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4年7月20日星期日

打过必留下痕迹

今晚应校友会的邀约回到阔别十三年的华小,和一班旧同事、学生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晚上。看到久违的旧同事,心里的激动与开心非笔墨可以形容。

校友会成立至今已进入第二十六个年头,上一回办会庆是六年前。几乎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只有在校友会的周年晚宴上,我们一班旧同事才有机会共聚一堂。而晚宴的另一个重点是与当年教过的学生再见面。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当年的顽皮捣蛋的小不点,今天已经长大了,一个个英俊潇洒亭亭玉立。学生见面劈头第一句就是:“老师,当年我被您打过。”,“老师,我是被您打最多的那个。” ,“老师,我还记得你的藤便是三条绑在一起的。” 而最叫人窝心的是这句:“老师,感谢您当年打了我......”。

坦白说,当年肩负训育重担,顽皮的、捣蛋的、懒惰的,哪个没被我打过?接过训育重担的初期,花了两年的时间肃立了一个“训育”该有的形象,接下来的日子几乎已经是所向披靡。行政人员走在我前面也变成了狐假虎威。也有学生在背后议论我是“变脸大师”,学生面前一个样,同事面前是另外一个样。

想当年,我是学生闻声丧胆的“杀手”,我所到之处,无不噤若寒蝉。每次学校办活动,同事们总会通知我,只要我露露脸,现场的秩序就在掌控之中。甚至有同事跟我开玩笑,要为我定做一块人像纸牌,摆放在校园内的各个角落,可以起阻吓作用。有活动时就拿到现场压阵,保证活动顺利完成。我常调侃自己是“鬼见愁”。当“鬼见愁”的好处很多,尤其是在班上上课时,没有人敢干扰我上课,教学活动成效忒好。

人的一生中最有记忆的时光就是学校生涯,小学生涯更是最难忘的一块。而当老师的,却往往很容易就把学生忘得一干二净。不是老师没记性,而是学生太多了。每年送走一批又迎接新的一批,年复一年,一眨眼四分之一个世纪就过去了。有一位女生告诉我,当年她班的同学最怕值日时上我的课,因为每次我都会问:“值日生,走廊的树叶怎么没扫干净?” 原来,当年我对走廊的清洁是那么重视。而这些小细节如果学生没说,当老师的又怎么会记得呢?

打过必留下痕迹。我从来不介意学生说我打过他,因为我知道他们没有因为被我打过而记仇,也表示自己也尽了为人师表的责任!

以后再遇到以前的学生,我要问一句:“请问谁没有被我打过?”

4 条评论:

  1. 教不严,师之懒啊!老师好也!

    回复删除
  2. 古人曰:“名师出高徒“,我却认为严师才能出高徒!

    回复删除
  3. 赞同您的话,「严师出高徒」!

    回复删除
  4. “严师出高徒“只限当年,现在是”教得严师之错!“学生是太子,老师是苦力。好好伺候着,否则有你好看的!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