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5年3月22日星期日

新摆设、新气象、新心情

把车驶离老家的时候,我有“逃”的感觉,逃离这个天然的桑拿房;也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为自己的脱离这片烤人的环境而松了一口气。开工在即,不能把这种窒息的感觉带着走,不然人会喘死。


回到寓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家里的家私来个乾坤大挪移,变换一下位置,换另一种摆设,当一回室内设计师,凭自己的感觉和喜好重新规划,为自己的狗窝换一个新面貌。
首先,电器和沙发做一百八十度的转移,让两者都背对墙壁面对着面。这一转换,电视机和沙发的距离拉近了,电视荧幕变大了?非也,只是靠近了感觉更大。这一招好,省钱,不用再嫌电视机不够大。不过,眼镜照样得戴,不然月朦胧鸟朦胧。沙发一换位,L型变l型。

移走了电视机,落地窗外的绿色世界尽入眼帘。双层落地窗帘用韩国结和中国福袋束起,让落地窗外的绿意渗入室内,让自己一进门就可以和落地窗外的一片绿意盎然撞个满怀。这回,坐在客厅就可以欣赏到让人心旷神怡的一片绿,太棒了!哈,这可是天大的收获。现在,黄金葛可以登堂入室,吊兰也有容身之处。一向来屈居人后的文房二宝——毛笔和笔架也可以展示人前。DIY的落地灯也派上了用场。

换一个崭新的摆设,好像换了一个新环境,展现了新气象,也换了一副新心情,换了一个新思维,感觉充满了正能量,明天开始继续笑傲江湖!哈哈哈........






2015年3月20日星期五

官家先放火

最近,在坊间、或各大媒上最红火的应该是叫全民恨到牙痒痒的GST。我只是一个纯粹的消费者,就像面子书上的一则《茶客和老伯》的笑话里的阿伯一样,搞不清什么是GST。即使有已自组公司荣升老板的专业会计师学生很耐心地跟我讲解,我还是一知半解,只知道GST就像维护环境清洁一样,人人有份。

在GST正式登场的两个星期前,官家一再警告老百姓,尤其是唯利是图的商贾,不可乘机博乱,漫天开价。官家一再强调,GST不会造成物价高涨,相反的很多物价会相应降价。官家言之凿凿,老百姓听到傻傻,是真是假,四月一日后自有分晓。

然,昨天,以哈密赛为首的陆路交通委员会高调宣布调涨公交车如长途巴士和的士的收费。的士新收费即日生效,长途巴士新收费五月开跑。久未露面的哈密赛还是没多长几根头发,讲话一样叫人不爱听。官字两个口,欲加之价,岂无词乎!那边厢叫商人不可起价,这边厢自己先起个不亦乐乎?

上了两个月官家煞有其事地调低了汽油价格,就叫商家降低物价。他以为他是当年的周公,登高一呼就会有很多回应。结果恼羞成怒派员取缔。可是,官家记性不好,他总是忘了自己,由他掌控的最大生活要素——电流由始至终一分钱也没降。商者,无奸不商,汽油起的时候他说是汽油惹的祸;汽油降时他说跟汽油无关,因为他们用的是电流。

如今,距离GST的实施还有十天,官家就迫不及待地调涨公交车费,还说这是六年来的第一次调涨,合情合理。这种官说官话的做法,不就是典型的“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2015年3月19日星期四

我为鱼肉

学校假期的第一个夜晚,拉上窗帘,扣好。切断闹钟和手机的叫醒功能,做好准备。明早,一定要睡到自然醒,管它日上三竿,管它太阳晒到屁股,关我屁事!吵醒我者,死罪一条。

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渴望睡觉,期待假期。孰之过?岁数?体能?工作?都是那个自称六万年文化的传人,去你的六万年文化!

半年了,前途总算看清了。总之,做事死,不做事也死。你做,死;你不做,更死!从一开始,整顿工作是困难重重,人家嘴巴上说没问题,其实是打从心里不情愿。不是没察觉,不是不心知肚明,否则也不必战战兢兢。上头要交代,同事要善待,最后唯有自我虐待。帮人家打扫了一大堆苏州屎后,结束了旧学年,匆匆忙忙放假去了。暂时抛开一切,养精蓄锐。新学年的新挑战,好戏正等着呢?

