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0年10月10日星期日

渔民的悲歌




涉及渔船和轮船相撞事件的渔船,来自老家不远的另一个渔村——乌暹。随着最后3名罹难者的尸体寻获后,船上遇难的六人都已证实罹难,让家属伤透了心哭断了肠。

渔民,靠天吃饭,平日除了要看老天爷脸色,还要预防有牌无牌强盗的抢掠,还有无良政策的剥屑。长久以来,雪州西海岸一带的几条渔村的渔民,都是以命去拼搏。我在渔村长大,家里虽无渔民,但常听家人说起渔民的遭遇。几十年来,渔民都对面对两大隐忧:在境内作业,面对水警取缔,轻者罚款重则取消捕鱼执照;在岸外作业,邻国强盗抢劫勒索,轻则渔船财物尽失,重则丢了性命。渔民出海作业,身上长要带着三五千块,以防万一。万一遇到邻国海盗或有牌强盗,可以破财消灾。

近年来,政府不时实施不利渔民政策,一会儿规定网尾尺寸、一会儿规定应用指定储鱼箱、一会儿提高燃油价格、一会儿取消渔民津贴,让渔业雪上加霜。政府动作频频,不禁让人怀疑国家到底爱民还是害民?当渔民的生命受到威胁时,我们的水警却不知所终。俗语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蕃薯!”如今又发生撞船事件,夺去了6条生命,断了天伦之乐。渔民的悲歌,到底要唱到什么时候?政府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好好照顾渔民的安全?天晓得?

2 条评论:

  1. 一字一泪,寥寥数语,说尽华族勤奋一群的辛酸史。我国政府政策的偏差,就是忽略了照顾这群辛劳为国家解决鱼供的渔民。同样地,金马伦的菜农,怡保金宝一带曾负笈台湾攻读农科的大学生,都因为未受到政府的扶助,耕地无着落,以致学非所用,流失人才, 呜呼哀哉! lidaren

    回复删除
  2. 政府一谓地发着“先进国”的梦,早就把这些草根行业置之脑后。想当先进国?4040吧!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