改搭翌日一早的班级,否则这堂课该取消了吧!迟到好过没到,为了听君一席话,大家都愿意等。果然,白先生风尘仆仆地,一下飞机就直奔马大文学院,演讲的时间虽然比预定的短,可是却让在场的红学迷听出耳油。白先勇把《红楼梦》誉为四大名著之首,更是天下第一书。白先生认为《红楼梦》是大学生必读的经典,不管你是念什么科系。任何科系只是教会你专业知识,但是唯有文学是教你做人。大学教育就是人的教育,不管你学什么科学,最终的目的就是要为人服务。要为人服务,就必须先了解人、了解人性。而《红楼梦》就是让你了解人性的文学著作。而白先生解说的《红楼梦》的各种版本是让我觉得获益最多的一个重点。刚开始读《红楼梦》时,我选择从评论入门,希望能先通过名家的解说,让自己能快进入《红楼梦》的世界。可是有一点是我百读也搞不明白的就是《红楼梦》的版本问题,而白先生的解说终于解除了我的疑惑。
昨天是第三堂课,主讲人是我国的红学家,前交通部长丹斯里陈广才。我想,很多人只知道他的政治身份,很少人知道他是文人雅士,热爱《红楼梦》且收藏了大量的红学书籍,从不同版本的文本、评论和相关书籍等,种类逾百而数量更是惊人,多大六千多本。而最难得的是他决定把全部红学藏书裸捐给马大中文系,在马大文学院的图书馆成立了《红楼梦》资料中心,并将促成马大中文系的红学研究中心。在他的努力下,马来文版的《红楼梦》将于九月面世,这将是马华文学交流的一大重要桥梁和管道。由于空间有限,参加开幕礼的来宾必须分批参观资料中心。而所谓手抄本《红楼梦》,我总算见识了。整百回的《红楼梦》用毛笔抄写,再拿到菜市去买,你能想象吗?反正,我是惊呆了,如丹斯里所说的,惊艳!后来再听丹斯里侃侃而谈《程甲本》、《程乙本》、《脂砚斋》、《甲戌本》、《庚辰本》,胡适的《红楼梦论证》、冯其庸的《红楼梦辩》...... 顿时茅塞顿开。

大学生必读《红楼梦》,我决定赞成。不单单大学生,我觉得每个人都该读《红楼梦》,它是一部百科全书,集儒释道、衣食住行、诗词歌赋、人性、亲情、爱情、友情、戏剧、文学、文化、哲学、小说于一身。文本难懂?可以从评论开始,或者先看看大陆版的《红楼梦》连续剧(个人推荐九十年代拍的那一出,陈晓旭主演),双管齐下,肯定有一个方法能把你带入们。

真希望中文系尽快开设《红楼梦》课程,更希望可以让外人参与,让更多中文系学生选修,让我这个旁听生在业余时间可以继续畅游大观园,让我午夜梦回能再见红楼,一定会很过瘾,我想!

2017年6月28日星期三

彩云之南古城行~云南经典在石林

游云南,准确地说游昆明不去石林,等于入宝山而空收回。计划云南行的初期,旅行社发来的行程里少了石林一站,交涉过后石林得以安排在内,让云南之行更臻完善。真的,到了石林,感觉云南之行可以画上完美的句号。
我们常在电视上、尤其是云南旅游的纪录片上、或宣传册子上看到石林的图片。石林几乎是云南的地标,每次看到的都是写上“石林”二字的那个经典画面,让人觉得那就是石林的全貌,孰知那只是管中窥豹。
抵达石林入口处的时候,只见人头攒动。云南行一路走来已经进入第八天,也是最后一站。这一站却是旅客最多的一站,多得有点水泄不通。然,根据全陪所述,这不算多。的确,比起平时在电视上看到的五一和十一长假的情景,这不算什么。只因前面七天所到之处都是稀稀落落,我们得以悠哉闲哉地畅游,才会有点不习惯。
石林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经过亿万年地质变化形成,让人不感叹造物者的伟大。石林俗称彝族传说中的阿诗玛的故乡,景区内只要有大石林、小石林、乃古石林、芝云间、长湖、大叠水等景区,总面积约四十多万亩。若要好好的游览,我看走一天走断了两条腿也走不完。

