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4年8月31日星期日

再见,斯里士拉央!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即使再冗长。十二年零八个月到底有多久,我也说不好。然,或长或短,总而言之散席的时间终也到了。

斯中呈“王”字型的校舍,让我觉得分外亲切。一上了楼,四通八达,不用走上走下,不用晒太阳怕下雨,很是方便。这两天,发现自己突然特别眷念校园了的光景。每次经过四层楼高的D座,总要在长长的走廊徘徊。这几天,D座特别的安静,因为学生们几乎都在课室里埋头苦干,与时间赛跑。十五天的预考才刚开始,即使是后面的放牛班也似摸似样地沉着应考。毕竟,时日无多,学生大概也感受到大考的压力了吧!
站在高楼上,远眺整个校园,收入眼帘的是宽大的停车场,这是学校的重点,可以容纳上下午班教职员的代步工具,即使是高峰期也绰绰有余。后面偌大的草场,本该是孩子们疏松筋骨的好去处。只是草场的地形不好,常年聚水且多沙石,导致绿草难长得好,中间那一块总是秃头秃脑的。经过上两位校长的努力情况虽有好转,但仍不不臻理想。从D座望向对面的B座,还是见到三五成群的学生在走廊溜达,偶见有老师出现,就都留到楼道下,避过风头。

中午时分校方为我践行, 场面搞得不小。照理我不是行政人员,不该有此规格的欢送仪式,有点受宠若惊。我不知道为何那么幸运,也许是新人新作风吧!本来要求一切从简,但又怕新人怪我矫情,给脸不要脸。没辙,唯有坦然受之。

时值周五穆斯林祈祷时间,男同事们必须先行离开,所以受邀致辞的校长和教师代表都长话短说,我也求之不得,长话短说免得说多错多。本来代表同事们至此的应该是教职员联谊会的主席,可是却换了辅导组的组长。个中原因其实不难理解,十二年零八个月的共事情谊,舍她其谁?然,问题就出在这里了。当初,教育局二话不说地派来了第四位辅导老师时,阿头再联系了肥仔后已经心里有数,只是一直不肯松口。其实,她是一直不肯面对现实,甚至有点逃避,还假设离开的会是她自己。在这段时间里,调职一词成了她的忌讳,绝不能提。一提,她竟会跟我翻脸。我知道她的心意,也闭口不提。推举她献词,对她是个难题,对我又何尝不是?果不起然,说不到三句话,她已经开始哽咽,让我也差点快崩溃了。幸好,她及时煞车,让我也惊险过关。

宴会过后,和一群等着跟我拍照的学生在辅导园地逗留了一会儿后,我就回到辅导室去收拾东西。临走前到阿头叫我到行政处去和书记们拍照。那一刻,他再也按捺不住了,抱着我哭了一鼻子。压抑了整个星期,是应该让她渲泄一下。我的离开让她很纠结也叫她沉重,发泄了之后她就会坦然接受以后少了我鞍前马后地伺候着的事实。

再见了,斯里士拉央,感谢你让我的人生更丰富,让我的工作能力更高强,让我的信心更壮大。感谢与我一起走过这十二年八个月、与我一起经历酸甜苦辣的工作伙伴,我会永远记得你们!

收拾心情,下周重新再出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