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09年11月18日星期三

我们都是太监!



今天是SPM考试开始的大日子。

一早,我们就奉命一字排开地在集会地点恭候“学子皇帝”大驾。七点半,监护老师的“催号”响起,他们似乎还无动于衷,知道纪律老师再三催促,他们才离开坐位慢条斯理地走到集会地点。等学生列好队后,值日老师马上分别为考生量体温、派口罩和洗手液。此外,老师们也得确保考生带着考试认证和身份生。检查结果是很多考生都把这两样文件遗留在家,老师又得忙着到行政处为没带的考生复印考试认证和填写身份证明书。

这时候,只见校门口还有很多考生姗姗来迟。校长按奈不住,从监护老师手中接过麦克风,呼吁考生动作快一点。校长语重心长的嘱咐考生小心作答,并发挥最高的纪律,为校争光。接着,国语老师也借机向考生面授机宜,然而却发现考生自顾自地窃窃私语,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唯有作罢。

中午,考生陆续进场。进场前,值日老师又得重复今早所作的步骤,确保考试顺利。看到姗姗来迟的考生,一股冷意划过心头。今天是考试的第一天,也是最重要的一天,因为考的是国语。可是看到一点也不在意的考生,我不禁感慨:“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2009年11月16日星期一

自助餐会



第一次接触自助餐会(Hi-Tea)应该是15年前的一次学校年终聚餐。那年我刚从家乡调职到大城市,身上还带着一点鱼腥味,对自助餐一无所知,只知道自助者,自己帮助自己也。去到餐会现场,看到玲琅满目各式各样的餐前小食、主食、糕点、甜品、饮料等,真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看傻了眼。 朋友告诉我,自助餐的规矩是食物任人吃,收费一律,却严禁浪费。

我从小就食量少,中学时期惹上胃病后更是少吃多餐。姐姐常揶揄我鸟食,好吃也三块不好吃也三块。所以,参加自助餐会只会有亏无赚。每次,我都会先吃沙拉和水果,然后吃点主食。最后在享受一杯热咖啡,为一顿自助餐画上完美的句号。一场自助餐,最少要走四五轮。

在自助餐会上,最怕看到暴殄天物的场面。有些人比较会算,总以为付了钱就要吃够本。这种会算的人,连体力都要省。一开动就会把全场的食物一次过拿个遍,然后摆个满桌。由于一坐下就懒得起身,食物也没来得及消化,结果拿了满桌的食物到最后把肚子撑坏了也没法子吃完。

昨天,我校的年终聚餐也是自助餐式。跟我同桌的除了辅导组的同事外,还有两位同事和其中一位的姐妹。看她俩的身材,和“开心果”肥肥差不多。当司仪宣布开动时,她们仨就发挥了高度的合作精神,把全场的食物一一搜遍,摆满了半个桌面。环顾四周,把食物推得像一座山的大有人在。可是,人家是吃完一盘再拿一盘,不像我们同桌的这三朵黑玫瑰,拿了五六盘,沙拉水果糕点甜品主食样样有,最后却没吃完。

从吃自助餐,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与态度;从体形,也可以猜测到一个人的饮食习惯。为了吃够本,破坏了个人形象事小;为了吃够本,上了身体那才是大事呢!

吃自助餐,也是一门学问啊!

2009年11月15日星期日

自导自演的颁奖礼


上个星期,县教育局辅导组让我们一行逾百位中小学辅导老师共聚一堂,参加一项进修课程。这项课程在霹雳州邦咯岛举行,一来让我们充充电,二来是让大家度度假解解压。当天,教育局安排了四辆巴士载了大家浩浩荡荡地出发。颠簸了半天,下午四点多才抵达度假村。看到久违的邦咯岛,舟车劳顿的疲劳也暂时抛至九霄云外。

第二个晚上,主办当局特地为我们举办了一个晚会,让大家好好享用邦咯岛的美味海鲜(别人觉得很新鲜,对我来说不过尔尔)之余,还举办了一个小小的颁奖礼。之前,官员已经透露将会颁奖奖励表现卓越老师,我们也该不清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也没把它放在心上。直到当晚宣布奖项与得奖人时,大家才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当晚,主板单位颁发的奖项包括:最佳中学辅导老师、最佳小学辅导老师、最佳创新奖、最佳同龄辅导员奖、最佳辅导组奖......而得奖人都是县辅导组理事会的成员和几所已经被视察过的学校。县辅导官曾经透露到目前为止他只来得及视察了十多所学校的辅导组,他还会继续视察工作。既然被视察过的学校不到一半,那奖项的评分标准是什么?由谁去评分?没有实地视察又怎样评分?公平吗?

奖项公布后,我才如梦初醒,原来这是一场自导自演的颁奖礼,一言堂,一切都由他说了算。我很庆幸,我没得奖,这种奖得到了也不会开心,只会内疚!

2009年11月14日星期六

又见和蔼的她

今天中午,我们约了她在丽晶酒店喝下午茶,叙叙旧。

一见到我,她给了我一个拥抱,说我很瘦要我多吃一些,还说要罚,因为我迟到了。是该罚,谁叫我在家磨蹭了半天才出门,路上又遇到小堵车,让她好等。我知道,她只是说说而已。她,还是老样子,看起来精神不错,脸色红润。修长的身材,天生一副衣架子。碍于宗教的约束,除了传统长服,还是传统长服。从来没看过她穿别的服装。以她的身材如果穿起裁剪合身的服装一定好看,我想。

一路上,她如数家珍地谈着新学校的一切。从谈话可以不难发现,她已经接受也适应了新环境,再也没有当初的排斥与抗拒。

去在酒店餐厅,早已人山人海。侍者带我们入座。坐定后,她让我陪她去拿食物。各式各样、东式西式、冷的热的、甜的酸的,玲琅满目,叫人目不暇给也无从选起。我选了蔬菜沙拉和果汁,她要了小食和咖啡。另外两位同事也各自选了食物。就这样,我们边吃边谈地谈了一个下午。跟九个月前比,她笃定多了。两年前荣升校长来到我的学校,一切从新开始,本以为今年可以大展拳脚,孰知一直通令就让她得从新适应新环境。三千多个学生,一百九十多位老师,不容易啊!想到头也疼,上任九个月还认不清老师们哪个打那个,何况是学生!然,她是个好学又很努力的人,只是时间问题而已。闲谈间,她还是关心旧学校旧同事。

外面下着大雨,似乎有意让我们多坐一会,谁也不急着走。最后的饮料——咖啡喝完后餐厅也准备打烊时,我们才离开。

又见和蔼的她,让我度过了一个温馨的下午。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再见!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