走马看花,走走看看,竟也花了三个多小时。离开景区时已经是晌午,难怪大伙儿都饿了。吃了一顿丰盛的彝族餐,我们奔赴昆明机场,搭上回国的航班,结束了八天七夜的彩云之南古城行。

2017年6月24日星期六

彩云之南古城行~大理地标崇圣寺

崇圣寺三塔,大理白族自治区的地标,后有苍山前有洱海,堪数依山傍水的风水宝地。
崇圣寺是南诏、大理国的皇家寺院,三塔矗立于崇圣寺大门前,寺东为千寻塔,即大塔,南、北为小塔,排列成三角形。千寻塔高58米,为16层方形密檐式砖塔,塔内空心,置有似“井”字交叉木骨架,可以攀登塔顶。塔身下部为石砌台基,高1.1米,上层台基为砖砌须弥座,高1.9米。主塔台基照壁上嵌有明代万历年间黔国公沐英之孙沐世阶所书的“永镇山川”四字。
崇圣寺建于南诏丰佑年间,内有11400尊佛像、三阁、七楼、九殿及百厦·,被称为“佛都”,入寺大门牌楼上的“佛都”二字出自中国大书家沈鹏之手。而大雄宝殿的匾额则是赵朴初所书。崇圣寺有多大,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从大门口我们是乘坐景区内环保车进去的,若是走进去,要走最少半小时。烈日当空,有车坐当然最好。

2017年6月23日星期五

彩云之南古城行~大海小海不是海

第一次去北京,发现北京很多湖泊都以海命名。例如什刹海、后海、北海、福海....其实都是湖。当时并不太在意,后来去到九寨沟,发现那里的湖泊也叫海,如五花海、天鹅海、熊猫海、芦苇海、镜海、犀牛海,火花海..... 问导游,答得很简单,地方语言的关系。

这回去到云南,发现这里的湖泊也都叫海,拉市海、納泊海、洱海....上网一查(以前没有网络,查找资料不方便),才发现这是沿袭元代的叫法,蒙古人以“海”的称呼表示对水的珍惜。当年逐鹿中原建立元朝的蒙古族曾生活在水源稀缺的蒙古高原,为了表示对新建的元大都城内水源的珍视,便用一片汪洋的“海”来称呼并非一片汪洋的水域。

云南是少数民族众多的省份,香格里拉一代以藏民居多,藏民几乎没有机会看到海,由于宗教信仰对海的向往,于是把较大的湖叫做海。这趟路程中我们一共看到三个湖泊,拉市海、納泊海和洱海。

拉市海是云南丽江拉市海高原湿地省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部分,位于丽江市西面的拉市坝中部,就在我们去虎跳峡的半路。

纳帕海比较特别,它是香格里拉县的一个季节性高原湖泊,海拔三千多米,周围三面环山。说它特别是因为夏季是积雪融化时它就变成湖泊;秋冬季湖泊退化则形成依拉草原,也就是我们遛马的那个草原。记得那天我们看到的是納泊海一边是草原,一边是湖泊,坐车慢行一圈都要二十分钟。

洱海,因形似耳朵而得名,与苍山相依而立。洱海面积很大,登上豪华轮船游一趟要三个半小时。半途我们登上洱海的小岛感受到民的独特的生活。其实,哪有看到岛民,游客人头攒动。船上特别安排了白族文化表演,还有出名的三道茶招待游客。

在这里,不管大海还是小海,都不是海。这也算是云南的另一道风景线。

2017年6月18日星期日

彩云之南古城行~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云南行的重要景点,我个人是坚持的。就如藏语所解:“心中的日月”,果然如我心中所想,好美的草原,好大的草原。

