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1年2月7日星期一

品学兼忧

缇娜,一个印裔中三女生,读中三最后第二班。父亲是学校的校役,爱嚼槟榔,更好杯中物。平时和他说话,除了嗅到他身上的酒味之外,还得承受他满口红红的槟榔。母亲是家庭主妇。缇娜是在三年前开始就读于我的学校,UPSR成绩超烂而就读预备班。

预备班那年,她人小鬼大,看上班上的一位帅哥,向他表白不遂便服毒自杀,惊动了整个下午班,搞到我的同事逼她猛灌开水,把毒排出来救了她一条小命。现代人的大胆总算是让我见识了。后来帅哥的家长到学校来和她的家长交涉,希望她不要干扰他。而老师变成了棒打鸳鸯的帮凶。

过后,她的新闻时有闻之,她是训导处的常客。旷课、吵架、打人、逃学、不做功课,层出不穷。这种学生,功课烂不在话下,在家也是父母的大问题。根据特的父亲所述,他跟父母亲讲话时插着腰的,声量比谁都大。对她来说,呆在家没来上课不叫旷课,因为她没有到处游荡。

上个星期农历年假之前,我本来跟她约好见面,可是她两天都没上课,他爸爸说妈妈到她去逛街,好像是她要过年。专家常说,问题学生来自问题家庭,看来是有影的。

今年的PMR对她来说也没多大意义,她根本不在意。人家是品学兼优;她?品学兼忧。忧的不是她,也不是她的父母,而是学校的老师,时常为了她的纪律头大如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