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09年7月14日星期二

病入膏肓?




上个周末,坐在电脑前,忽然心生一念: 不如学一学年轻一代用短句写文章,让自己年轻一下。一想到此,心动不如行动,我马上付诸行动。

一开始,得先构思一下题目和内容。决定了题目和内容后,可以动手(电脑打字,实无笔可动)了。该从哪里说起呢?想了一会儿,总算想到了一句开头语,便把句子打出来。可是,打出来之后又觉得句子有点半天吊,接不下去。好不容易打了几个句子,又觉得词不达意。 就这样,删删写写,搞了一个晌午,竟然写不上三句。

第二天,我还是不死心,决定再试一次。可是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我还是一直处在写了又删删了又写。不是觉得句子怪怪的;就是觉得上句不接下句。结果又白白耗掉了一个假日,最后,我宣布放弃。

追根究底,不是我离年轻太远,也不是我语文造诣不好,而是职业病太重,而且已“病入膏肓。”

还是做回自己,写自已喜欢的文章吧!哈哈!

照顾儿女,不能假手于人!


今天一早就到沙亚南去参加一个课程,回来时已是午后。

经过半天的折腾,回到家一看到那张诱人的床,就什么抵抗力也没有,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好好睡一觉!”。换下上班服,才往床上一趟,手机就响起。那个家伙那么不识趣,破坏我的午睡大计。

“喂...”这回我的声音肯定更像刚睡醒。

“小王,你回到家了吗?”是二副的声音, 听起来有点急促。

“回到了。有事吗?”二副处事向来谨慎,不是重要的事都不会打到家里来。

“又见是要告诉你,预备班的一位印裔同学自杀了!”

“什么?”我从床上跳上来,深怕自己睡意正浓,听觉有误。

“我们学校的一位预备班印裔男生今早在家上吊自杀!”

“啊!......”二副清清楚楚的重复,如五雷轰顶,轰得我脑袋一片空白,
好几秒钟无法思考。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弄到要走上绝路?

据二副所阐述,这位男生自入学以来,屡犯校规。最近,他的父母回印度省亲,把他暂寄在叔叔家。上个礼拜,他带手机来学校,扬言要一一百五十令吉出售,结果被老师没收了。经过纪律老师的审问,怀疑手机是偷来的。可是他矢口不认。老师要通知他的监护人——婶婶(叔叔婶婶也随他父母回乡去了),他向老师苦苦哀求,求老师别告诉婶婶,等叔叔昨天回来后再说。今天,老师原本打算打电话给他叔叔,还来不及打就接到这个噩耗。校方接到消息后,再向他的几位同学问话,才发现他的婶婶时常对他施以毒打,拳打脚踢。那部手机是他偷了钱买的,如今又被没收,又知道婶婶快回来怕无法交代,因而出此下策。

姑不论这个孩子平时的行为有多恶劣,但肯定罪不该死。偷窃如果发生在家里,任由父母发落,要打要骂悉听尊便!如果发生在学校则属于严重过错,可以被判停学五或十天。然而,这个孩子因为寄居在叔叔家,父母不在身边。寄人篱下的遭遇父母是否尽知,我们不得而知。我只确信,今天如果父母在家,悲剧也许不会发生。

家长如果可以的话,不应该长期把孩子寄居在别人家,即使是自己人;万一非这样做不可,雅叙确定对方是可信赖的。

照顾孩子,不能假手于人!

谣言止于智者



也许你为我的单刀直入惊讶,但是你却一笑置之, 然后斩钉截铁地告诉我:“绝无此事!”

其实,早在你还没上任之前,就已有此传闻,说这里只是你的歇脚站。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或到学院当讲师;或到某大型学校去掌校。

人家说“小庙留不住大和尚”,这一点我绝对认同。之前,你在本地一间大型学校当掌舵人,短短的几年内你不但把该校的纪律搞好,也把该校发展成一间能够挤入全国3K比赛前三名的行列,荣获亚军,成绩显赫不容忽视。这项成就也让你荣登卓越高级校长宝座。

三月份, 教育局为了配合教育部的升迁行动进行大调动, 勒令县内的几间学校的校长来个大对调,结果你就来到了这间少人问津的学校。当时,就已经有传言说你不会在这里呆太久。

上任后,你利用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针对硬体设备、行政事务、人事安排进行了扫描,并逐步进行小规模改革。

在工作上,我和你的接触频密。从言谈中,我发现你学识渊博、触觉敏锐、心胸豁达,且眼光独到。你常以精辟的见解让人折服,而你的言行一致更是叫人钦佩。诚如前任校长所述,你是好校长。 然而,你的勤政却引起内部的一股反对浪潮。安逸的日子过惯了,谁愿意早到迟退,谁愿意多出一份力!

