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4年10月17日星期五

老天的警告

一大清早,三个人就被叫到老板娘的办公室,针对前一天错漏百出的活动与老板娘和二副进行剖析与检讨。

前一天是中三校本评估考试的第三天,下课后的第二张考卷是回教教育,大部分没有报考的华裔生必须呆在校园内到中午。为了填补这段空档,早在我刚报到的初期就被告知由大宝贝负责策划与主导,而阿头则从旁协助。早听说大宝贝的办事能力有限,可见他时常呆坐在电脑前忙着他的计划书,阿头也似摸似样地提供意见,我也因为有其他工作要忙,没有太多的参与。我也曾问大宝贝是否需要帮忙,可他说不用。我以为大概工作也渐上轨道,就不再多问。

孰知前天早上,我才发现我还有代课,可是大宝贝却安排我负责支持其中一场工作坊。我找不到大宝贝,跑去找负责编代课的科系主任,科系主任说他们不知道谁负责主持活动,大宝贝没有把名单交给他们。再看清楚,被安排负责的老师几乎都有代课,包括和我同组的的另一位男同事。我心里大叫不妙,跑到集会地点去看,现场早就已经乱成一锅粥。看不到任何一位中三的级任老师,只有大宝贝站在舞台上,拉高嗓子叫学生安静,可又有谁会理他?我跑过去叫他用扩音器,他说不用。我的天,你以为你有千里传音的特异功能吗?近三百个学生的声音是你一个人压得下的吗?我还分不清新环境的东西南北,更遑论扩音系统的作业程序,只好站在台下干着急,阿头也不知去向。

这时,老板娘已经闻声而至,我知道纸是保不住火的,只好打“小报告”。这时,纪律主任也到了,拿着钥匙开启了扩音系统,总算控制了场面。听了报告后,学生跟着指示分批到指定地点去参与活动,我也松了一口气。然,刚才的混乱场面已经种下祸根。

老板娘对当天的乱局大表不满,矛头直指阿头的监管不当,连带我也成了池鱼之殃。大宝贝从头到尾都低着头,接受老板娘的批评。阿头一直认为自己已经做了很多,帮忙联络相关私立学院,监督大宝贝写计划书。这些之前她也跟我说了,我总认为她做的这些都是本分也只是小事,不足挂齿。没想到她竟然在老板娘面前也搬出来当挡箭牌,注定没运行。果不其然,老板娘批评她该做的不止这些,明知大宝贝办事能力有限就该好好为他把关,而不是说说而已,把阿头的脸说得黑了一层。其实我也很纳闷,错漏百出的计划书老板娘和二副怎么会先后批阅了呢?

这些年一直“独占鳌头”的阿头,出了名不做事,只喜欢往外跑。之前身边一直有人替她负责内部的工作,加上老树盘根,文书工作一概不做也没有人奈何得了她。现在来了一个办事不力的让她要背黑锅的,大吃不消。老天有眼啊!如我所预测,从办公室出来她满脸委屈地又老调重弹——提早退休。这句话打从我报到的那天开始已经成为了她的口头禅。我莞尔一笑,要走就走呗!别总是挂在嘴上。

回到辅导室,她还在为自己的遭罪愤愤不平,平日忙进忙出却还要为大宝贝的无能被上头责难,太划不来了......她叽叽咕咕的唠叨个没完,好像心里有天大的委屈。你说东西从上掉下来,先扎到哪个部分?她没想到我有此一问,愣住了。头,对吗?我们的头有感觉,感觉到了有东西要扎下来就会闪开,那是自然反应。你是组长,出了纰漏你哪能脱得了干系?照理身为阿头,知道底下的人办事不力就该早早做出补救。否则,当然扎你啦。哎,很好的比喻吔!那当然,我指桑骂槐你知道吗?若不是你监督不力哪有今日?我才是池鱼,无辜遭殃。我早知道大宝贝的办事能力不及到这种程度,我早就出手了。若你不是碍于你是阿头我是新人,我不用跟着你一起遭罪。身为阿头,开口闭口不分你我分工合作,可是一分工就叫人不
要分得那么清楚,说自己已经做了很多联系工作,又说自己眼力不好不能对着电脑。

今天一早她又中招。之前有老师教了一份调查问卷给她可是她没有行动。人家一告就告到老板娘那边去,让她又被问话,脸色黑过锅底。我相信报应,这大概就是老天给她的警告,再不好好当差,小心最后的两年啊!

