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1年11月27日星期日

古代科举VS现代考试



古时候,自隋朝开始设置了“科举”制度,通过考试选拔有能之士为朝廷效劳。这个制度的开创,让天底下的儒子不惜寒窗十年,为了就是期望有朝一日能鲤跃龙门,名成利就。

现代的制度,自小学考试,学生也要面对大大小小的考试,才能取得一纸文凭,到社会上打拼。

古时候,读书人必须通过乡试,(录取者称为举人,第一名称为解元
)、会试(录取者称为贡生,第一名称为会元)、殿试(录取者称为进士,第一名成为状元、第二名成为榜眼、第三名称为探花 ), 一关过了才能闯另一关,最后取得功名,光宗耀祖。

现在的考生,从小六考试开始,初级教育文凭、大马教育文凭、高级教育文凭到到大学毕业,他们所要应付的考试,比起古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同的是,之前的考试考不好也可以继续参加考试。

古时候,科学的考题大都围绕在经典、诗词,考的是直言极谏、贤良方正、博学宏词、才堪经邦、武足安边等科。后来还有武举和口试。

现在的考生,考的是语文、数理、人文、宗教与道德等,口试只限语文科。后来当局把课外活动列在积分之内,但不需考试。

古时候,主考官是考生巴结的对象,视主考官为恩师;现在的考生,和监考官只有一面之缘没有交流,不屑一顾的大有人在。

古时候,儒子上京赴考,要长途跋涉,要翻山越岭。进考场,不得迟到、不得喧哗、不得作弊、不得违规,违规者不但被发现将被逐出考场,前途无亮。

现在的考生,家长管接管送,无微不至。进考场,高谈阔论、衣衫不整、没带证件、没带文具,跟同学借,借不到老师替他张罗。迟到者,主考官也得网开一面让他入场。考生要上厕所,监考官也得陪着去,避免发生不必要的事。

现代监考官,犹如侍仆,陪太子考试,一切不敢怠慢, 比起古时候的主考官,官威不可同日而语啊!

2011年11月23日星期三

水灾来咯!


“万众期待”的东海岸水灾终于来咯!哈哈,好像是迎接佳节一样,应该好好庆祝一番,让受灾的东海岸居民听到了,大概会把我骂死。

其实,我不是幸灾乐祸。我只是纳闷,我国的城市排水系统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不能改善吗?我们的邻国自七月开始的大水灾,是百年一见,让当局措手不及,也让新官上任的美女首相疲于奔命。而我们的东海岸水灾似乎是可预见的。既然可预见,为什么不能采取治本的措施?

东海岸水灾几乎年年发生。曾几何时,教育部为了避开“灾节”,特地把学校的开学时间改在年尾十二月初,让学校在十月中开始放假,政府考试也提前在十月尾开始,说是可以避开水灾。后来,官家又有说词,学校的开学日又恢复原状。

近几年,更有意思。每逢年尾,有关部门的部长就会苦口婆心地耳提面命,提醒居民做好面对水灾的准备,表现出执政者的“勤政爱民”“体恤民心”。常言道:“千金难买早知道”,不能预早知道的事情只好坦然面对。可是。既然知道到时一定会发生的事,为什么不能想办法解决?为什么要等水灾发生了,才出动一大堆的人力物力,设立收容所派送救灾物资.......也许是我太妇人之见。这样,政治人物就有机会表现他们的“爱民”本事,坐着舢板带着一大堆跟尾狗到处去慰问灾民,天天见报。

水灾啊水灾,你真是政棍所期待的啊!

2011年11月18日星期五

一百大洋的魅力


早上十点,校园内门庭若市,家长们的车陆陆续续地驶进来,目的是为了政府发放的一百大洋。

说起来也真该感谢政府的“体恤民心”,为了减轻家长的负担,“提早”发放一百大洋辅助金,让家长可以为孩子添置上学的必需品。其实,一百大洋,够买什么东西?买了校服买不了校鞋;买了校鞋买不了书包。但是话说回来, 就如我们常说的,有好过没有,不拿白不拿。

然而,我要感谢政府国库大开,广施恩泽,让每个学生受惠,让我们有机会见到平时难得一见的家长。平时,除非有事,否则我们也不会把家长请到学校来。有些家长,平日孩子在学校犯了错,我们三催四请也请不到;开放日派成绩册时也从来不来。

今天,为了一百大洋,家长们都露脸了, 可见钱的魅力何其之大!