从丽江到香格里拉,我们先到虎跳峡。虎跳峡以“险”出名,位处长江第一湾,湾口有一巨石阻碍了激流而下的大水,造成水势汹涌声闻数里,是世界上最深的峡谷之一,场面壮观。要见识虎跳峡的壮观,必须练好脚力,因为江面和山岭相差近三千米,谷坡陡峭,走下去有点危险,走上来更是吃力。脚力不好的,只好望江兴叹。现场有很多轿夫向旅客招徕生意可是无人问津。坦白说,这么陡峭的梯级,为省脚力雇用轿夫只会把个人安全放在更危险的状况,还不如用自己的脚慢慢走。
而香格里拉最吸引人的是它的大草原,我向往的地方。无边无际的依拉草原,一眼望不到尽头,四处奔跑的牛羊马匹,更是叫人羡慕。我们不会骑马,只能骑着马由马夫牵着,在草原上遛马。香格里拉是高原,和西藏一样,很接近云层,紫外线也强。走到草原中央,马夫让我们下马拍照逛逛,还叮嘱我们不要走在马的后面,以免马儿受惊,以后腿伤人。向来知道马会用后腿踢人,却不知道原来马警惕性很强,一感觉到后面有人(任何事物)就会用后腿自卫。
骑着马在草原上遛了近一个小时后,师父载着我们沿着纳帕海绕了一圈。这是一个季节性高原湖泊,海拔三千多米,三面环山,夏天是积雪融化形成湖泊,秋冬季湖泊退化形成依拉草原。香格里拉和西藏一样,湖泊都称为海,而湖泊的面积超大,不知道的话真的以为是海。

云南之旅,因为香格里来而变得更完美,更让人流连忘返。

2017年6月17日星期六

彩云之南古城行~大理古城

说起大理,我只知道金庸武侠小说《天龙八部》里大理和段氏王朝。去到大理古城,虽然找不到段誉,但是却发现金庸所叙的段氏王朝确实确有其事。
从沙溪古城驱车到大理,一路途径喜洲再游洱海,抵达古城时已经是黄昏时刻。旅行社为了让我们更方便的游览古城,安排我们入住古城内的一家书院。凡事两极化,想要方便却又忽略了交通问题。负责安排行程的人和安排住宿的人缺乏沟通,本来安排的17人座车换成31人中巴,去到古城进不了,我们只好步行进古城。全陪心感有愧,电联书院的员工安排车来帮我们拉行李,自己带着我们穿街过巷的,也不知走了多远,只知道走到大粒汗小粒汗,才到达书院。俗语说:“一好没有二好。” 走了那么远的路虽有点累有所不满,可是晚饭上逛古城的方便,让我们也甘之若贻。人生不就是这样吗?不计较不要求,日子开心更多。
比起沙溪古镇,大理古城的商业街热闹无比。旅途中最悠哉闲哉的莫过于在商业街的无目的游荡。行程没有硬性规定的购物点,我们可以在夜市不受拘束的走马看花随意购物。大理古城是白族人的地方,在这里看到的都是白族的文化和风俗。
走到累了,买了点下酒的小吃,书院的天井有我们闲聊的空间。只是,恰逢中国高考,有几个学生寄宿在书院。书院叮嘱我们,一切自便唯不可高声免得干扰学子温书。
来到大理,一定要吃过桥米线,否则就是入宝山而空手回。一个面盆式的大碗,装着滚烫的汤。一个拼盘,有各种佐料,菜、肉、葱等,一股脑儿倒进汤里,搅一搅,就可以大快朵颐。原先看到盆般大的碗,我们都怕吃不完。两人共吃一碗,再加一份米线,刚刚好。我最怕浪费食物,看到食物吃不完,有罪恶感。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知。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 为感君王辗转思,遂教方士殷勤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 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