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7年5月3日星期三

狗行为

事情发生后,我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人格,才会做出这样无聊的行为?就那么一会儿功夫,就那么一个小动作,叫人好一阵着急,最终还是要破财消灾。

本来,一个存放杂物的小士多,按理不需要大费周章的上锁。里面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是进进出出的都要锁好,否则会发生什么谁也掌控不了。校园内像这样的小士多不计其数,作用也大同小异,而待遇也一样都要上锁,避免学生躲在里面“大做文章”。

接近中午时间,为了要进去拿几箱环保袋,我打开了小士多。第一轮,搬了一大堆环保袋出来,把门锁好,再把环保袋搬进辅导室去整理。咸丰年代上一代人塑造的歪风,制造了接手人的负担。连环保袋都要无限量的供应,第一次开会要环保袋,教师节要环保袋,开会见面礼还是环保袋,而辅导组是责无旁贷的供应商。而为了这些环保袋,辅导组就要死乞白脸地去向私人学院的代表索取,而交换条件就是为他们制造招生机会。

整理过后,多余的环保袋又要收纳入库。再次打开士多,为了省事,以为一会儿会功夫把环保袋放回去就完事,所以就把锁头连带锁匙扣在门闩上。孰知,就那么一会儿功夫,出来时愕然发现锁头连着锁匙已经不翼而飞。开始我还以为自己老人痴呆记性不好,把锁头锁匙带进士多,可是找到满头大汗还是遍寻不着。不对啊,刚才为了省事把它扣在门上啊!可是怎么不见啦?其实不是不懂,只是不愿相信同样的事情要发生两次。两年前,辅导室的大门锁头也是因为没扣上而不翼而飞,因此一时疏忽的傻子被骂到狗血淋头。从那时起,人就长见识了,开了门锁头必须扣上
。这一代人的确可以无聊到这种程度,玩到没东西玩玩起丢锁匙的勾当。偏偏今天脑袋有点短路,一念之差又让歹徒有机可乘。

锁头锁匙弄不见是要负责任的,走遍了校园,望穿沟渠翻了垃圾桶也不见踪影。在走廊碰到几个后进生,虚情假意地问我找什么,还说要帮我找。我心知肚明,对他们也没抱希望,倒是他们说的一句话——“哪个这样“狗”啊?锁头锁匙也要拿?”,让我茅塞顿开,也为丢失的锁头锁匙的事释怀。

说得真贴切形容得真好,狗行为。对,这种行为,除了用“狗行为”来形容,还真找不到更贴切的形容词。狗,生为动物,可以随处大小便,可以随意要坏东西,而它不会为了自己的行为丢脸,因为它没有羞耻心。当年第一次遇事的时候我还找不到形容词,即使今天再次碰上,我还是找不到形容词可以形容这样令人发飙的事。真狗!也只有他们的同龄人,才懂得用这么贴切的形容词,也说明他们是知道这样行为多么的狗,可是他们就是乐而为之。因为他们是以自己为中心、可以把快乐建筑在别人痛苦上,而不顾别人感受的一群,我们叫他们Z时代。

其实,到这一刻,我还是希望是自己糊涂,不知把锁头锁匙落在哪个角落。更希望明早去到辅导室锁头锁匙会出现在我眼前,虽然我已经花钱买个新锁头补上。再说,我这钱也花得不冤,至少我赚到了一个我想不到的形容词。谢谢,真的,我想说的就是谢谢。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