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3年4月9日星期二

无奈

昨早一去到学校,就接到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一位中三女生,前天从位于十四层楼高的公寓住家一跃而下,结束了短暂的青葱年华。顿时,一揽子的疑问浮现脑海:为什么她要轻生?家人为何没有及时拉她一把?她的死牵涉到别人吗?有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吗?

古人曰:“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耶?” 我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天底下没有过不去的坎,任何事情都可以解决。一个小女孩,能有什么问题想不开的?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现实的问题。每当学生出了事,上头就要校方呈交报告,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几年前某中六生坠楼的事记忆犹新,尤其是类似涉及个人心理的个案,我们当辅导的更是首当其冲。

这个女生,今年才上上午班,是一位乖学生,没有不良记录。我和拍档都没见过她,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现在出事了,我们又要伤脑筋。老板肯定要我们写报告,甚至会怪我们平时对学生的关怀不足,没有察觉学生有异样。前年有位中五女学生未婚先孕,我们被他批到一无是处,怪我们没有及时发现学生要出事。

这一点真的有点说不过去,我们又不会看相又不能未卜先知,难不成学生会把问题写在脸上,让我们一看就知道。谁要跳楼谁要怀孕谁要离家出走。平常也曾经和学生讨论过解压的方法,至于当事人能不能消化科不是我们能控制的。看来这回又要被老板喷到一脸屁。

今天,听二副说,跳楼自杀的小女生是因为和姐姐吵架,一时看不开才酿成大祸。姐姐是学院生,在外住宿,每个周末回家一趟。姐姐对妹妹管教甚严,每次回来都要盯着妹妹做家务。上个周六,姐姐回来后又像平常一样要妹妹做这个做那个,可是妹妹不听指示,和姐姐吵了一顿。周日早上,姐姐还不放过她,妹妹也不示弱,两人大吵了一顿。过后,妹妹就把自己锁在房里,戴起耳机听歌,把河东狮吼的姐姐拒于门外,惹得姐姐在门外泼妇骂街。结果,妹妹一时想不开,在自家门前一跃而下。

奇怪的是老板心情好像不错,没有对我们发难,只叫我们以后要多注意学生的情绪。千多个学生,我又顾得了谁?

写报告,虽无奈但没问题,最多开夜车死点脑细胞,我的负担不重。负担重的,应该是那个姐姐,那个咄咄逼人的姐姐,一辈子都要背着“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包袱!无奈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