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3年3月16日星期六

黄蜂尾后针(二)欲加之罪

教务处:

B老师:“他说我不会管理课室?”
一副:“他真的这样说?”
B老师:“是。”
训育主任:“太过分了,他怎么可以这样说?”
B老师:“我提呈给他的名单,他也没有采取行动!”
一副:“你提呈了名单?”
B老师:“是啊!我一共提了六个名字,都是“惯犯”学生。可是他也没召见学生给予辅导。”

(经过教务处的N老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N老师:“A老师不是这样的人,他平时很勤劳工作的。”
一副:“是吗?”
N老师:“他工作最有效力,对学生也很用心。他不可能不管的!”
一副:“B老师,你确定你把名单交给他了吗?”
B老师:“..................”

PMR成绩公布后:

R老师:“真惨,我们的成绩退了很多。”
S老师:“就是。尤其是语文课。”
R老师:“退最多的是淡米尔文,第二是华文。”
S老师:“科目主任和科任都要做报告。”
R老师:“A老师,B老师说华文会退那么多是因为那些很差的学生都考华文。他们不应该报考。可是,不考,你又会骂人。”
A老师:“............................”


2 条评论:

  1. 这个老师,可以去荷兰了。

    回复删除
  2. 你错了,他是受保护动物。去荷兰的是那个不知死活的A老师。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