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1年3月1日星期二

艺术“无”价


新年的前一天,坐在电视机前收看五点半新闻,看到我国著名男高音心脏病发骤然逝世的消息。噩耗传来,文艺界不禁纷纷叹息国家顿失一块蜚声国际的瑰宝。然,坊间又有多少人认识“陈容”是何方神圣?

从小听过陈容的大名,不过那也只是限于知道他是歌唱家,唱西方歌剧似高音的男歌手。我唯一一次现场听陈容唱歌是在星洲日报配合七十五周年(如果没记错的话)庆典所办的“蔡琴演唱会”,陈容受邀为星洲主唱主题曲,用的是他擅长的男高音。说真的,高音,我听不懂;西方歌剧,我没机会看也看不懂,但是我知道此人的声乐造诣很高。因为听不懂,当然不会去买他的专辑,但平时也有注意他的动向,知道他偶尔会有演出。去年,他参与本地一个问题团体的筹款演出,仅此而已。

他的离去,让他身边的战友悲痛惋惜之余,也纷纷为国家没有好好扶持栽培这位国际殿堂级的艺术家而控诉。这控诉也许是合情合理,只是在斯人灰飞烟灭之后,到底含有多大的意义?为什么在艺术家有生之年不尽力去争取?

专家有言在先,当我们用手指指着别人的不是时,还有三只手指是指着自己。姑不论这个喜欢挂羊头卖狗肉、专做厚此薄彼的事的政府不会照顾非土著艺术人才。我想问的是,我们的华社什么时候会去提携这些人才呢?某工商总会在会庆时请来了香港的夫妻档巨星前来助兴,为什么没想到邀请我们的国宝级男高音呢?说穿了不外是外国的月亮比较亮的心理在作祟、和曲高和寡的现实问题。陈容的歌,很多人不会欣赏,林子祥和叶倩文的歌家喻户晓。

说高音,有懂不懂的问题。讲书法,大部分人都看得懂吧!平时,别人知道你会写几个字,总是喜欢动不动就叫你帮他写字。别人叫你送字,你能拒绝吗?拒绝了人家说你矫情,说你骄傲,写几个字也扭扭捏捏。别人叫你写字,你敢向他收费吗?收费表示你市侩,结果你还要报效纸张和笔墨。再说,如果真的写字要收钱,我看没有人会愿意,用电脑打字就好了。不会写字的人,不知道会写字的人的苦,他以为你只是举手之劳。他哪知道金口一开,你就要死很多脑细胞。写不好,送不出手;写得好,不舍得送。写与不写,两难呀!

记得有一次,朋友告诉我某社团领导出版了一本杂志打算送出四十本,想找人帮忙题字,问我有没有意思接这份差事。一本杂志能值多少钱,需要大张旗鼓地找人题字?当我表明每本杂志的执笔费是以字计算时,当事人就打退堂鼓了。理由很简单,当事人以为这是三几十块就可以解决的事,没想到远远超过杂志的成本,“妹仔大过主人婆”,当然不划算啦!从这一点就足以证明,艺术“无”价,这个“无”,不是不能以金钱来衡量的意思,而是“没有”的意思。

一讲钱,艺术就“无”价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