2014年10月10日星期五

暗箭难防

当她把全部档案和软件一股脑儿都丢给我的那一刻,我的确有点短路。脑袋一片空白不知所措,心里更是五味杂陈。原来我真的枉做小人,她已经计划好了怎样算计我,看来被卖了还帮人数钞票的是我,哈哈,真够讽刺!

前一天我还好心帮她召集另外两人来开会,还帮她做了她不知是不敢还是不屑做的事——把工作分给阿头和大宝贝(一位事事需要叮嘱交代清楚的男同事,因而叫他大宝贝)。从她眼里我尚且视为感激的眼光,原来早有计划。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平时从不设防的我,冷不防的就中了人家的暗箭。

我问为何不召集大家,正式通知大家你把工作交还给早上班的。她用她那把高分贝的声音说她没法跟那两人说清楚,说了那两个也不会做,到最后也是自己把工作做完。所以交给我是最好的办法,言语间表情里似乎流露出“现在把球踢给你,你自己执生”的幸灾乐祸,让人听了蛮不是滋味。如果像她这样的说话语气,坦白说我也不想做。我很问一句:说话可以客气点吗?语气可以温和一点吗?

没关系,我不是怕做工,我只是重视团队工作,我不会把工作做完,但是我不怕吃亏不怕多做。我就让你看我怎样让那两个乖乖地跟着我的指示做完该做的工作。

首先,我得先解决软件问题。这问题解决了,别说十二班五百份报告,二十四班一千份我也不是个事。我始终相信老天疼憨人,好心还是有好报,所以要继续做好事。我需要帮忙的时候救星就驾到,擅长电脑程序的老友受邀到学校为学生讲课,课后就拔刀相助帮我把链接的程序弄好,让我省去了很多功夫。

今天,我和阿头和大宝贝说起做报告的事。我告诉他们链接的软件已经弄好了,省了很多工。他们都很高兴。我又告诉他们每份报告都必须写评语,五百份报告要写五百个评语。我说大家分工合作,每个人重温一下小学生活常做的事——造句。其实评语很公式化,但是也尽量多样化,千篇一律太没创意。每个人造五十个句子,就有一百五十个句子。五百除于一百五十, 五百个学生里只有三点个的评语一样,不过分吧!阿头和大宝贝听了很高兴,一口就答应了。

我一直期望自己能整顿一下辅导组,为这个小组带来一股新气象,让这个小组更具备凝聚力。看来,我要改变策略,改被动为主动,主动出击,让牛鬼蛇神无所遁形!

2014年10月6日星期一

我不是教你诈

随着中三校本评估考试的敲定,为中三学生度身定制的心理测量评估也应运而生。

以前,类似评估只是平日里我们为学生进行升学或职业辅导时用的一种测量工具,如今却变成一项正式的评估。这项心理测量评估共有两个测试,一是职业兴趣测量,而是多元智能测量。两项测量的试题还要慎重其事地由考试局负责出题,再由各校与指定的日期在当局的网页上下载后,自行加印。

我校学生众多,一级就有五百人。两分测验三张试卷六十四页,分前后印刷也要三十二张纸,还加上三张答案卷,一共需三十五张。我跟负责的同事说十二班可分两个时段考,只需准备二百五十份考卷。她说不行,一定要同一时间考。为什么?怕漏题!职业兴趣和多元智能测验,有什么漏题可言?她说这是上头的指示,不可违抗。我初来乍到,又没参加说明会,又值UPSR漏题的敏感季节,什么都不能说只好照章行事。两份测验三十五张纸加印五百份,一共用纸一万七百五十张纸,即三十五包纸。一万七百五十张纸,那是多少棵树啊??印好的考卷在放假时还要装订,怕漏题,不能让学生帮忙。六个人,两个回了乡,剩下四个。从早上九点装订到下午近五点才装订完毕。回乡,你要回乡我不用回乡啊?回乡就可以不用来?

