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0年2月3日星期三

反感


今早,他又出现在集会上,还上台讲话。可是,一开口就指责台下的学生没有回应的问候,他说,根据宗教教义,不回应别人的问候是罪过。言方及耳,就被潜意识反弹出去。接下来他说些什么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他是生技“专才”,去年还兼任训育主任,可是一整年都不见有什么作为。前年,在政府的“捷径”政策下,前校长“有眼无珠”莫名其妙地让他成为“卓越教师”,俗称“这么烂”教师。然,学生投诉他在上课时间打瞌睡,课程只教了皮毛,对小组的文书工作一概不管,科技主任的指示更是阴奉阳违。他每天迟到早退,公器私用之余从来没有执行训育主任的任务,训育工作毫无建树之外,还和学生事务副校长对着干,对校长的指示也是充耳不闻。

今年初,他依然故我。第二星期县教育局官员来视察,发现他掌管的生活技能室杂乱无章,档案封尘。在备受官员的批评后校长忍无可忍之下召开听证会,把一干有关教师叫来与他对质,对他进行批判。在听证会上,他对众人的指责直认不讳。自从听证会后,他一改往日作风,每天准时上班之外还频频在台上亮相。除此之外,他也时常伺机在教师会议上发言,满口仁义听得我毛骨悚然。两个礼拜下来,不难发现所谓的改变只不过是掩人耳目,欲盖弥彰。若要说罪过,没有人比得上他。

也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发现每次他一开口讲话,我就关耳朵。如此贱人说的秽言秽语,不听也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