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4年8月18日星期一

黄道吉日?

周末的早上起了个大早,为的是赶到学校去。出门时,看到老天脸色灰沉沉的,一脸的不高兴。我也一样。就你们会选,好选不选,选了这个黄道吉日。几个月的旱季什么都不做,现在才来折腾。

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原定在六月二十一日。负责课外活动的大老爷们每天不知道在忙什么,靠近六月了也不见有任何动静。老师们忙着上课、给学生考试、改考卷、输入分数、做成绩单....没有人在意几时要办运动会?结果,等到大老爷睡醒的时候,斋戒月已近在眉睫。接着,新旧交替又耗了三个星期,最后一拖再拖,拖到开斋节过后才选定了黄道吉日——八月十六日,为一年一度的运动会,而之前的两个星期则是一系列的预赛和选拔。

运动会前的一个星期,老天似乎脱离了干旱季节,开始了雨季。每天过了午后,老天就开始变脸,先是蓝,然后灰,最后一片黑沉沉的,接着就是下雨了。一连两三天,预赛都无法如期进行。

去到学校草场,司令台、主宾营、运动棚....一切已经就绪,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老板娘一早已经到场静观其变, 两只大熊猫服侍在侧。差不多十年了,我每年的工作岗位都一样——统计组组长。我的大老爷说,驾轻就熟舍我其谁?对啊,每年的工委名单都是copy & paste而已,懒得改动才是真正的原因。也好,我觉得这是优差,不用晒太阳的工作,何乐而不为?

不久, 起风了。哈,东风来了,诸葛亮可以起坛作法了。孰知,诸葛亮发功过度,呼不到东风却唤来了雨神。开始时雨神还蛮客气,细雨绵绵的意思意思地飘着,接着便开始发力下起雨来。看看老天爷,脸黑着呢?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放晴的意思。自从政治海啸后,大人物都很给老百姓脸,逢请必到逢到必早。这一天幕嘉宾竟然冒雨莅临,真叫人刮目相看?

一场简简单单的开幕礼,就在帐篷里草草了事。贵宾宣布开幕后,运动会还是开始不了。老天爷一点面子也不给,雨越下越大。躲进帐篷里避雨的老师和学生受不得风雨吹打,陆陆续续地回到食堂去,留下空荡荡的草场,和几个帐篷。一场长命雨,下到中午才放晴。

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开幕后就让老天爷给逼着草草结束。好长的一个旱季不选,偏偏选在雨季开始时才做工,大老爷们以为自己比天更会算吗?问大老爷昨晚怎么没有祈祷?大老爷说罪孽太重,老天处罚!活该,自己知道就好,何必累人累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