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3年4月12日星期五

让社会来教育他吧!

看到墙壁和门页上的中文涂鸦,我心里质疑。写的是中文,可是我却看不懂,真厉害。后来学生来报告,印证了我的猜测没错,就是那位过动儿的杰作。

前天早上在走廊遇到他,他一反常态地告诉我,某课室有一台手提电脑,边说还边指给我看。果然,一个超大手袋旁有一台电脑。哪来的电脑呢?该不是他去哪儿偷来的,结果带不走就把它丢在课室,一味儿的做贼喊捉贼?不好不好,我有犯“小人”的毛病,这样很不好。

我问了正在隔壁校刊编辑室办公的纪律老师,她也一脸狐疑,走过来一看,大叫一声:“这不是我的电脑吗?” 哈哈,答案呼之欲出,而“贼”早已不知所终。

休息节时,那位老师把他带到辅导室,手上还拿着一堆随身碟,一共是七个。原来真的是他偷的,拿了随身碟,电脑拿不走,随手丢在隔壁的课室。发现电脑后,那位老师心有不甘,追根究底后果然在厕所里找到“赃物”。每回犯了事,他都颇有说辞,曲的也说成直的。他属于特殊人士,用正常人的眼光来看他是行不通的。但是,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特殊,医生配的药不肯吃。

昨天上午看到他坐在地上哭,说是书包被人搜过。我突然心血来潮,一早把他叫来聊天。一路上看到他的涂鸦,我随口问他:

“你写的吧!”

“不是,我写字哪有那么漂亮?” 你看,多会说话。不急,山人自有妙计。

“这字漂亮吗?给我看我觉得很丑。你敢做不敢当?”

“真不是我,不信你问我朋友。”

“我不用问,你朋友跟我讲的,他亲眼看到你涂的。”  他还想为自己开脱,我不给他机会:

“你承不承认不重要。学校那么大,那么多墙壁,你尽量涂吧!有本事你涂满它。反正马来老师们看不懂,我看懂字看不明白意思。你不用跟我解释含义我没兴趣,反正不会是好话!” 我的连珠炮让他招架不了。每天隔三差五的搞事不就想让老师暴跳如雷吗?我才不中你计。

“昨天你为什么哭?”

“有人偷我的书包。”

“有东西不见吗?”

“有,他偷了我的笔。”

“人家偷你的书包,你有什么感觉?”

“只要那个人拿了我的课本簿子觉得很高兴就可以,我无所谓。” 没见过这么“宽宏大量”的人.

“那你为什么哭?”

“因为他把我的书包丢在厕所里,这个书包是人家送我的。”

“人家把你的书包丢在厕所你就哭,那你偷别人的钱和文具呢?人家不难过吗?人家要读书,人家很在意的,你知道吗?你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偷人家的东西?你偷老师的电脑,拿了随身碟,又把电脑丢在课室里,老师不难过吗?”

“电脑我又带不走,又藏不了,不丢在课室,难道要丢在草丛?”

“对,我很感激你,你没把电脑丢在沟渠,不然就完蛋了。你为何要到处涂鸦?我们不生气吗”

“谁叫那个老师要搜我的书包拿我的两个盒子?”

“你偷老师的东西,老师搜你的书包有什么不对?你不偷东西老师需要搜你的书包吗?你做的一切都对,别人做的都错?我们一再的原谅你宽容你,你就以为你真的是对的吗?你以为校方肯定不会开除你吗?......” 谈话的最后,只剩下我在唱独角戏,他就低着头....

擅长强词夺理的过动儿我真的不知道该什么帮他,或许又是那句老话:让社会来教育他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