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4年8月28日星期四

倒数

离职进入倒数阶段,心情起伏,既复杂又矛盾。在职十二年八个月,对这里的一草一木、旮旮旯旯儿、上司、同事、校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说舍得那是骗人的。还有我一手负责建立的辅导园地,我走后,谁要帮我照顾那些花花草草?

想当年刚到这里,向来喜欢拈花惹草的我,看到被荒置了、除了几盆长得干干瘦瘦的胡姬花之外,只剩下杂草的胡姬园,实在不忍也有点技痒。只是荒园隶属一位气焰嚣张的低级文员,站着茅坑有不拉屎,不让他人染指。我也不想惹麻烦唯有作罢。后来上头人事更动,新上司见不得荒置的园地,就把它交给了我,让我在里面栽花植草,还放了一套石桌椅,休息节时让学生在里面休息聊天。阿头说她是热手,呼出来的气又带毒,绝多不能靠近花草,否则后果不堪!

百分之十的华裔生,我走了之后,谁来关照他们?这么多年,他们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同门师也很给面子,华裔一犯事就先交由我处理。只要他们肯改过,大多不受惩处。他们也习惯了有事就找我,因为容易沟通。这个礼拜适逢大马教育文凭预考,学生考试考到脸青青,告诉他们会不会给他们添乱?阿头说,一定要说,不然下个星期他们发现我突然“消失”了岂不更难接受?何况学生总该学习面对分离,因为以后他们还有很多的“生离死别”要面对。说的也是,应该说。结果,昨天放了一点风声出去,今天中四的几个学生就送来了一个大礼篮,叫人啼笑皆非。我希望明天不会有第二个,我总认为当老师的不能让学生破费,何况破的还是家长的血汗钱。

这次的调职虽然自己心里有数,可是对很多同事来说都是事出突然。可是,要一一解释还真累人。其实简单说一句,军令如山,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上头要调你走你就没有留下来的理由。再说,干我们这一行的,在哪儿不是做?然,想在去到新环境,一切从头来过,心里还是很复杂矛盾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