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2年8月4日星期六

I'm not ready

上个周四到周日傍晚,我的心情如坐过山车,高潮迭起,起起落落.....

五月中,教育部圆桌会议议决,号召在国中执教的前华小教师回流,以填补华小的空缺,解决华教的困境。朋友最后一分钟通知我,邀我一起申请。当下的困境让我毫不思索地采取行动,上网申请。两个星期后,教专来函要我们立下“生死状”,阐明自愿回流心迹。哈哈,这种算死草的作风是上级的伎俩,我心如明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要回流,我有条件,否则拉倒。

上个拜四下班时,书记递给我一封上级的公函:回流申请已获批示,八月一日开始生效,申请者请静待调职公函,现请即刻与原校办妥交接手续,以便随时准备调职......

一封不到八十毫克的公函,竟如一块千斤重的大石头,压在我心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几天下来,不管是上班下班、忙碌空闲、工作睡觉,脑子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调职的事。最刻骨铭心的是周末周六两天,一天的心情如一年四季的天气,春夏秋冬、喜怨哀乐,五味杂陈.....

十一年前从华小被调到国中初期,一直梦想哪天能重回华小的怀抱。随着时间的流逝,对环境的适应对工作的掌握,这种感觉却未见消失,有时遇到不如意事还更见强烈。

情牵华教魂萦华小,听起来伟大,做起来头更大。当机会来到眼见前,愕然发现,原来不是那么一回事!离开华小那么长时间,加上年岁的增长,还有能力承载那么多的负担吗?教书、批作业、课外活动、课外授课班、筹款活动、家长、董家教.....等等等,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工作,我这把老骨头还承受得起吗?一讲到回华小服务,身边的亲朋戚友几乎没有一个赞成,每个人都投以质疑的眼光,好像我脑子被驴踢了一样——坏掉了。大家的反应是我意料中的事,其实问题不在我,哈哈,那问题在哪儿?大家心知肚明吧!

拜六一早起来,心情坏透了。放着眼前的好日子不过,却要回去吃苦,难不成脑子真的被驴踢了?想尽办法为自己找一大堆回去的理由,可是一一都被现实击退了。今天的华小,还是像以前一样。工作多不说,纷争多才是叫人招架不了。三机构的咄咄逼人,十年如一日。一整天下来,心情都换了好几副,庆幸的是,给上级的信为自己留了一条退路,所以,心里还是很笃定的。

到了礼拜天下午,终于理出了一个清晰的思路,一切顺其自然。如果上级让我回去我选择的学校,我去。否则,谢了。结果,真如我所说,学校非我所选,我回绝了。纷纷扰扰了好一阵子的回流拉锯战终告一段落,我终也释怀,了了一桩心事!

经过了这一折腾,我才发现,对于回流一事,原来我还没准备好!


6 条评论:

  1. 大鱼洄游小溪,小戏浅水,不见跨头巨浪,大材小用啦!

    回复删除
  2. 大鱼洄游小溪,不见跨头巨浪,您说是大材小用;大鱼不洄游小溪,不迎向跨头大浪,有人说是浪费,也是大材小用!到底孰是孰非啊!

    回复删除
  3. aww.. 那你选的是以前教的那间士拉央华小?

    回复删除
  4. 是。申请时说有空缺,后来却说没有,因为申请调职的没走,所以我也去不成!天意,老天爷不要我再“有自不在,拿苦来辛”!!??

    回复删除
  5. 哦... 也对啦, 何况你做了那么多年行政性质的工作, 如果叫你上课教书, 会不会 cultural shock?? 呵呵

    回复删除
  6. 文化冲击不是主要问题,关键问题是我的意愿是在华小继续我的辅导工作,帮助小六学生做升中前的身心准备,而不是为了填补他们的空缺。此时要重新考虑!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