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09年6月10日星期三

昨夜,我又见到你了。

你看来似近似远,影像很模糊。但是我感觉得到你风采依旧,只是有点憔悴。自从政海触礁后,你潜伏了一段时间,养精蓄锐。最近,听说你将重新出发,再战江湖。

昨夜,你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一会儿出现一会儿又不见。有时侃侃而谈,谈你的最新动向;有时你又沉默不语,满怀心事!我很担心你,希望你保重。你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革命尚未成功,你还需继续努力。说着说着,你又不知去向……

十多年前,你毅然决定辞去优差投身政海。当时,我有点怀疑,柔情似水如你和勾心斗角的政海怎样都显得格格不入。幸好开始时一帆风顺,后来更平步青云,扶摇直上。然而,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也付出了代价,更展现了外柔内刚的一面。一切都是你用憔悴和消瘦换来的。记得当时你告诉我,这工作不适合我,叫我千万别碰这行业。我没有什么长处,最大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碰。

你又出现在我面前,用一贯的口吻向我追问一些私人问题。你问得严肃;我答得含糊。我知道你关心我的一切,又不舍得责怪,也拿我没办法。这么多年,我们就是这样过来的,彼此心照不宣!

昨夜,我们就这样断断续续、迷迷糊糊地谈了一夜。

原发布于http://www.sbhing.blog.friendster.com(26-9-0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