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0年12月28日星期二

职场政治(上)

教务会议开始了,同事I从后门静悄悄地走进会议室,不惊动任何人地坐在尾席。她的出现让我的脑海浮现了一脑子疑问。

上个拜五我回去办点事,一副告诉我有三位同事在教育部服务组的勒令下被调至他校,她们被调是配合教育部的人事大调动计划、根据学校电子资料所做出的决定。从去年开始,教育部就计划把一些资深教员外调,让他们换换环境。这项计划原定在去年实施,后来因为反弹太大,所以被迫押后。今年年底,槟州与雪州的教育局低调处理,然而还是卷起千层浪。而这层浪也卷到我的学校来。三位被调走的同事分别是一位淡米尔文老师、一位英文老师和我们辅导组的小妹妹。

I是英文老师,照理已经调职,怎么还会出席会议?基于好奇心作怪,我便向坐在身边的N打听一下。N告诉我,本来被调的不是I,而是另一位英文老师R。啊,是R!那还得了?她会肯吗?哈哈,我的啊一定也没错,她不肯走,因为她“不会”驾车,不会离开这里远调他校。其实不远,就那几公里的路程。问题是,她是六朝元老,在下午班老树盘根,是PKP的“得力助手”....接到消息后,她马上想方设法找“替身”,而有幸被她相中的就是I。

I是年轻教员,一个单亲妈妈,是下午班的“毒瘤”,从去年调来后为校方制造了不少麻烦:迟到早退,时常请病假,最严重的是把教学记录簿弄丢了,让校长头痛不已。R打电话给她,投石问路一番后就跟一副说I同意对调,可是I说她由始至终没有答应要和她对调。过后,两人都到教育局去交涉,如今公函还未批下来,两人都不肯走,才有今天的僵局。

其实,明眼的人都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R是资深教员,讲话很大声,又是PKP的强人,PKP肯定会站在她那边;I是校方的“眼中钉”,一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I坐在尾席,一脸的彷徨,头低得都快碰到胸口。I的职业操守本来不值得同情,可是在这件事上,她是受害者。可是谁会搭救她?谁肯帮助她?

这场职场政治,让我感触良多。人,有时候真的该多修行积点德,有难的时候才有人会对你施予援手。否则,自己保重。很明显的,如果I平时工作态度好一点,校方都不会拿她开刀,R更不敢为“掘她食死猫”。虽然有几位同事都愤愤不平,可是又能怎样?别说得罪上头,就算是六朝元老也没有人敢冒险,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同族人尚且得到这种“待遇”,何况是我这个“异族”。以后真的是要醒醒定定,免得死了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这场职场政治谁会笑到最后,目前还不知道。欲知详情,请看下回分解!

2 条评论:

  1. 我听说旧校也有两位华文老师被调,一个来了我的学校,一个惨,调到甲洞。。。。。。。他还在rayuan.

    回复删除
  2. 我有听新拍档提起。自己上诉还好,不要是办公室政治就好!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