先是联谊会财政大权。哈哈,生平最怕的“死命”,足以叫人“死定”的工作。收钱是最让神憎鬼厌的苦差,偏偏让一个屁股还没坐热、还没搞清楚谁打谁的人去做,不是整蛊难道是赞赏?一开始还好,反正大家都没交,见到谁就向谁要钱。这份苦差当年初到异乡也干过,个中苦楚早在预料之中。时过境迁,拖欠不还的劣根性没有因为待遇的改善而改变,总之钱放在自己口袋好过放在别人口袋。过了两个月,问题出现了。整百个同事,每张脸好像差不多,不是认错人,就是碰了一鼻子灰。一百大洋的会费,讨了几次都说没带钱,月薪几千大洋,身上连一百大洋也没有的,大有人在。月薪几千大洋,过的是月头望月尾的不足为奇。前人告诉我,收钱要等出粮过后的那几天,结果也是一样,无功而返。

接着,内部工作开始上了轨道,其实是开始看到前途“茫茫”。人家心里挂着如意算盘,两年后引退的人现在就模仿她大老板老鱿鱼当年逐步改变数理媒介语的做法——软着陆,盘算过着“太上皇”的好日子,执着令旗坐在高台上呼风唤雨。孰知,她遇到的是不肯俯首称臣的死硬派,打乱了她的如意金算盘。请问:“薪水要找地儿着陆吗? 我的户头空得很!”

看清了局势,需要的不是反击,而是应对。我不是哪吒,没有三头六臂。我没有魔术棒,不会点石成金。我只好谈笑用兵,跟她划清界限。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立木桥。我的工作不敢劳烦您,您有需要我不会袖手旁观。

放假前最后一天,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连声恭维,原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现在就先通知一声,年尾荣任主考,到时不要满街跑。他和她是一国的,借刀杀人一点也不奇怪,但愿我是小人。俗语说:“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可是,需要那么迫不及待吗?想到去年年尾帮人家收拾的烂摊子,提醒一副年尾的预知状况却让他解读为推搪。看来我还真是小人一个。也好,有了您贵人金口一句话:“工作平均分配”,谢天谢地。届时,我把工作做完后外派去当主考官时,有事请不要来找我。

一觉醒来,看到窗外的阳光,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就认命吧!这个假期,好好的睡觉,好好的休息,好好的享受。老人常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九天过后,调整好心情,继续当鱼肉!

2015年3月14日星期六

母爱

夜黑风高,甲妈妈(女生的妈妈)不在家,女儿还没吃饭,男性朋友(女儿说的)特地送晚餐过来。

吃过晚饭,女儿和男性朋友讨论功课,在女儿的房里。女儿十七岁,男性朋友十九岁,已经辍学,但是吃的盐比她多,可以过几招给她。讨论功课至十一点多,突然听到妈妈回来的开门声,女儿迅速地从房间里跑出来迎接晚归的妈妈,还说妈妈身上有异味,要妈妈马上去洗澡。妈妈虽纳闷,黄昏出门时才洗过怎么就有味道?爱女心切,好。转身就要回放洗澡,配合度很高。

经过女儿房门口,不知是神明指引,还是女儿的异样让她起了疑心,抑或是女人的第六感,妈妈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妈妈一手推开女儿的房门,男性朋友无所遁形,因为他没有躲在衣柜里。一场暴风雨顿时爆发,在风雨交加的当儿。甲妈妈看到一个男生躲在女儿的房里的反应不用多说观众也可以想象。妈妈除了破口大骂,痛斥并掌掴了自已的女儿,还要了那男生的身份证,打算到警局备案,还叫男生把家长叫来。男生开始时还诸多推搪,什么没带身份证没带手机,知道甲妈妈扬言要报警,才拿出手机打给妈妈,告诉妈妈:“人家要勒索你儿子,你还不快点来救我!”

