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8年5月27日星期日

脚踏实地是王道

自从敦马公布了新科教育部长人选后,他就成为了网民人肉搜索的对象。网络普及的时代,任何人都无所遁形。不到一时三刻,他的身世背景,夸张地说连祖宗十八代都被摸个彻底。
网民的思维很奥妙,一开始听说他是某伊斯兰教专家的粉丝,就说他是宗教主义者,当了教长肯定会把马来西亚的教育宗教化。后来一听说他是半个华人,妈妈是客家人。一家大小会说华语,对他的看法马上大U转。有趣吧!

过了几天,脸书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帖文,以一群教师的名义发出的,(天晓得是教师还是家长?抑或不是教师也不是家长。)向新科教育部长提出105项诉求。哈,别说105项,减一半也够呛的。后来,朋友圈里发来了一个调查表,让教师们为教育改革提出一些意见, 给新科教育部长参考参考。

我想,这些如雪片般飞向新教长的所谓教育改革意见,源自于这位新科教长在大选前的一段竞选宣言视频,承诺若希盟成功入主布城,会委任教师助理,减轻教师们的文书工作,让教师们回归教育的本质,专心教师。这一点,教师们趋之若鹜。

现阶段的教育制度,实行的是前朝的教育大蓝图。姑不论其成效,但是文书工作确实立竿见影。而最大的问题是,很多数据已经通过网上系统上缴,却还要把硬件存档,以备官员上门视察。说是要减少纸张的用量,却又要存档,资源人力都是双重的。最诡异的是,一大推的网上系统,都是重叠了又重叠,就连一套硬件存档系统,都会出现两个版本,一套是教育部的,另一套是州教育局。幸好,县教育局没有设计第三套。因此,教师助理一职,让很多老师喜出望外,感觉换政府过后,教师也有“下属”,想想也开心。

委任教师助理真的有帮助吗?据说六七个老师配一个助理,协助老师们处理一些文书工作。平时,一些琐琐碎碎的文书工作,如活动报告、学生资料、学生纪律记录.....是按时间阶段处理,譬如说学生资料是年头开学后要处理;办了活动要有报告;学生犯规才需做记录....这些文书工作助理也许可以帮得上忙。然而,若遇到考试过后,每个老师都必须在预定的时间内把学生的分数输入网上系统。这个时候,单靠一个助理很难在预定的时间内完成。结果,老师们还不是得自己动手。再说,万一助理有所疏漏,老师们也是要负责任。其实,更实际的做法是免去那些重叠的电子系统,简化所有文书工作, 废除那些不必要的数据工作,让老师们不用熬夜上网输入资料,白天可以更集中精神于教学活动。

强化教育,让我国的教育制度达到因材施教的最终目的,也比较实际。我希望教育部能重新检视我国的教育系统,制定一套更脚踏实际的教育制度。中三评估考试不合格的学生,应该安排他们到各技术学院或或职技培训中心接受培训,不必强迫他们完成中五的课程,因为那是家长的一厢情愿。学术成绩不好的学生根本不喜欢读书,家长强迫他们一定要读完中五,只是逼他们去学校消耗光阴,制造纪律问题。我们有很多现成的国立职计培训学院遍布全国,其中包括工业训练学院(INSTITUT LATIHAN PERINDUSTRIAN)、国家青年培训学院(INSTITUT LATIHAN BELIA NEGARA )、社区学院(KOLEJ KOMUNITI), 都可以派上用场。

要达到最高的教育成效,因材施教是至关重要。李白说的嘛,天生我才必有用,把对的人放在对的位置,才能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我是这样想的。

2018年5月13日星期日

513母亲节的冥思

今天是你的“大日子”,但是我们从来没有一起庆祝过。别说你不在,即使你还在,我想我们也不会庆祝这个所谓的节日。

从上个周二开始,我们的国家经历了一场举世瞩目的选举,全国大选,全国人民利用手中的一票,推翻了滥权贪腐的政治集团推翻了。一个治理国家六十年、霸权贪腐了大半世纪的集团,终于被击垮,如今也面临瓦解。

