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1年7月7日星期四

磨练与经历

一下了车,我的眼光就和一头金头发对焦。哪来不速之客?为什么一早就出现在食堂?对方也看到了我,跟我招手打招呼,还说待会儿上去找我。我搞不清楚是何方神圣,没有搭理他。

打了卡回到辅导室,还没来得及进门,那位金发小伙子已经来到门口。我老眼昏花,还是认不出他。经他自我介绍一番后,我的记忆慢慢还原。他是校友,六年前入读我的学校念中一,还有一个妹妹。就在那一年,父亲因病去世,家里就靠母亲撑着。母亲没受什么教育,白天当书记,晚上还到卡拉OK兼职。他家住在人民组屋,和外婆楼上楼下,妹妹由外婆看管。平时他和妹妹就在外婆家用餐。那时候,他上下午班,每天晚上他一个人在家看光碟,什么光碟也看,包括色情影片。看到三更半夜累了才睡觉,第二天睡到中午,上学还常迟到。来到学校,他还是继续睡觉,什么都不做。那段时间,他是我的常客,老师都拿他没办法,动不动就把他交到辅导室。

为了他,我曾经把妈妈叫到学校来。一位年轻的寡母,拖儿带女的,肩上担子有多重,我可以理解。就如他妈妈说的,不兼职怎样养一对儿女?一兼职又被迫忽略了孩子。她坦承,对他,他无能为力。中二第一学期还没结束,他就退学了。后来听他妹妹说,妈妈把他送进蒙福少年城,接受改造。年头,听他妹妹说他回来了。

坐下后,他侃侃而谈两年的蒙福生活。每天五点四十五分起身,参加晨运。早餐后,他们开始上课。在蒙福,他学的是汽车修理。下午茶点过后,他们要进行一个小时的社会服务,为蒙福进行打扫工作,扫地抹地抹窗剪草洗厕所。晚餐后,他们还要上辅导课,一直到十点上床睡觉。这样的生活,天天一样。他说他去的第一个月就受不了,呆不下去了打算打退堂鼓。院长告诉他,你可以随时卷铺盖走人,但是要赔三千块给学校。这三千块,让他裹足不前,他没有办法让他妈妈去赔这三千块,最后咬紧牙根留下来直到结业为止。从言谈,我感觉到他的成熟与上进,两年的苦日子没有白挨。出来后,他在餐馆当助手学做点心,可是那不是他的兴趣,他要去学做蛋糕。

今天,看到他的成长,我很安慰。希望他的未来是平坦的,是顺利的,是幸福的,那我也算完成任务了。

2 条评论:

  1. 这是他的造化,现在更一肩挑起整个家,还当起妹妹的监护人,监督妹妹的学业。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