测验当天,我和阿头被派去当跑腿。人家当跑腿我当跑腿,人家当跑腿是在辅导室当,两个星期来都不见她进行辅导工作,原来精心安排在这一天。只有我笨笨地跑遍校园穿越几座校舍,跑断了腿也跑出了老毛病,脚发作瘸了几天。根据上头指示,这两项测验是每个学生必考的,可是同事说这一周内不准考,要等下一周才能考。可是当有关老师来为没考的歌咏队队员说清时却又可以考。后来我叫两个学生来考,她却跟他们说考不考无所谓。一个星期后多元智能测验的答案下载后她却又叫我让没考的学生补考。真的,突然间,我觉得自己是笨蛋,怎么也搞不明白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哈芝节周末长假前,我把一部分的考卷带回家批改。阿头不肯改,因为说是老眼昏花看不清ABCD。眼花,当低头族可一点也没问题啊!哈,越来越觉得现在跟我共事的都是一些“奇人”,说的话做的事都让我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同样吃公家饭的,同工同酬是应份的。凭什么有人要做到半死有人却在一旁摇脚。下午班的每天一早就来上班,做工比牛还勤劳又有什么用?人家只会把你当凯子,继续占你便宜。我告诉她工作必须均分,不用全部揽在自己身上。等长假后回来,我们开个会,把输入资料的工作分配一下。我不介意多做,但是必须每个人都要参与。结果,周末长假的第二天,她就发来短讯,叫我把上手三个班级的测验分数输入她发过来的软件中。看样子,她好像又把人家的工作都做完了。突然,我觉得自己简直就一小人。

其实,我不是教你诈,我只是不要看到你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钞票。真的,我只是不要你把别人的工作都做完了,还要去做别人做不完的工作。

2014年9月27日星期六

考验

新官上任已近一个月,实际工作时间大概是半个月。从第一天我就开始观察,认识、熟悉.... 我不确定自己需要用多长的时间来适应,我只知道自己必须尽快。

经过多天的观察,竟有很多叫人难以置信的发现。首先是辅导室内的硬体设备。三台台式电脑、两台手提电脑、两台墨汁打印机、一台镭射打印机、两台放映机、一架高科技数码照相机,四个备用线路、一个保温水壶、一个煮水器、数不清的海报、堆积如山的大专院校宣传册子......

电脑打印机摆放在客厅,靠墙而放,问题不大。奇怪的是有一张破旧的旋转椅子和一张生锈的小茶几,和财大气粗的辅导室格格不入。财务状况良好的辅导组,怎会容下这两件破旧的家具?询问之下才知道是组长的“慷慨解囊”,把家里不要的都帮到辅导室来。如果要送就送新的啦,旧的何用?放假前大扫除的时候,破椅子让我借故送走了,生锈茶几闲置在电脑桌底下,伺机解决掉。手提电脑、放映机、备用线路等电子器材都分门别类地收纳在橱柜里,在标签定位。海报册子,该收的收,可丢的丢,要派的派,杂乱的辅导室暂时有了该有的整齐。听说这种整齐通常只会维持一段时间,过后组长又会让它恢复杂乱。

第二个礼拜,老板娘特地召见组长和我,说上头在短期内会派人来视察,要我们把辅导组的文书和档案准备就绪。老板娘拿着上头的视察标准一一咨询,组长回答得支支吾吾,声音越来越小脸也越拉越长。老板娘每问一个问题,就会向我望我一眼,我知道她的意思。最后,老板娘丢了一句话给组长:“你回去和其他人开会讨论分配一下工作,星期四我会到辅导室去看看....”,阿头的脸色更沉。