2011年11月14日星期一

人在考场


今天是大马教育文凭开始的第一天,我一早就摸黑出门。我不是考生,我是监考官,摸黑出门是要陪主考官到邻近的考卷库去拿考卷。考卷库在哪里?不告诉你?这是高级机密不能泄露,不然要革职查办,哈哈!

其实,别说是外人,连我这个在教育界混了那么多年的人,还是第一次知道考卷库的真正位置,第一次亲临现场,领教了考卷库的严谨与机密。看到那道厚重的保险门,我才知道当局的保密功夫做得有多足。这么多年来,政府考试的试卷很少发生泄漏是有迹可寻的。

回到监考的学校,和同道们一起处理了考卷后,第一张试卷——国语(一)为一年一度的重要考试掀开了序幕。这所学校共有三个考场,我们负责的是第三考场,对象是后面班的学生。负责这样的考场有好处:试卷少;大部分学生都是报考主修科而已,在十六天的考试中,我们只需监考十一天。

考场内,鸦雀无声,只听到原子笔在纸张上飞走的声音,沙沙作响....哈哈,这是小时候写作文《考场前后》必写的情节。考试是这样,可是坐在我眼前的学生,写是在写,只是不知道在些什么。开考后的第四十分钟,第一个考生举手表示要离场,我上前去一看,写了四十分钟,他只答了第一题——概述,而且只写了一段。国语可很重要,如果考不及格就等于考不到文凭。寒窗十一年,不能空手毕业。我劝他尝试做第二题。再皮再差的学生进入考场也不敢跟监考官作对,他拿起笔继续努力。不到十分钟,他又举手。我走过去一看,他写了一段,但是原来不是作答,只是把一到五的题目抄成一段。算了,他真的尽力了,我只好“放过”他, 让他提早离场。有一位考生,从一开始就看他埋头作答,笔杆摇个不停,孰知一个小时后我才发现他竟然一个字也没写。

第一个考生提早离场后,接着下来其他的学生的情况也差不多,陆陆续续地提早离开,教的虽然不是白卷,但也差不多是“败卷”。他们脑袋一片空白,你让他做一天他也写不出,你不让他走那是虐待他。

监考是件苦差,不能做只能站,要不就来回走动。一个早上下来,我的脚已经痛得不行,可下午还有考卷,看来今天是够受的了。监考一天分两个阶段——上午和下午。一个阶段可获津贴一个大洋。哈,今天我可得两个大洋。两个大洋你懂吗?两零吉也!这年头,老师还不如乞丐。朋友问我,监考是不是我要求要去的?哈哈,我说是是是是,是我去求来的,我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求来的?我有病啊!我躲都来不及还我去要求要监考?

有人要代我去监考吗?奖掖三百大洋!要的话请留言,我半夜也去找你!

2011年11月10日星期四

大人有大量?

上篇帖文提到“....小人常戚戚”, 有人认为我们做人应该有量度,丞相肚里能撑船。

哈哈,这是一句讽刺意味浓厚的话,印象中孔先生没有说过这句话,幸好他没说,不然就叫人失望了。讲话不经大脑做事鲁莽、言行举止都不顾及他人感受的人,最喜欢在讲错了话做错了事后,就厚颜无耻嬉皮笑脸地叫人家要“大人有大量”,自认小人地叫人家”大人不计小人过“,这种嘴脸口里吐不出象牙,这种话听了让人恶心,好像听者再跟他计较的话就变成了小人。叫别人”大人有大量“的人,通常也是那种把道歉当作口头禅的人,有者死不悔过;有者以此为乐。

我不是“大人”,没什么大量。我也不是小人,损人的事不屑为之。我也不是小气的人,只是有些人,不值得你原谅,对于随意出口伤人的人,我是一点度量也没有。就好像喜欢”称赞”人家“能者多劳”的人一样,也是一顶高帽盖上头后,别人就得为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能者多劳”,听似褒扬实则最贬。

大人有大量,那得看对象!