最近,办公室内有盛传你会调升到县教育局去,接任刚悬空的局长职位。

我不喜欢人云亦云,尤其是弄得人心惶惶的传言,所以我直捣黄龙一探究竟。人家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与其以讹传讹,不如向当事人求证,这样比较干脆。

对于你的答复,我很满意,因为那是你的真诚答复。身为公务员,升迁的事本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就算有一天突然接到一直通令,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至少,你已经让我知道,你并没有“身在曹营心在汉”,那已经很满足了!

不能绳之以法,只好祈求天谴


今天是赵明福出殡的日子。民联领袖、亲朋戚友及关心时事等一众逾二千人送他走完人生最后一程。他的亲人为他嚎啕大哭的场面让人看了不禁心酸掉泪。可怜天下父母心,白头人送黑头人最是教人断肠。

古人曰:“死,有重如泰山,轻如鸿毛。” 赵明福之死,是前者还是后者,姑不论之。然而,他的死,如果还不能揭露人形的丑陋,那么悲剧还会继续发生。

自从老马当年登高振臂一呼:“马来西亚,能!”之后,马来西亚还真是特能。125亿的自贸区丑闻如耳边风过;看来不止三百万的皇宫豪宅无人质疑,州议员几十万的拨款却能一丝不苟地采取抽丝剥茧式的雷霆扫荡。

任何事情的发生开始都会引起一定的震撼,激起千层浪。而当局就会似摸似样的办起事来,或建议设皇家调查委员会,或信誓旦旦保证公正严明的彻查。过后相关部门的负责人接着每天会轮流跳出来报告调查进展,而最后事情会戏剧性的收场,或查无实据或证据不足或不了了之。

赵明福之死,是轻是重,视乎当局的调查结果。然而,以目前的大气候,我不敢寄以厚望,但是我始终相信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机未到!明福如果在天有灵,应该指引国人能以雪亮的眼睛去明辨是非,应用群众的力量为他申冤。我也祈求老天开开眼,让幕后黑手遭受天谴。

如果我们无能将凶手绳之以法,只好祈求天谴!

李昂的爱情小说



台湾著名作家李昂于今年初发表了她的新作《七世姻缘之台湾/中国情人》。


李昂,一个掷地有声的名字。七十年代,她以《杀夫》、《暗夜》震撼台湾文坛,也震撼了华人世界。这两部名噪一时的小说,让李昂奠定了她的文路,也奠定了她在文坛的地位。在《杀夫》、《暗夜》中,李昂以大胆的笔触大篇幅的描写男女间的情色关系。然而作家写来一点也不猥琐。后来,作家再次借用小说《北港香炉人人插》暗喻当地的黑金政治,讽刺黑社会头子与风场女子摇身变成政坛新贵的怪诞现象,为当时的台湾社会掀起不小的波澜。

李昂说她的朋友以“黑暗”来形容她,我倒觉得李昂的笔触极尽“辛辣”。她的小说既写实又煽情,展现了作家的人文关怀之余更引起社会的关注。多年以后,作家尝试让自己温柔一点,应该说让她的小说温柔一点,所以写了这一部小说《七世姻缘之台湾/中国情人》。感觉上,这部小说应该会如作家友人所述——温柔一点。可是拜读之后不难发现,除了内容以爱情为主导之外,它还是离不开作家原本的文路,更脱离不了作家的人文关怀。故事虽然写的是两个分别来自海峡两岸的男女的爱情,其实隐喻的是海峡两岸人民的暧昧关系。

海峡两岸自从开放后一直被统一与台独困扰着。无论是统一,抑或是台独,它都会为两岸带来冲击,有人欢喜有人愁。台湾老一辈的人对大陆的情意结相当矛盾,年轻一代当然渴望自由民主。香港的五十年不变不能照单全收地套着台湾身上,两地政体不见得两全其美。作家的矛盾心情表露无遗。当然,故事中的主人翁的爱情最终也无法开花结果。

李昂就是李昂,虽然想温柔一点,可是还是天生“黑暗”难自弃!难怪她的友人一听到她要写爱情小说都做晕倒状,哈哈!