乙妈妈(男生的妈妈)来到女生的公寓楼下的司阍亭,一下车就指着甲妈妈,劈头第一句:“你,麻鹰不管管鸡仔!” 第二句:“是你女儿送上门来,勾引我儿子!” 哇,儿子登堂入室一点歉意也没有还先发制人,真是不是猛龙不过江。噢,不是,讲错了。不是泼妇不骂街!
女儿有没有吃了亏被人家的儿子占了便宜还不知道(因为女儿说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请教功课而已),还要被人家的妈妈抢白一场,不恼羞成怒的大概都不是人了。甲妈妈的气愤可想而知。双方家长因为各执一词,最后甲妈妈坚持报警,乙妈妈拗不过对方,表面上答应一起到警察局去报案。然,妈妈就是妈妈,天下的妈妈都是一样保护自己孩子的心态。甲妈妈不知道最靠近的警局,要靠乙妈妈带路。当时已是半夜十二点多,天又下着大雨,乙妈妈有心逃脱罪责,在半路上飞驰而去,丢下了吃了哑亏的两母女。甲妈妈跟丢了车,只好无功而退。

台湾著名脑科权威兼教育家洪兰说过,养儿育女大不同。两个妈妈,都是为了护自己的孩子。所采取的行动截然不同。有儿有女的妈妈,不担心也不劝阻儿子别在外面乱搞,却会教女儿如何保护自己。每个妈妈在紧要关头都会使出浑身解数,甚至不惜伤害别人的孩子,来保护自己的孩子。这种母爱,不能说不伟大,只能说一句——不敢恭维!

2015年3月12日星期四

百忍成“经”?

为了SPM揭榜当天搞的一坨苏州屎,阿头被老板娘招去问话。本来我也得为她垫背,一节代课救了小命一条。然,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被召见的时间只比她迟了二十四小时。

本以为又要遭受池鱼之殃,见了面才知道惨过池鱼。老板娘除了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外,言语之间是要我日后多担待,而最让我惊讶的是,她竟然叫我忍耐两年,两年后她就退休了。言意之下,老板娘很清楚辅导组的问题症结,更了解阿头的所作所为,任何人和她共事都会面对同样的窘境,除非你是没有感觉、唯唯诺诺、唯命是从的人。这个人,不是我。我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叫我容忍。我也很坦白地告诉老板娘,我也是快死在沙滩上的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迟早会得忧郁症。老板娘大概没想到我会这样回应,错愕了一下。

容忍两年,七百多个日子。忍?怎么忍?孟子曰:“....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我胸无大志,自认不是孟夫子所说的那些伟人,我也担不了大任,老板娘为何偏偏选中我?排资论辈横算直算,我都是初来乍到,在我前面的还有四位。做我们这一行,加薪的事人人有份,加辛的活儿无人问津。姑不论当不当组长,一想要到来的两年对着一个在其位却不谋其政的阿头,我虽不用如孟夫子所说,要承受筋骨劳累,不需要经受肌饿,不需要受贫困之苦,不至于做事颠倒错乱,但要承受内心痛苦,事事不如意。这种内心的挣扎,会不会转变成无形的杀手,杀人于无形?

古人曰:“百忍成金”。七百多个日子的容忍,能不能让我百忍成金,我不知道。可是,我担心的是,会不会百忍成“经”,发神经的经?


2015年3月6日星期五

堕落的天使


妈妈生下她那年刚满十九岁,父亲二十五,奉子成婚。翌年,妈妈生下妹妹,还没满月就因为爸爸有外遇而离婚。原本想带着两个女儿走,可是没有经济能力的失婚少妇只好丢下两个稚女,悲情而去。

搞婚外情的年轻父亲,不管旧人哭只见新人笑,拥着小三再组家庭,对于幼小的长女和强暴中的出生婴儿不屑一顾。从此以后,她和幼小的妹妹交由爷爷照顾。有爷生没姆教的她,因为缺乏家庭温暖和家教,变得任性又叛逆。爷爷家呆不住,又被寄养在托儿所。