你应该不认识,被推翻的贪腐首相就是以前你告诉我的那个前首相——阿都呐撒(你发音不准,把阿都拉萨说成阿都呐撒,潮语垃圾的意思。今天,他的儿子被叫成垃圾,还真是巧合)的儿子。那时,我才刚上小学不久,看到街道上突然出现很多旗帜,有天枰、有月亮、有锁匙、有脚车......我问你那是什么?你说要投票了。投票做什么?选政府啊。政府是什么?小孩子别问那么多。这是你每次敷衍我的标准答案。可是还是要问,那你投谁?当然是天枰咯!天枰是谁?阿都呐撒,为什么一定要投天枰?不投它的话会乱的, 你说。那会儿,我搞不清楚谁是阿都呐撒,也不明白为什么不投它就会乱。我不知道上一届大选后发生的513事件是什么大事?

今天刚好是513, 距离当年的513事件后的40年。昨天,有人在脸书呼吁不要再发布一些有损种族和谐的帖文,以避免历史重演。可见当年的暴动让人民刻骨铭心。509后,有关选情选战的新闻假闻如雪片般对人民进行疲劳轰炸,炸得人有点昏昏沉沉。潜意识里,这些稀稀落落的记忆若隐若现,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当年,没有通讯工艺没有网络的年代,老百姓只能人云亦云地行使公民权。就因为目不识丁知识有限,投票也惹出很多笑话。然,这些笑话比起现代的网络霸凌,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无伤大雅。

选了新领导班底后,人民似乎抱着很高的期望。这几天,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网民就如上了刺激的刺猬,剑拔弩张地无矢放的,语言粗暴态度恶劣。其实,509变天后。我们才要重新开始一起重建这个家园。它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们都需要耐心。乱臣贼子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将他绳之以法。这不是古代,抓到敌人就可以就地正法,一枪毙了。执法,还有一定的程序呢!不是吗?我们那么迫不及待地要把前任政府赶走,是因为我们已经厌倦了种族主义的治国方式。国家体制需要改革,人民也一样需要改变,改变对待友族的态度,改变说话的方式,改变一切该改的陋习。

今天,会有很多子女借着这个节日,顺便庆祝祖国的重生。当然,这是全国人民的期待与盼望。全民选出来的新政府,能不能如人民所愿,公平、公正的治理国家,抑或是一转身又变成另一个贪腐集团,我们还得拭目以待!

2018年4月27日星期五

和气生财

又是一周一次在外打游击的黄昏,踩着夕阳西下前上路,就希望能避开车龙。

也许是下午的那个甜中带酸的橘子起作用,让我在抵达目的地前就已饥肠辘辘。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饿肚子。好在每次在路上就已预先想好突击点,一泊好车就直奔目标。

招待员安排了吧台的座位给我。正好,既可以看着师傅在做寿司,又可以不用霸者有点紧张的座位。去年才开张的高级料理店,食物精美价钱高昂,可却高朋满座。刚坐下不久就发现旁边来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点完餐后就一直低着头,典型的现代低头族。

就因为肚子饿,在来的路上连想点的餐也预先想好,招待员地上的餐牌也不用看,几秒钟内就搞定料理店的上菜速度也蛮快,或许厨师也看到了一个饿坏的食客,眼里还透露出期待的眼神。餐点一上座,早已饿得后背贴前背的食客马上投入用餐当中,无暇他顾。偌大的一碗拉面,似乎在片刻间就已见底,空置多时的胃顿时暖和起来,一股舒服感由内至外,冲口而出。哇,好舒服,也好饱。哎呀,早知道就不点饮料,胃好像没空位了。

突然,吧台上的间隔因为受到冲击应声而到,不偏不倚的,刚好打在置放在旁边的饮料,连水带冰沙地倾泻而出。沉浸佳肴当中的饿鬼还没回过神来,来不及反应,倒是闻声而至的服务员反应快,顺手把手上的抹布截住了往下流的饮料,才不至于弄湿我的衣服。如梦初醒的我才意识到眼前的状况。

不知道为了什么事动作忒大的年轻小伙子看见自已闯了祸,连声抱歉对不起。服务员说另外换一杯给我,我说不用。那个小伙子也说要赔我一杯,我跟他说真的不用了,剩下的半杯刚好,我正愁喝不完,现在好啦,刚刚好, 真的。

回完了短信,时间也差不多。我拿着点餐单到柜台去买单,收银员却告诉我单已经有人买过了。哈,我没听错吧!真的,刚才有位先生已经付了。哦,那肯定是刚才那位小伙子,打翻了我的饮料,没有被骂,又被拒赔一杯,他索性把单给买了。

打翻了半杯饮料赔一餐,我赚大了。如果我刚才的反应是得理不饶人,又哪来的免费餐?和气,果然生财!

