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0年3月12日星期五

拔牙如上断头台


坐在牙科诊疗所的候诊室,我犹如被判死刑的“死囚”,正在等待执行官高喊一句:“时辰到!”。然后高头大马的刽子手手起刀落,我就“人头落地”......

去年三月去洗牙,牙医告诉我,我的一颗下臼牙和两科上臼牙已经“寿终正寝”,无药可救。这颗臼牙之前已经很敏感,逢甜必痛,压抑建议我要某名牌牙膏也未见效,我也因此从此“削足适履”,和甜品绝交。然而,这样也只是治标而已,不能治本。农历新年前,牙痛更是困扰了我几个星期,吃东西也只能囫囵吞枣。

看牙医,是我从小就怕的事。小学六年级那年,政府牙科诊疗所按时派车到校载送学生到诊所接受护牙服务。级任老师派发家长同意书,让我们带回家给家长签名。平时胆小怕事、凡事唯父母师长之名是从的我,也不知跟谁借来的胆,竟敢藏起那份同意书,在家只字不提;在校谎称父母不允,瞒天过海。从此以后每逢周末牙医诊疗所的专车已进入校园,同学们都要惶诚惶恐,深怕自己成了当天的幸运儿。唯有我和另外两位同学一脸笃定,你看我,我看你,然后发出会心一笑。就因为怕见牙医,我从小就很用心保护牙齿。

前两天,我终于鼓足勇气走进另一家牙科诊疗所,想听听第二意见。这位牙医告诉我,其实作怪的只是一颗上臼牙,只要把它拔掉就没事了。俗语说:“长痛不如短痛”,今天午后吃饱后,我便决定去见牙医,把“问题”解决了。

无论之前做了多少心理准备,然而临阵的恐惧还是难免。坐在候诊室,时间好像过得特别慢。等了五十分钟,终于轮到我了。牙医告诉我,很快的,只要五分钟就可以了。注射了麻醉剂后,只感觉喉咙好像肿了起来,医生说那是麻醉剂发挥作用了。于是医生拿起钳子,开始动手了,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只听到牙齿动摇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前后不到五分钟,医生宣布:“好啦!”

拿了药付了钱,从诊疗所出来,我犹如获得“大赦”的死囚,重获自由了!

4 条评论:

  1. 很多人很怕拔牙,其实是没什么的。去了几次就习惯了。

    回复删除
  2. 原来我们有同一个死穴,你得救了,我还在拖!

    回复删除
  3. 安娣:

    经验之谈,这次拔牙没有我之前所经历的那么难受,你可以放心去解决你的问题,不要再拖了!

    回复删除
  4. 走过岁月:

    也许是之前的经验太过深刻,心里的阴影一直困挠着我。这次的经历告诉我,是可以承受的。至于是不是多去几次就习惯,则因人而异!毕竟我不希望需要“多去几次”!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