我很纳闷,辅导组又不只组长一个,为什么这些年来档案和文书工作会没有人处理?档案和文书工作都没做,那平时他们到底在忙什么?八卦问一下,才发现一个放在哪儿都一样的道理:“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挑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何况这里有五个和尚。根据他们的说法,之前负责档案工作的走了一个又一个,最后接手的工作只做一半不做一半。不管上头怎样施压组长也无动于衷,难怪老板娘对我寄以厚望,要我整顿辅导组。

初来乍到,我有很多顾虑。我不是阿头,却要当领头羊,谈何容易?开会时我大略地向大家分享我在旧学校所做的档案和文书工作,大伙儿似乎不置可否,甚至还有人认为长期以来都没有人告诉他们要做这么多文书工作。信不信由你爱做不做,反正我是新来的,官员问责也不会问到我头上。可是等到老板娘再次亲临辅导室一一提出要求时,他们才发现我不是无中生有,更不是危言耸听。老板娘下了指令,要我从旁协助他们把没有准备的档案和没处理的文书工作都一一做好,等待官员来查。

这几天,我一直在在思考一个问题,为自己找一个定位,确定一下自己到底该扮演什么角色?如果要履行老板娘给我的任务,我就必须大刀阔斧;如果我要大展拳脚那就势必会让有些人不高兴。坦白说,这是一个不简单的任务。可是想到老板娘的重托,又不能置若罔顾。我真希望她别那么看得起我,我压力好大啊!

要做事,就不能畏首畏尾;要把事做好,就要做到双赢的局面。俗语说“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 既要不负老板娘所托,又要和同僚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真是一大考验!考验我,也考验其他人。

夫子教落:“急事缓办”,凡事“欲速则不达”,一步一步来吧!

2014年9月22日星期一

老之将至!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也喜欢放假。平时,除了一年四次的学期长短假,一听到某天是公假,竟也欣喜若狂。而这种情况是前所未有。

刚开始出来教书的时候,一年至少两百零五不超过两百零十天的工作天对我来说嫌少,往往要为了完成课程,赶得气喘如牛;一百多天的假期对我而言简直就嫌多。后来存了点钱开始计划在假期时到处走走,实践古人所说的“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道理,假期才有了一点寄托。

后来离乡背井独在在异乡为异客时,教书生涯开始进入日以继夜的忙碌之中,“教书工作是半天的事”的美事已经成为过去式的名词,有的是永远做不完的文书和改不完的作业。除了教书,还要被迫执教下午的补习班,不管你爱不爱钱,都没有选择的权利。早上班的教书工作下午四点才结束。

平时周末即便是双周休也宁可窝在家里补眠,也懒得在马路上和别人凑热闹。只有在期中短假才会回乡。可每每带着愉快的心情回想度假,却要面对平时绷紧的精神在松懈后面对病菌的侵袭。养病成了回家的隐忧,还不如不回,还不如不放假?工作越忙越有干劲儿,越忙抵抗力越强,越百毒不侵,而体重更是增加不了。有人说,这是无形的压力在作祟。按我说,那叫劳碌命!那段时期,我那知道要放假,甚至还有点讨厌假期,因为假期就意味着生病的日子到了。

后来,转换了跑道,上了中学卸下了重担,所谓的无形压力似乎也离我而去。常言道:“心宽体胖”,不用面对一放假就生病的厄运且要面对体重直线上升的窘境,那会儿还真恨不得工作忙一点,压力多一点。你说,这不是劳碌命是什么?

渐渐地,发现自己忒喜欢假期。不但像以前一样爱窝在家里,甚至比以前更爱窝在家里。上网、看书、睡回笼觉、写写字,爱干嘛就干嘛,天塌下来也不关我事!最近,更是特别喜欢放假,一听到那天是假期简直高兴得不得了。

我想,这大概就是古人所说的——老之将至吧!