2018年4月20日星期五

啊..........................

任何问题可以自己解决吗?可以自己用脑想吗?为什么每次都是把问题丢给我,然后要我帮你想。你们自己不是也顶个脑袋吗?为何你的脑就不能用, 非要用我的?告诉你,我的脑袋已经很老了,老到连博物院都不收了你知道吗?

我早就说了,我的脑瓜子早在当年编写那本了不起的课本时就已经被掏空了。就如一个大西瓜,被人用勺子一勺一勺地挖,把红色的部分都挖掉了,就剩下一个空壳。打那时候起,我的脑袋就装不了东西,装了一样就忘了第二样。你们自己的事自己的东西能自己看好记牢吗?能不能不要总是让我帮你们想啊?我欠你们的吗?

一些例行公务日常工作不是每年每天都在重复吗?一些例常公务日常工作都已经做了几百回怎么还会有问题呢?即使真的有问题动动脑筋应该也能解决的,为什么就不能自己想一下,非要来烦我呢?明明已经说解决方法还是不能自己做,非要我动手。明明说了那样东西在那个地方可以找得到,为何自己就不能找一下?找给你们了又说看不懂,解释了又说不明白,这叫什么事啊?

为什么我的问题我可以自己解决,你们的事却要我去烦?我每天也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去处理,你们知道吗?你们以为我吃饱没事干嘛?我怎么就那么命苦你们就那么好命呢?什么张口就来,天底下有那么好的事吗?难不成你们秉持的是“惊人动口笨人动手”的原则吗?

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这样想骂人,想大吼:

.
.
.
.
.
.
.
.
.
.
.
.
.
吁.....................................没事,发牢骚而已..............

2018年2月27日星期二

年年猪狗吧,不如...

如我当初所料,狗年的新出庆典舞台设计不用我烦,只需我忙。其实也不忙,大笔一挥,对联横批,十分钟的工夫,搞定。
                         
打从2015年开始,这三年的舞台设计都要我出手相助。它本来不关我事,谁让我会写几个大字呢?这只是举手之劳,只要花点心思和时间就可以搞定的事。自己的节庆,自己动手张罗可以弄得喜庆一点,所以也就当仁不让。
第一年临时临急受命,没来得及多想,挥毫是既简单又实际,一副春联和一条横批就可以交差。本来想发挥艺术天分弄一个中华文化浓厚的设计。可是上级坚持要挂一张俗不可耐的布条,也只好配合那张破布条,写了几个应节的吉祥语就糊弄过去了。
第二年接到任务的时候时间很充裕,可以好好构思设计搜索参考资料。新春庆典的舞台设计最简单不过,只要动一动手指头咨询一下谷神,要什么有什么,需要的知识动手去做。我的设计概念就更简单了,喜气、吉祥、又有中华文化气息就肯定可以赢得掌声。
第三年,习惯已成自然,负责的人自动会找上门。事情做开了你也不好推辞,否则只能落下“计较、会算”的恶名。第二次做同一件事,几乎已经驾轻就熟。动动手指头,就半天工夫也就可以了。

鸡走狗来,我就预了狗兄上不了台。虽然我们百思不得其解为何他们眼里容不下某些物种,就连图画也看不得。今年,负责人只要我写一副对联和吉祥语,其他的背景布置一概他们会处理,我就明白他们怕我又把生肖搬上舞台。

这样也好,乐得清闲。今年狗儿上不了台,明年猪大哥更不用说。至少这两年我都不必太忙太费劲。我巴不得年年是狗年猪年,更好!

