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7年7月29日星期六

天道酬勤

上午十一点多,两条腿似乎已经不属于我,脚板更是疼得不行。然,看到人头攒动的展览会,见到应接不暇却眉笑颜开的参展单位代表,这疼是值得的,疼有所值。

也许是天从人愿,老天听到了我的祈求,今天一大早就送来晨曦,再加上一个风和日丽晴空万里。虽然,天刚露出鱼吐白,就撞上了一小段人为的小插曲,不过那只是茶杯里的风波,影响不了大局。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脑残粉的刻意搞破坏,但是兵来将挡,你再怎么硬气,也硬不过我今天的大场面。平日里隔三差五的,只要有什么需要人家大专院校报效啊供应的就会叫我厚着脸皮去跟人要。今天人家上门付费来参展让你让出几个泊车位就阿支阿左,我保证你会倒霉。果不其然, 茶杯里的风波惊动了管理层激怒了校长,过后被校长批得无地自容。
50家私人大专院校加3个教育机构参展的教育展, 足以让脑残粉夹着尾巴逃,回头还不知怎么打报告。最死忠的脑残粉听说当天要入院动手术,看不到今天的场面我觉得有点可惜。毕竟她从一开始就一直死死地盯着我的门口,生怕有一天辅导组突然轰隆一声就倒了,而她来不及亲眼目睹不能做现场直击会遗憾终身。我不怪她,我祝福她早日康复,回来继续盯着我,鞭策我,让我努力向上不衰给她看。
第一年接受这个烫手山芋就打破了人家的记录也在预料之外,一不小心竟然就做到了。这个新纪录,不光是本校的记录,暂时也是县内的记录,更是一个从此可以让脑残粉闭上嘴巴的记录。有些参展单位也惊讶,还以为是县级展览。最让人窃喜的是所有报名的参展单位竟然全数到齐,还加一家不请自来的。往年的经验,通常会有百分之五到十的参展单位会临时缺席,每年都要做好心理准备。原来,百分之百出席也是要有心理准备的。这个记录,我不介意年年保持,也不排除年年打破,我也不会沾沾自喜。毕竟它只是工作范畴的一小部分,毕竟我不需要靠它来炫耀。更重要的是,它达到了目的,让学生获取了最详细的升学咨询和资料。

下班时,脚还是痛得不行。可是,心,是愉悦的!有志者事竟成,只要勤奋,没什么事是做不成的。

2017年7月25日星期二

万事俱备

筹备了近半年的辅导组年度重头戏兼大型活动——高等教育展,明天将正式登场。

何谓重头戏?因为很重要,让中六中五生可以获取很多有关升学的咨询,更为校方赚取一笔可观的经费。为什么说是大型活动?因为它涉及甚广,每年都吸引超过四十所私立大专院校参与其盛,场面很壮观。

其实,所谓重头戏,是因为以前人家以此为标杆,每年招得越多参与单位,赚得越多经费,就自以为是地认为贡献很大劳苦功高。就因为这样,一年就忙一件事,其他的事一概不管,还可以大言不惭,我很厉害我很重要我无人可取代。哈,神咩?无可取代。这种以我感觉良好的话只有这种看似狂妄其实无知的丁点智慧才会脱口而出且洋洋得意。更可笑的是竟然还有很多掌声。而这种无知的气焰却伴随的生命,在苍老的岁月里,一天比一天的嚣张。其实,明眼人都知道,厉害的不是人,而是那百分之七十五的华裔生,犹如偌大一个市场,犹如一块大肥猪肉,人人都想分一杯羹,拽什么拽啊?没这个大市场,神仙也不灵好不好!做人何苦自欺欺人?

其实,这项活动需要的是时间和精力,要早做准备,要不断接洽和联系,甚至要脸皮厚厚的、死缠烂打地、不厌其烦地去邀请人家来参展。实际上,我也不用脸皮厚厚,也不用死缠烂打,我只是在对着电视有点得空的时候,不厌其烦地动动手指头发发短信,其本上连电话也没打几个,参展单位的数量就与日俱增。在这半年里,马照跑舞照跳,该干嘛还得干嘛。我没人家好命,人家什么都不干只干这个却还有很多脑残支持者为之歌功颂德。我没有后台也没有脑残粉。我只能苦干蛮干,干得跟只牛似的还要随时接收脑残粉抛过来的白眼,还得抽些时间去干别人的活。

其实,我很幸运。所幸的是老天眷顾我,筹划了近半年的活动明天即将付梓。万事俱备,别无所求,但愿明天老天作美,给我一个美丽的晴空万里,让这场重头戏顺利上演,圆满落幕!