2014年9月12日星期五

同挤一堂

今早学校举行国庆月闭幕仪式,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师生同挤一堂的壮观场面。

新学校比起旧学校,什么都多。校舍多,学生多,老师多。接近两千六百人的一所学府,没有一个比较舒适的集会场所,师生们只能挤在两座校舍之间的马路上,学生坐在柏油路上,师长们坐在走廊。走廊的中段做了一个小舞台,台下的人只能远远地看到台上的情景,有点奇怪。这个“惨景”,让我好怀念旧学校的大操场。

根据初步了解,以华裔学生占大多数的学府,政府的资助有限,因为不是津贴学校。家长则认为这是国民中学,有政府照顾,也不肯捐助。即使是区区几十块钱的家协乐捐也不肯给。这几天进班代课,上上下下看到楼梯与楼道之间出现的缝隙,叫人心惊胆战。虽然知道凭自己的重量不至于吧楼梯压塌,但是想到师生们天天上上下下所冒的风险,我就全身起鸡皮疙瘩。

至于课室里的情景,更是叫人唏嘘。一班四十多个学生,把课室挤得密密麻麻。考试时更惨,每张桌子的距离不足两尺,前面的学生都快贴到墙壁上去了。若按考试局的规定,桌子的距离必须保持一米的距离,那很多学生大概要坐到走廊去考试了。

这几天,穿梭在校园内,真有点压迫感。还好,校园内还有一个宽阔的草场,让我有一个逃离拥挤而获得短暂舒缓的的空间。


2014年9月6日星期六

走马上任

这个星期,正式到新学校走马上任。

友人说我命好,越换越靠近。说的没错,越换越靠近。可却是这么近那么远。怎么说呢?从住家到新学校,要过四个交通灯,没过一个至少三分钟。幸运的话遇到每个都是绿灯的话,也要花上十来分钟;运气不好的话,每个都是红灯,至少要等二十分钟。再说,若超过六点半才出门,靠近学校的两个交通灯已经出现车龙,就可能会迟到了。因此,为了避免迟到,必须比以前早出门二十分钟。

第一天上班,组长给我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帮我尽快熟悉新环境和工作范畴,还带我在校园内绕了一圈,顺便吃了第一个早餐。过后,她就去忙她的,我只好自己保重。第二天她又出外勤,另一位同事又去参加课程,辅导室只剩下我,和一大堆杂乱无章的杂物。想整理,又不知道要如何下手?整理后又该如何处理?还是按兵别动,等候指示吧!可是,天生劳碌命,坐着不干活,周公就找我!负责编代课的老师大概也还发现我的存在,没有动静。幸好,有家长带着孩子来咨询升学的事,我总算找到活干了。第三天,我本想去找编代课的老师,可是让一位同事拦下。她叫我不要送上门,否则以后就当了凯子。好吧!就放纵自己几天吧!

看着偌大的辅导室,却让我有昏眩、蒙查查的感觉。本有一间课室大的面积,且因为间隔成四个小房,又放了过多的橱柜、电脑设备和杂物,显得复杂又拥挤。六个辅导老师分别挤在两个房间,另外两个原作进行辅导用的小房让巨大的橱柜占去了大部分的位置,且还把窗户给遮挡了,更觉闷气逼人。

一点都不符合标准的辅导室,想重整谈何容易?这个先打住,新老板娘给我的当务之急是整顿辅导组的文书工作。两年前,上头又实行了新的归档系统,老树盘根的组长却不屑一顾,只管外交,内部文书工作一概不理。负责监视的上级对此作出批评,她不但不加理会还和对方大吵一场,刚上任不久的老板娘也拿她没办法。现在,老板娘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我,我又该从何下手?

想到这里,头竟然有点痛!算了,长命功夫长命做,收拾东西,下班去吧!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花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悼念永远的帽子歌后

掀起你的盖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