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3年1月15日星期二

神功护体??


昨天早会过后,星爸爸就带着星宝贝来到学校。星宝贝后面还跟着几个“跟班”俨然一副“王者归来”的架势。星宝贝头上没有平时缠着的头巾,有的是一顶绒帽。全身上下看不到有何异样,只看到手臂上缠着纱布,左眉到左鬓多了一条刚缝过针的、类似蜈蚣的伤痕。听说撞破了额头缝了二十多针,果真如此。

算算日子,才五天就复课,蛮快的。休息节时在食堂没看到他,知道上课后的十分钟,才看到他和几个同学从后座的藤球场抱过来,样子闪缩。不用问阿贵,又是借机干起拖延进班的“勾当”。

俗语说:“见了鬼会怕黑。”,又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我看,他是“见了棺材不流泪,撞了南墙撞北墙。”

上个星期四下午,星宝贝奉召回校参加棒球训练。训练开始之前,他向同学借了电单车,说是要出去买球。他刚领了临时驾照,没有戴头盔。(前阵子我们的陆路交通局发出指令,举凡因宗教理由戴头巾或去很远的地方拜拜后回来就可以戴白帽的,一律豁免戴钢盔。我很羡慕,他们的神还真神,信者神功护体,连钢盔都不用戴。)结果才去到学校不远的交通灯,就因为闯红灯被一辆轿车撞个正着,听说撞破了头当场不省人事。棒球老师闻讯而至,招来警察和救护车送他去医院,搞到当晚八点多才完事。星妈妈到了医院,劈头一句就责问老师:“我已经送他到校,怎么他会跑出来?”哈哈哈,此话怎么似曾相识?哦,对了,这是星妈妈的口头禅。去年星儿子为了躲避老师的临检,跑进电房打算把手机藏在里面,结果不小心触及漏电的电线,幸好没有变成烧猪,只烧掉了食指的第一节。星妈妈当时来到学校的第一句也是这样:“他怎么会跑到电房去?”去年,家长或许可以指责校方疏忽,抑或是老师不该临检害他儿子迫不得已要冒险;今年,是不是该怪老师没有打断他的腿,让他动不了就不能跑出去?

星宝贝是家里的独子,还有一个姐姐。根据姐姐透露,弟弟是家里的霸王,备受父母的溺爱。他在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所以在学校也嚣张无理,视校规为无物。 打从中三开始,他就是我的“贵宾”,我不时得对他“嘘寒问暖”,免得有事时,老板说我渎职塞责。电房事故后,他休课了一个多月,伤愈回来后依然故我,一点也没有悔意。

这回,星爸爸说已经去问神了。神说星宝贝今年犯太岁,在家出门事事要小心。哈,看官们别以为迷信是我们的专利,你如果这样想就大错特错。说起迷信,我们可千万别“号练”认第一,比我们迷信的大有人在。,他们连买车几时要付头款几时要注册几时要交车都要问神,问你服吗?我不知道他的神是何方神圣,如果我知道,我想求他们的神好好的感化他,告诉他区区一条头巾,缠得再多再厚,也经不起猛力的碰撞,也保护不了他的头颅。可是,我又不懂“星语”,怎样沟通呢?算了,我还是滚回辅导室,干活去,不要在这里“阿兹阿佐”吧!

2 条评论:

  1. 不用太担心。这个星儿子肯定福大命大,吉星高照。

    回复删除
  2. 对于学生的前途,我尽了该尽的责任后,从来都不替他们担心,因为那是家长的事,没我什么事!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