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

千呼万唤始报到?

熙熙攘攘了一个多月,狼也来了三四次后,老板娘终于在今早十点多把一纸通令交到为手上,然后叫我放学后去新学校报到。新老板娘出了名“抠”,对时间斤斤计较。但凡在她掌校的学校,任何教职员务必准时上下班,在上班时间也不得随意离校。果然,一上任后就发挥了她的本色,很多同事每每有事向她要求提早离开都不得要领。既然如此,我也不想明知故问,放学就放学吧! 反正已经拖了几天,不差那几个小时。

去到新学校,校长不在办公室,说是进班视察教学去了,要我在校长室等。一所成绩标青享誉远近的学府,校长室竟然只是普普通通,面积不大也没有丝毫的豪华的装潢,比起全寄宿学校的校长室,真是差远了。在任的校长是一位印裔女博士,之前在旧学校担任副职多年,修完博士学位后几经努力才获得升正,在这里掌校。上任近四年,口碑很好。

半小时后,身后传来连声的欢迎声,接着一张脸带笑容的面孔就出现在我眼前。我应声而起,一只欢迎的手已经伸了过来,劈头一句:“我总算把你盼来了。” 这句话乍听之下有点叫人受宠若惊,但也心里有数。死肥仔骗了我三次,她也一样被拖了一个多月。

果然,她告诉我,为了争取把我调到她的学校,她天天跑教育局,天天去烦肥仔,甚至为了让肥仔答应调人,她答应教育局接受一位七年换了六间学校的一位问题老师。她还说辅导组主任也天天来问她:“她来了吗?”。说着说着,有一位副校长经过,她就把她叫进来,跟对方介绍:“这位就是我们盼着的那位辅导老师.......” ,对方给我的又是“你总算来了”的反应,我感觉自己好像《卖炭翁》里的卖唱女,千呼万唤才来报到,真不好意思。

第一次见面,校长毫不讳言对我的期许,听得我都吓出一身汗。一位博士级校长,为了学校那百分之七十五的华裔生,不惜礼贤下士,三番四次纡尊降贵的去看死肥仔的脸色,我除了尽力把工作做好,无以言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