后来上了中学,改嫁后定居狮城的妈妈回来访女,本想把她姐妹两带走,一起回到狮城。可是,失学的她无法进入狮城的学校,妈妈只好把她暂时寄养在年轻的小姨家。她说后父人不错,不但接受她姐妹俩,还答应供她读书。

和外婆到狮城妈妈家,为了粘着妈妈而和妈妈后父妹妹同挤一间房。外婆的防患未然举动让她不解,自己人为什么要处处提防着?妈妈告诉她,女人不能靠男人,要靠自己。所以,她知道自己应该好好读书,可是眼高手低有心无力,脑袋一片空白心里只想着玩。她很想回到妈妈的身边,可是又跟不上狮城的教育水平。叫她念低一班和小过她的人一起读书她又不要。

坎坷的命运和破碎的童年,让她变得叛逆,也让她思想成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孩,挡不住外面的诱惑,抵不过欲望的驱使,堕落是必然的。而她,没堕落到极点已经很庆幸;自爱,又谈何容易?这个社会就是有那么多不负责任的父母,只贪图一时之欢,却害了孩子的一生。而出生在幸福家庭的孩子,却不惜福,还抱怨受父母钳制。人生,这就是人生。

她的未来会是怎样的?谁也说不准。听她娓娓道来的故事,说到伤心处还泪眼盈眶,叫人为之心酸。可是,一转身,看她又活蹦乱跳,真是心有不忍。除了祈求老天爷保佑她之外,还真没什么能做的。

2015年2月25日星期三

我要参加比赛

按照地址去到比赛地点时,我还以为自己走错地方。可是,一看到简单的戏台和搭棚,实在无法把它和挥春比赛联想在一起。可是,搭棚中央的一排斗方字幕和在圆形餐桌上挥毫的人群映入眼帘告诉我,没错,就是这里。

近十几年来,挥春比赛和书法比赛等书艺活动在我国如雨后春笋般,到处可见。每当农历新年的跫音将近时,各地社团甚至学府都纷纷主办挥春比赛,庆祝农历新年的到来。

在众多比赛中,其中以海南会馆的常年全国挥春比赛规模最大。这项大型比赛的奖金应该是最高的,公开组的特优奖可获六百大洋。高额的现金奖吸引全国各地的书法爱好者不惜长途跋涉从大老远的地方来到首都参加这项比赛。至于书法比赛,当属金火杯的奖金最高,公开组特优奖的现金奖是一千大洋,每年吸引逾千名参赛者踊跃参与。

每年的农历新年前后,我们的评审团队就要随便准备出发,有时候还要兵分几路,甚至要一天赶两场的为各地大小挥春比赛负责评审工作。早期,担任书法比赛或挥春比赛纯属义务工作,我们没有一套完整的评审津贴标准,津贴的多寡是由主办单位自行决定,很多时候是自提供餐饮,而评审们鲜少异议。

近年来,挥春比赛和书法比赛很多,评审团的出动率很高。所以有人开始出声要求协会设定一套津贴标准以供参考,让评审们不至于出力之余,还要出钱,车油膳食都是费用。毕竟,评审们都是业余的,平时要上班。周末周日去当评判,赚点外快也不过分。

一般上的挥春比赛和书法比赛都是在会所或礼堂里举行,在简单的搭棚,而且还是在晚上举行的挥春比赛,我还是第一次。果然,根据负责人所述,这也是该公会第一次举办挥春比赛。就因为是第一次,所以只公开给自己的会员和子女参加。也因为这样,参加人数不多,小学组才区区九个人参加,奖品有八份,而冠军的奖金高达三百大洋。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奖金高参赛人数少,得奖的机率高达八成,其哪儿找这样的好康?还有更吸引人的,公开组的冠军奖金是五百大洋,参赛人数也是三十几位而已,中学组亦是。负责人对于不多的参赛人数颇感腼腆,我告诉她,如果公会不介意肥水往外流的话,这样高的奖金如果公开给外人参加,参赛人数肯定可观。

五百大洋的现金奖,不禁让我高呼:“我要参赛,不当评判了,行吗?”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知。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 为感君王辗转思,遂教方士殷勤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 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

降央卓玛-走天涯

掀起你的盖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