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3年5月4日星期六

准备好了吗?


离投票日倒数不到二十四小时的这一刻,您,准备好了吗?

这几天,大选几乎是大家唯一的课题,其他事情都变成微不足道。即使在神圣的学府也不例外。教育工作者关心政治,有什么错?如果教育工作者不关心国家的前途,那才是问题。之前开会,阿头总是有意无意地暗示我们要做最好的选择,或直接或间接地提醒我们身为公务员“应尽”的责任。哈,真逗,我爱投谁就投谁,干卿何事?前天,他又提醒我们这个周末该准备一些粮食以防万一。咦,难道“保王派”的他也意识到局势不对?哈哈哈....

回想起2004年的大选,不禁叫我感慨。那时,反对党只不过是执政党的陪衬,刚接棒的伯拉,轻骑过关,意气风发。记得那一年投票日的前夕,我独自驾车回乡,履行一个公民的责任。晚饭后,去到选民服务中心查询个人投票资料,才发现自己的名字已经被“搬到”寄居的大城市,乡是白回了。要投票,明天一早得赶回去。当时的反应我记忆犹新,对当局多年来的信任一下子掉到谷底。试问,当时的我,身份证还没更换,地址还是老家的地址,怎么会自动搬家呢?请问,除了当局滥权之外,还有哪个机关有此能耐?而当年,正是选民“大搬家”的一年,而我,也遭了池鱼之殃!当年,还有净选盟,也没有发达的咨询设备,我投诉无门,唯有忍气吞声啃下这只“死猫”。我只是普通老百姓,没有能力对抗执法单位。可是,我有我的公民意识,我有我的投票权利。第二天,我毅然驾车回到寄居地,赶在投票时间结束之前投下泄愤的一票。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我相信,我们的选举是不公平、是肮脏的。我们每一个人手上都有一票,善用这一票,为我们国家的前途,选一班能治国的才俊,国家的前途才见光明!

从昨天开始,在海外的游子已经陆续回国;今天,离家的游子也陆陆续续上路,回想投票。我不用赶回家,因为人家早就把我“搬”过来。谢谢谢谢,谢谢当年的有心人,我明天可以从从容容地,睡到自然醒,吃个靓早餐,再悠哉闲哉地去投票。

大选没结束,大家都无法安心工作。我希望大选快快过,好让一切都安定下来,人们可以回到自己的岗位,为自己、为家人、为社会、为国家尽该尽的责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