2009年7月10日星期五

一件喜事



“有时起有时落......好运歹运......爱拼才会赢......”一阵歌声把斜躺在沙发上正想尝试进入白日梦乡的我惊醒。拿起手机瞄了一眼,久违了的故友。

“喂......”

“朋友,你在睡觉啊!”那一头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嗯,没有啦!养神而已啦!”不知道为什么,我在电话里的声音总是让人觉得我是刚睡醒。我从来不掩饰自己,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你在哪儿?”来电者务必追根究底。

“在家。”

“那我们可以聊一下咯!”看来她打算与我畅谈。

“可以。很多下也可以......”那头传来一阵笑声, 证明我的幽默还可以。

“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你要帮忙我。”对方的语带腼腆。

“我能帮你什么忙?”助人为快乐之本,我哪有推辞的道理。

“不是,我是说你不要骂我?”原来我把“你不要骂我”听成“你要帮忙我”。不好意思,我还没从睡梦中回过神来。

“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为何我要骂你?”我有点一头雾水。照理我们相隔两地,井水不犯河水。

“我生了。”她招了。

“是啊!恭喜,恭喜。这是喜事,为什么你认为我会骂你呢?”我该检讨检讨吧!

“时隔那么多年,我难以启齿。”她总算揭开谜底了。屈指一算,她家老大今年十二了。十二年,好长的一个距离。记得之前每次和她见面,大家总爱和她开玩笑她,希望她为民族人口增加出多一点力。这么多年,大家都以为她的“工厂”已经停产,真没想到也真替她高兴。

“不用担心,大家都会为你高兴的。我改天抽空去看你。”我恨不得马上开车去看她。

“我就是要邀请你下个星期六来参加我孩子的弥月自助餐会。你一定要来哦!”她向我发出邀请。

我们的谈话在一片欢乐声中结束。临挂线前她一再叮咛,让我一定要出席她的弥月餐会。

在这段备受流感阴影笼罩的日子里,这可说是一件让人开心的喜事,值得庆贺。

她的喜事,感染了我,也让我开心了半天!

2009年7月8日星期三

塞车天跷课天




傍晚六点半,我像往常一样开车去上课。

一路上,有我的偶像的歌声陪着,心情是欢畅!孰知已进入大使路,刚过了政府部门大厦,出现在眼前竟是长长的车龙, 心中暗叫不妙。这条路很久以前就已经不塞车了,今天是怎么啦!

我被困在车龙,行走的速度比蜗牛爬还慢。本来欢畅愉快的心情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无名的焦虑——我又要迟到了。我觉得自己好像被前后左右的车辆挟持着,动弹不得,其他车主的心情大概跟我一样,我想。坐在车里,我有想逃的感觉。

看一看仪表上的电子钟。天啊! 半小时已经过去了,车子还移动不到100米。如果以这样的速度前进,去到老师家老师已经下课了。虽然小时候老师常说早到好过迟到;迟到好过没到,指的是小学生,我没资格。突然眼前出现一个出口,我打了讯号把车往左靠,为自己杀出一条血路。

哈,塞车天,跷课天!今晚,我又放老师假啦!




千呼万唤始出来


今天下午,副首相兼教长在出席内阁会议后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政府将在2012年开始恢复母语教数理政策。

我国于六年前在前首相的催促下仓促实施英语角数理政策。这六年来,反对此项政策的声浪从未间断过。无论是那个族群的非政府或民间团体,无不反对这项违反教育哲理的政策。


事隔六年,在经过政治大海啸和国家领导层的大洗牌后,政府才毅然宣布取消这项政策,从后年开始回复母语政策。这项万众期待的消息,照理应该是皆大欢喜的。但是,大家在高兴之余,肯定要问一句:“为什么还要等3年?”也许又是一大堆自圆其说的理由,我们不得而知。当年可以说做就做,今天难道不能喊停就停吗?相信这项消息已公布后,接下来的日子里坊间肯定还要议论纷纷。

无论如何,这项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消息,虽然迟了一点,但也不失为一个好消息!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知。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 为感君王辗转思,遂教方士殷勤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 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