天道酬勤,明天老天爷应该会继续眷顾我,是吧!


2017年7月20日星期四

我们法庭见?

任公职执教鞭二十多年,今天是我一次踏足国家最高领导机构,也算是历史性的一天。而更·特别的是去的不是教育部,而是首相署。为了今天的“约会”,我一夜乍睡乍醒,深怕睡过了头误了和校长约好的时间。

今天这档事,若要细说从头,那还真是一匹布那么长。简单地说,一位父亲,为了儿子的前程,一而再再而三地杠上校方、县教育局、州教育局、教育部,最后不惜踩上首相署公共投诉局去投诉。今早。我和校长起早摸黑就为了赶去赴约。要进入首相署,我们必须先到方可登记处去登记,手上的包包要扫描,身份证要上缴,领取了访客证后才能进去。这是一个新体验,还真要感谢这位爸爸,否则我没机会踩上国家重地。

两年前,儿子上中四,因为中三校内评估考试考得不理想,数理科不及格,被校方编入商科第三班。中四年尾,这位父亲上门要求要让儿子报考配套以外的高级数学和资讯工艺科,还要求让儿子换到商科第一班。不光加科和换班,还要求进入了商科第一班后,不考哪一班的副选科。这种“精挑细选”的无理要求,被校方驳回,理由是这位学生的成绩不符合第一班的要求,再者第一班人数爆满,还有很多更有资格的学生还等着填补空缺。

这位父亲非常不满意校方的决定,就到县教育局去投诉。县教育局官员到校了解情况并从中斡旋。基于教育局也认同校方的决定维持原判。这位父亲非常不满意县教育局的决定,接二连三地闯入校园会见儿子的老师,还叫儿子把教师们在课室里的一举一动一一记录在案,让教师们备受骚扰。基于教职员与师生们的安全,校长在教育局的劝告下到附近的警局去备案。

孰知这一举动激怒了这位家长,他越过了州教育局直接把案件告到教育部。教育部向来最重视家长投诉。举凡家长有投诉必定采取行动还投诉人一个交代。一场听证会,在教育部官员的主持下,针对这项投诉聆听校方与家长的陈述,以便寻求一个双赢的解决方案。听证会的结果,该学生获准报考额外的高级数学科,校长会委派一位资深的高级数学老师特别指导他,并允许他在半年考试和预考试考这一科。唯一不如其愿的是保留在原班不得换班。

原本以为听证会后,事情将告一段落。孰知,在儿子已经毕了业上了大专,他还“意犹未尽”,竟然告到首相署公共投诉局,才有今早的听证会。出席听证会的官员阵容差点没把我这小角色吓死,除了投诉局的副局长和官员,教育部的官员、心理与辅导总监,州教育局的官员都到齐了。这位家长为儿子“出头”的意志力让我“佩服”,让我想起《秋菊打官司》。只是,秋菊是以理力争,为了替丈夫讨一个公道,一级一级地告到北京去。这位家长,表面上是为了儿子,实际上为了自己的面子放不起而迁怒于校长,坚持自己的一套自以为是的说辞,大言不惭地要教育部把校长调走,也是一级一级地投诉到首相署去。电影的结果,秋菊最后京告得值,为丈夫出了一口气。这位家长没有秋菊厉害,歪理就是歪理,歪理不会越辩越明,只会自曝奇丑。听证会的最后,负责处理这项投诉的投诉局副局长也认为校长处理得当无懈可击,没有什么可争议的。

然,投诉人的脸色告诉我:“我不会就此罢休!” 我想,如果还要再闹下去的话,那接下来他要说会不会是这一句:“我们法庭见!”

会吗?天晓得,拭目以待呗!




