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5年3月19日星期四

我为鱼肉

学校假期的第一个夜晚,拉上窗帘,扣好。切断闹钟和手机的叫醒功能,做好准备。明早,一定要睡到自然醒,管它日上三竿,管它太阳晒到屁股,关我屁事!吵醒我者,死罪一条。

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渴望睡觉,期待假期。孰之过?岁数?体能?工作?都是那个自称六万年文化的传人,去你的六万年文化!

半年了,前途总算看清了。总之,做事死,不做事也死。你做,死;你不做,更死!从一开始,整顿工作是困难重重,人家嘴巴上说没问题,其实是打从心里不情愿。不是没察觉,不是不心知肚明,否则也不必战战兢兢。上头要交代,同事要善待,最后唯有自我虐待。帮人家打扫了一大堆苏州屎后,结束了旧学年,匆匆忙忙放假去了。暂时抛开一切,养精蓄锐。新学年的新挑战,好戏正等着呢?

先是联谊会财政大权。哈哈,生平最怕的“死命”,足以叫人“死定”的工作。收钱是最让神憎鬼厌的苦差,偏偏让一个屁股还没坐热、还没搞清楚谁打谁的人去做,不是整蛊难道是赞赏?一开始还好,反正大家都没交,见到谁就向谁要钱。这份苦差当年初到异乡也干过,个中苦楚早在预料之中。时过境迁,拖欠不还的劣根性没有因为待遇的改善而改变,总之钱放在自己口袋好过放在别人口袋。过了两个月,问题出现了。整百个同事,每张脸好像差不多,不是认错人,就是碰了一鼻子灰。一百大洋的会费,讨了几次都说没带钱,月薪几千大洋,身上连一百大洋也没有的,大有人在。月薪几千大洋,过的是月头望月尾的不足为奇。前人告诉我,收钱要等出粮过后的那几天,结果也是一样,无功而返。

接着,内部工作开始上了轨道,其实是开始看到前途“茫茫”。人家心里挂着如意算盘,两年后引退的人现在就模仿她大老板老鱿鱼当年逐步改变数理媒介语的做法——软着陆,盘算过着“太上皇”的好日子,执着令旗坐在高台上呼风唤雨。孰知,她遇到的是不肯俯首称臣的死硬派,打乱了她的如意金算盘。请问:“薪水要找地儿着陆吗? 我的户头空得很!”

看清了局势,需要的不是反击,而是应对。我不是哪吒,没有三头六臂。我没有魔术棒,不会点石成金。我只好谈笑用兵,跟她划清界限。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立木桥。我的工作不敢劳烦您,您有需要我不会袖手旁观。

放假前最后一天,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连声恭维,原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现在就先通知一声,年尾荣任主考,到时不要满街跑。他和她是一国的,借刀杀人一点也不奇怪,但愿我是小人。俗语说:“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可是,需要那么迫不及待吗?想到去年年尾帮人家收拾的烂摊子,提醒一副年尾的预知状况却让他解读为推搪。看来我还真是小人一个。也好,有了您贵人金口一句话:“工作平均分配”,谢天谢地。届时,我把工作做完后外派去当主考官时,有事请不要来找我。

一觉醒来,看到窗外的阳光,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就认命吧!这个假期,好好的睡觉,好好的休息,好好的享受。老人常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九天过后,调整好心情,继续当鱼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