2018年2月10日星期六

问答的智慧

问与答,是学习生涯的重要环节,也是生活的一部分。问和答,都是需要智慧,更考验一个人的智慧。

小孩子,好奇心忒强,看到任何新鲜的事物,就会问长问短。而大人们对小孩子的提问,有的会耐心讲解、有的则敷衍以对。最没有水准的回答,莫过于那句:“小孩子别问那么多。” 推搪塞责。

小时候,我也爱问问题,看到不懂的事也会乱问一通。就因为喜欢问,陪老妈子看了几台酬神戏,边看边问,边问边学,就学会了看大戏。小屁孩虽少不更事,但是一两个简单的问题,也可以把大人问倒。记得有一次,问了外婆一个问题,结果外婆被我问倒了,哈哈大笑地说她也不懂。一位近八旬的老者也肯坦诚自己无法解答小孙女的提问,让小孙女心生敬佩。比起一些大人,不懂装懂随便瞎掰糊弄小孩,老人家算是有智慧的长者。

上学时候,爱问问题的毛病突然没有了。每次讲完课老师总是会问一句:“同学们,有问题吗?” 我从来都没有问题要问,我不知道要问什么,又怕问错问题被老师骂。因为曾经试过有同学问了问题却被老师骂说他没听书。也有一些老师,明明就答不出学生的提问,却放不下身段,还要打肿脸皮充胖子,结果答错了或答岔了,让自己成为学生的笑柄,让失去了为人师的尊严。胆小如我,很少提问。没问,至少不用挨骂。其实,也不完全是为了怕挨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知道有什么要问。后来,听一位学者说,听完课却没问题问,理由有两个:一、你全懂了,没什么需要问;二、你完全没听懂,所以也不知道从何问起。哈,原来如此,看来我很多时候都是完全没听懂。所以,从来都不问问题。

业余时间也常参加一些讲座研讨会什么的,每次都会有一个问答环节,让听众提问。没戏听别人问问题,好像很有投入的样子,让人肃然起敬。然,偶尔遇到一些奇葩,在不对的场合问一些不该问的问题, 那还真是叫人捏了一把冷汗。譬如说,去问台湾人,为何台湾是省不是国?台湾为何不用简体字,还要保留繁体字诸如此类的尴尬问题。问这样的问题,不单让被问者觉得难堪,更显示提问者的无知和愚昧。

最近,出席了一场研讨会,当主讲人与与会者探讨了青少年滥交的课题后,有一位与会者竟然问主讲人,为何他的族群发生那么多的强奸案和乱伦案?问他们每天把宗教挂在嘴巴上,为何却没有受教义感染,还会有淫欲的邪念?是因为他们一家大小共居一室的缘故吗?这问题越问越荒唐,越问越让人听不下去。我对于那个提问者的愚昧我不敢恭维,但是我却很佩服主讲人的回答智慧,他说宗教是个敏感问题,他不是宗教权威不敢妄语。至于为何所有跟他的族群有关的强奸案件都被摊在太阳底下,那是应该他们很开通,没有家丑不外扬的顾忌。看到吗?人家反将你一军,让你无地自容。

提问问题,真的是要想好问什么怎么问;回答问题,更要想清楚怎么答。而这两者,少点智慧都不行啊!

2017年12月26日星期二

宝岛访友逍遥游(七)后会有期

快活不知时日过,十八天的宝岛游转眼即逝。再乐不思蜀也得打道回府。十八天的行程,是以访友为大前提,旅行是次要。自由行不为省钱,只为自由、写意、悠闲。十八天内,在台北逗留了七天,离岛六天,台中只待五天。
回程的那天,走在通往候机室的通道上,看到一大幅墙壁上展示着两段文字,展示了台湾人的礼仪与智慧:

(一)我们将脚步放慢,聊着天在路上,你行里装满远赴他乡的梦想。我用思念在酝酿,牢
            记你的模样,挥挥手,再见,祝你旅途平安。

(二)在旅行的路上有些事慢慢讲。有个热情的地方,名字叫台湾。
显然的,这两句话,是送行的寄语。一为家人,二为游客。没错,台湾是个热情的国度,向路人问路,无所不答。若搞不清楚,路人还会为你带路。捷运站、客运站的工作人员服务态度好得让人窝心,拿着路线图清清楚楚地解说。相较于我们的电动火车站的售票员,卖票不准备零钱反而叫搭客先去换零钱才肯卖票给你。

俗语说:“路遥知马力”,这趟宝岛行,考验了人性,也见识个人的耐力。感谢宝岛故交的盛情接待。想想,一个人去旅行也是不失为一件好事。至少将来再游宝岛,一个人出发,绰绰有余!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