2011年11月4日星期五

小人长戚戚

前阵子县教育局举办辅导教育嘉年华会,我专司证书工作,举凡工委、参赛者、评审都获主办当局颁发证书以资鼓励。类似证书,在教育部凡事都讲究绩效、把课外活动列为录取条件的一部分后,更是变得洛阳纸贵。

这份工作,从嘉年华会开始筹备做到曲终人散几个星期后才大功告成,皆因证书打印完毕还要送到县教育局给局长大人签名。其实所谓签名,不外是由局长的助理打上局长签名的胶印。本来盖几个印能花多少时间,可是不但是局长贵人事忙,连个助理也像是大忙人似的,不到三百张的证书盖了三个星期才完事。

星期一早上临时被通知去局里开会,我就趁机到助理的座位去探听一下,助理告诉我盖好了,我就把它拿进会议室。由于临时授命,早上出发前忘记带上名单,我本想带回学校照名单分配了之后再发到各学校去,可是老师们又等得心急,我只好就地取材,让老师们记下他们索取的数量,我好回去校对。散会前,我放心不下,还叮嘱老师们万一有多拿的,请如数退还。

昨天经过一番校对,发现有几位老师拿的数目不敷,我为有一个个通知他们。晚间,接到一位老师的回复,语气不善,我好声好气地向她解释,我市根据报道名单做事,报到名单显示她的学校只派了一位代表,而她却拿了五张证书。如果她不退还,别的学校就拿不到证书,结果换来的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回应:

“你在说什么?比赛当天我呈上参赛表格给负责的工委,明明是5位参赛者,我的校长也核对批准了。其他的学校拿不到关我什么事?我的学生为了参赛忙了三天,现在你竟然做出无谓的指控。我知道啦!你不喜欢我,但是你也不用这样对待我的学生。还是你要我在会议上提出来....”

看到这样的回应,我简直傻了眼。这是什么一回事啊!大家都是为了学生,为什么会扯上私人关系?再说,我是谁啊!我凭什么喜欢谁不喜欢谁?你是谁啊!我干嘛要喜欢不喜欢你?你又不是我什么人?对方出了名泼辣,我惹不起,也不需要跟她一般见识,也不需要去回应这种无矢放的。

我照“单”行事问心无愧,有名单为据,错不在我。反观她,反应大且九不搭八,说带了五位学生可为什么名单上只有一位?是报到小组的错,抑或是她当天只交参赛表格却没有去报到组报到?为什么其他老师的反应都很正面,就她忒极端,莫不是心里有鬼?

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我虽不是“君子”,只是一介女流,但是我坦荡荡的,就算她要在会议上提出出丑的也不会是我, 谁怕谁啊!

2011年11月3日星期四

管它啦!

从早上七点半到中午,应付了在辅导室进进出出的学生。 有的学生是来上网申请职技学校;有的是来拿资料;有的是来接受辅导。到了中午时分,我才有时间坐下来埋头把一天的工作流程做笔录。突然,听到隔壁教室又传来学生搬动桌子拉动椅子的声音,刺耳难受。

这已经不是第一天的事。自从PMR考完后,这种情况就开始出现。首先是早上另一班的学生跑来这里搬桌椅,中午就是这般的学生从另一班又把桌椅搬回来。就这样周而复始,烦不胜烦。

我到行政处去找一副,向她报告这个情况。她支支吾吾的,哦一大堆,我也不知道她再说什么,只觉得就是一副什么也不知道不想理的意思。本来我想建议他是否可以把班级调整一下,别让这两班学生每天要把桌椅搬来搬去。孰知,她顺口说了一句:“管它啦!懒得理这样多......”

上头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突然,一个念头闪过:“拜托,她是独孤求败,你不要管她啦!”

对呀!她是独孤求败,管它啦!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知。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 为感君王辗转思,遂教方士殷勤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 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