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5年6月27日星期六

怎一个乱字了得?

像往常一样,我把一幅字字摊开,让老师评阅。老师一看,说了一句:“哇,很乱,怎一个乱字了得?”

多年以前,在掌握了篆隶楷后,老师一直鼓励我专攻行书,说是给我的毕业“论文”出题,学完后可以就算学满师,可以“下山”了。然,自己知自己事,行书这一书体,看得多知道得越多,就越清楚当中的诀窍和要求,更有点眼高手低,不轻易出手。每次在家练了字都一概丢进了纸篓,出不了家门,更没勇气拿给老师看。老师见我没下文,总是耳提面命,就怕我不当一回事。老师常说我字如其人,其实说的是我的职业病。由于职业的关系,板书总要一板一眼,尤其是以前在华小,写字稍微草一点,学生就看不懂,所以写字总是规规矩矩。这个习惯用在写正体字时问题不大,反而有所互补。一旦写起行草书,问题就来了。就因为这样,让我的行草书总是停滞不前!

去年尾,我再次提起勇气,开始游走行草之间。行家说写字,要写出自己的样子。而我写字,不是特地要写自己的字,我是写不了别人的字。可是写了一段时间还是写不出一个所以然。

年头,我下了更大的决心,决定花更多的时间专注行草书。写了两个月,觉得还是必须有个依据。经过一番的筛选后,选了黄庭坚。黄庭坚的名帖《松风阁》、《经伏波神祠诗》、《寒山子庞居士诗卷》、《赠张大同卷》、《修竹篇》......都是黄庭坚的代表作,临起来困难不大。

《松风阁》是我临的第一个黄庭坚的名帖,临了几遍,开始掌握了黄庭坚书法的特征。临过了《松风阁》,开始临《寒山子庞居士诗卷》(上图)。通常临第一遍的字,都会出现很多毛病,就如老师所评的——怎一个乱字了得?我没有李清照的多愁善感,也没有她的肝肠寸断,唯有的是一个乱字。老师常说,人怕打字怕挂。一幅字写得好不好,挂起来看就知道。摆在桌上的字怎样也看不出一个所以然,可是一旦把它挂起来,毛病都逃不过行家的法眼。

这幅字,的确是有点乱,章法、行气、字形都不协调,看起来真的是不怎么样,得一个“乱”字,一点也没说错!我的字能让老师出口成章,值,哈哈哈.....


2015年6月24日星期三

千般仪态走出去

一早去到行政处,打了手印正想离开时,听到旁边有两位同事正在窃窃私语。她们小声说大声笑的谈话吸引了我。听到其中一位和另一位同事说,小心被叫包毛巾。说完两个人笑得更暧昧。

近来接二连三的穿纱笼包毛巾的事件成了面子书的热议话题。而相关事件在曝光后在高层的澄清与道歉后,暂时平息了风波。姑不论为何最近官员似乎动辄就公开道歉,毕竟这种只道歉不改过的行为,不值得欣赏。更何况在两位部长的再三强调该部门没有相关规定后,区区一个保安人员就可以对公众人士发号施令,就足以证明有关部门似乎不是部长说了算,只是人家部长还当得很不亦乐乎而已!

其实,到政府部门办事需要衣着端庄的措施并不是新鲜事。身在公门又站在教育的最前线,我们早已经习惯了。俗语说:“入乡随俗”。想当年,我穿着一般的斯文败类型的迷你套装在校园内招摇过市,也有同事以很客气有很礼貌地向我旁敲侧击,意指我的穿著不合规格。常言道:“拳头不打笑面佛”,人家问得得体,我也得答得大方:“薪水少,不够钱买多一点布!”同事也让我逗笑了,哈哈...... 过后,在一大群情窦初开的十五六岁中学生的面前,给谁都得向现实低头。所以,我的裙子越穿越长。

为人师表,衣着端庄得体不在话下。至于公众人士,同样的措施就应该酌情处理。话说那位到陆路交通局去办理转名的手续女士,身上穿的已经是一般的上班族服装,让她套上沙龙之举实在叫人难以接受。至于那位到医院探病的小美眉,一身休闲的T恤短裤,对我们来说是在平常不过了。叫人质疑和好奇的是,交通局和医院的保安员什么时候也干起官员的工作啦?他们如果不是得到上头的指示,会对访客指手画脚吗?

这两桩事故让我想一句话:“千般仪态走出去,万种风情留在家”。忘了从哪儿学来这句话,但是我觉得它有道理。衣着是基本需求,也是一种礼貌。身上的衣着代表个人的修养和品味,不同的场合需要不同的衣着。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穿得得体,对自己对别人都是一种尊重。到政府部门办正事穿得正式;去逛街休闲一点有何不可?

既然穿著是每个人的自由,那穿著得体就是自己的责任。只要我们穿著得体,别人还要吹毛求疵,那责任就不在我们了。

2015年6月3日星期三

“阿姨”

站在菜摊前对着它们认识我我不太认识它们的各类蔬菜,正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时,身后突然传来一把清脆的“潮”声(潮语):“俺阿姨......”, 熟悉的一句“阿姨”如雷贯耳。

寄居的这片土地,充斥着大多数与我同籍贯、来自各地海脚的潮籍人,在这里从事贩鱼事业。只要一去到菜市或夜市,都可以听到熟悉的乡音。而这句“阿姨”,让人触动之处在于这是一句睽违三十多年的一句称呼,只有在魂萦梦牵之际
才会脱口而出。

“阿姨”在潮籍人士心里,分量很重。潮州人口里的“阿姨”,不是姨妈,而是妈妈。打自牙牙学语后,我们就就管叫妈妈做“阿姨”。一直以来我都以为“阿姨”就是潮籍人对妈妈地传统称呼。后来才发现,“阿姨”还就是姨妈的意思,而潮籍人习惯管妈妈叫“阿姨”,是因为迷信之故。潮州人迷信,认为孩子和母亲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才能平安健康成长。而保持距离的方式就是管妈妈叫“阿姨”,不叫妈妈。

搞清楚了原委后,有点懊恼。为何妈妈不能叫妈妈偏要叫“阿姨”,可是哥哥姐姐们都是这样叫,我也得这样叫。后来又发现,左右邻居的小孩还有管爸妈叫“叔叔”“婶婶”,更是怪诞,还有一些是叫“舅舅”“舅母”的,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其实,迷信也不是古人的专利。姑不论五六十年代的人迷信,即使是生长的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不论籍贯、知识水平或工作,迷信程度也不遑多让。现代的新潮父母,为了孩子的八字,竟然可以要求医生在特定的时辰为自己(产妇)剖腹,让孩子在父母认定的最佳时辰出世。这种认定在良辰吉日出世、八字生得好就一生富贵荣华的迷信想法岂不叫人更匪夷所思。古人迷信,主要是环境和资讯不足所致,现代人又为了什么呢?

身边又传来“阿姨”的叫声,回头一望,一个中年女士正搀扶着一位银发老妇,边走边聊。这画面,真够磨人。如果出现在午夜梦回,肯定是荡气回肠!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知。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 为感君王辗转思,遂教方士殷勤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 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