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0年8月7日星期六

不期而遇

今午,从高武山下到山脚,遇到几个青年人正在入口处拍照,我正想绕道而过,突然听到有人叫:“老师”。一张似曾相识但又陌生的脸孔向着我,应该是在叫我,因为从山上一路下来就只有我一人。我望着他,尝试翻查记忆,可是脑袋一片空白,我唯有单刀直入“你是我哪所学校的学生?”

“老师,我是XX中学的学生,我是XX啊。”一听到他的名字,一瞬间我的记忆如泉涌,一幕幕往事浮现脑海。接着师生俩言谈甚欢。他是我在家乡一所中学教的华文母语班的学生,当年他高中,是一位高材生,成绩优异的=且彬彬有礼。他身染怪病,病发的时候人会很累,除了睡觉什么都做不了。校方也很清楚他的病情,每次都让他请长假在家睡觉。一年大概要发病两三次,一次为期整个月。虽然如此,他依然名列前茅。大马教育文凭开始期间他刚好碰上发病期,错过了考试。后来听说第二年他重考,成绩一样标青,而现在已是一位电脑工程师。

当老师多年,桃李已经半天下。平时在外面,时常会和以前学生不期而遇。很多时候都无法认出已经长大成人的学生,而我也直认不讳,并让学生自报学校和姓名。学生也很明白他们的老师已经“老”了,不认得他们是正常的事。

和学生不期而遇是一件开心、安慰的事。开心的是学生还记得我这个当年让他们敬而远之的老师;安慰的是学生大多学有所成。看到教过的学生成人成才,一股非笔墨所能形容的满足不经意地感涌上心头。

4 条评论:

  1. 我也是很怕脑袋空白的那几秒,很尴尬!

    回复删除
  2. 最尴尬的是,在餐馆吃了之后,老板说有人替你付钱了,可是我已记不起他是谁了,哈!通常我会问他: “对不起,你是A中还是N中的学生?老师已老啦,真的记不起你!“ 他们还会说:“ 我记得你就可以了! ”感动!

    回复删除
  3. 安娣,

    我不会觉得尴尬,毕竟当年那些稚气的脸孔早已被成熟取而代之,认不出有什么奇怪。反之我们的“老脸”已没机会改变(除非整容,哈哈哈哈.....),化成灰学生也会认得的,所以有什么好尴尬的,因为有成就感才是!!

    回复删除
  4. YPY,

    我的经验是毕业后学生来访,我一定会请他们吃饭。后来他们出来社会工作,就再也不让我付账了!有生如此,夫复何求!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