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09年12月7日星期一

熟悉的潮州

潮州,一个熟悉的名字,只因从小就是生活在潮语潮人文化的环境里。来到潮州让人倍感亲切。

潮州,离福建厦门只是一个小时的车程。从前一晚迎来汕头藉地陪开始,车上就是一片潮声。抵达潮州时已是黄昏时分,我们直奔餐馆,享用闻名遐迩的潮州“十八碟”。

所谓十八碟,也就是十八道菜式,“潮菜十八式”。这是古时潮汕百姓之家迎宾宴客的最高规格,被潮汕人誉为潮汕的“满汉全席”。不过,这也是潮州人的门槛:牛皮要捡大的吹。敢与御膳“满汉全席”比高低的,只有潮州人有这个胆。

“潮菜十八式”,分为二甜品,四小菜,四大菜,八道特色主菜,共十八道菜肴。潮州菜烹调方法独特,以“焖、炖”和“素菜荤制”见长。潮菜常用的烹调方法有“焖、炖、煎、炸、炊(蒸)、炒、焗、泡、扣、清、淋、灼、烧、(火屈)”等十四种,尤其是“焖、炖”最为出名,别具一格,而且很有讲究。第一道菜必须上甜品,金瓜就是这几年新出产的那种小巧玲珑的小南瓜,浑身柑红且隐有金线,漂亮极了,吃起来又粉又甜,口感非常好。芋头蒸熟后放在生铁鼎里,和着白糖花生油,用模子压成型状,这便是潮汕特色菜:芋泥。最后一道菜也必须上甜品,意喻:从头甜到尾。四小菜:有乌橄榄菜、酸咸菜、豆酱子姜、贡菜。说起潮汕的碗碟,都是小小的,巧巧的,可比不得京城的大气,京城里一碗炸酱面就把你打倒,那可是海碗。潮汕的碗碟,都像小醋碟子一样,一口就没了。然,虽说小,可是十八道菜,也够你消受。四大菜上来有:卤鹅拼盘,鱼饭,煎蚝烙,鱼露芥蓝。潮汕卤鹅肝是出了名的好吃,可是贵,狮头鹅在这里大显身手。一盘卤鹅拼盘:几片鹅掌、鹅胗子、鹅肠、鹅翅膀、鹅肉,独不见鹅肝。“鱼饭”是潮汕话,就是不放任何佐料,只洒点盐,蒸出来的鱼。煎蚝烙有点像上海的玉米烙。八道特色主菜上来有:鱼丸牛肉丸双拼汤、白灼沙虾,清蒸海鱼、红烧酱鸭、红焖海参、炒米粉、鸡味青菜煲、炒芹菜一大堆。

我们算领教了潮州十八碟,酒足饭饱后,地陪安排了人力车夜游潮州古城,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半小时,但我们已经看到了潮州的夜景。一路上,车夫与我们侃侃而谈,谈潮州、谈潮人文化、谈生活。我虽是潮州人,懂潮语也讲潮语,可是潮州人的标准潮语也听得我八只耳朵掉满地。


第二天,我们在潮州度过了悠闲的半天。早上,我们再次重游潮州古城。登上广济楼,就可遥望韩江湘子桥。参观了开元寺,我们乘坐人力车去吃潮州小食——鸭母捻。午饭后,我要求地陪带我们去参观韩祠。

领略了潮汕古韵、美丽河山、潮菜佳肴、人文历史,我带着愉快的心情离开,直奔汕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