2017年7月2日星期日

梦回红楼

俗语曰:“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一连三个周末,听了三位红学家畅谈《红楼梦》,我觉得胜过自己读了快三十年的《红楼梦》。尤其是昨天那一堂“馆藏《红楼梦》资料与红学研究。”

由马大中文系、中文系毕业生协会联办的《红楼梦》课程一共三堂课,分别在17-6-17、24-6-17和1-7-17在马大文学院举行。第一、三堂课免费,只收第二堂课的费用。而唯一收费的第二堂偏偏参与人数最多,因为大家都冲享誉海内外的台湾大文豪白先勇先生而来。

第一堂课那天,老天不作美,大雨倾盆。本来想翘课,毕竟这堂课免费。人就是这样,免费的东西没人珍惜,免费的课上不上无所谓。当天是开斋节特定补课日,出席率四成,因为缴了费,学生都去补习了。后来,理智战胜情感,冒雨上路。马大门槛高,我高攀不起,只是偶尔去当旁听生。久久去一次,每次都迷路。那天有位智带路,可是我这路痴却自以为是,位智也被我搞到团团转,幸好我没带它去荷兰,只是它害我迟到了。

第二堂课当天,主办方临时多加一堂课,也是免费的。我早早出门,不是为了上免费课,而是为了白先生的课不想迟到。说也奇怪,当天我竟然不路痴了,位智顺顺利利地带我到目的地。可是,白先生却迟到了,因为他的旅行社搞错了航班时间,前一天他去到机场的时候飞机已经飞走了,只好改搭翌日一早的班级,否则这堂课该取消了吧!迟到好过没到,为了听君一席话,大家都愿意等。果然,白先生风尘仆仆地,一下飞机就直奔马大文学院,演讲的时间虽然比预定的短,可是却让在场的红学迷听出耳油。白先勇把《红楼梦》誉为四大名著之首,更是天下第一书。白先生认为《红楼梦》是大学生必读的经典,不管你是念什么科系。任何科系只是教会你专业知识,但是唯有文学是教你做人。大学教育就是人的教育,不管你学什么科学,最终的目的就是要为人服务。要为人服务,就必须先了解人、了解人性。而《红楼梦》就是让你了解人性的文学著作。而白先生解说的《红楼梦》的各种版本是让我觉得获益最多的一个重点。刚开始读《红楼梦》时,我选择从评论入门,希望能先通过名家的解说,让自己能快进入《红楼梦》的世界。可是有一点是我百读也搞不明白的就是《红楼梦》的版本问题,而白先生的解说终于解除了我的疑惑。
昨天是第三堂课,主讲人是我国的红学家,前交通部长丹斯里陈广才。我想,很多人只知道他的政治身份,很少人知道他是文人雅士,热爱《红楼梦》且收藏了大量的红学书籍,从不同版本的文本、评论和相关书籍等,种类逾百而数量更是惊人,多大六千多本。而最难得的是他决定把全部红学藏书裸捐给马大中文系,在马大文学院的图书馆成立了《红楼梦》资料中心,并将促成马大中文系的红学研究中心。在他的努力下,马来文版的《红楼梦》将于九月面世,这将是马华文学交流的一大重要桥梁和管道。由于空间有限,参加开幕礼的来宾必须分批参观资料中心。而所谓手抄本《红楼梦》,我总算见识了。整百回的《红楼梦》用毛笔抄写,再拿到菜市去买,你能想象吗?反正,我是惊呆了,如丹斯里所说的,惊艳!后来再听丹斯里侃侃而谈《程甲本》、《程乙本》、《脂砚斋》、《甲戌本》、《庚辰本》,胡适的《红楼梦论证》、冯其庸的《红楼梦辩》...... 顿时茅塞顿开。

大学生必读《红楼梦》,我决定赞成。不单单大学生,我觉得每个人都该读《红楼梦》,它是一部百科全书,集儒释道、衣食住行、诗词歌赋、人性、亲情、爱情、友情、戏剧、文学、文化、哲学、小说于一身。文本难懂?可以从评论开始,或者先看看大陆版的《红楼梦》连续剧(个人推荐九十年代拍的那一出,陈晓旭主演),双管齐下,肯定有一个方法能把你带入们。

真希望中文系尽快开设《红楼梦》课程,更希望可以让外人参与,让更多中文系学生选修,让我这个旁听生在业余时间可以继续畅游大观园,让我午夜梦回能再见红楼,一定会很过瘾,我想!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