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3年1月8日星期二

文学之旅侧记十九——上课5




浙大的“神雕侠侣”徐岱教授和潘一禾教授也是我们的导师。潘教授谈的是《跨文化交流和海外华语教学》与我们息息相关,感受很深。一提到跨文化,潘教授应用了马来西亚三大民族的跨文化作为例子,阐述华族在本地的一些困境,出现了一点误解。小休时,有学员向她解说我国各大民族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谅解与包容,不能被误认为是“忍气吞声”。结果,潘教授在复课时就马上向我们鞠躬道歉。身为一个著名的学者,潘教授的谦恭、大度和负责任,让我佩服。


徐教授讲的是《小说与中国文学》,主题涵盖古代与现代小说。徐教授给我们上课那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12-12-12,百年一遇的日子。气温很低,才四度,冷得也够呛。出门前,我尽量把自己裹得密密实实,唯恐有一丁点空隙,让寒风有机可乘。然,刺骨的寒风无孔不入,袭得我无处可逃直打哆嗦。我唯有加快脚步,躲进稍微暖和的讲堂里。这么冷的天,如果可以躲进暖被窝那该有多好。偏偏今早有课,听说老师是出了名的一位顶级教授,以“骂人”出名。不论学生或同事、甚至领导层都是他“骂”的对象。看来我得打醒十二分精神听课,免得被骂。然,冷冷的讲堂里,这位骂人出名的教授一番激昂、热血澎湃的真情剖析,让气氛突然热了起来,让我顿时也精神抖擞。徐教授不但擅长骂人,而且不时口出“三字经”,让一些老师难以接受。中国人常说:“骂人不带脏话。”徐教授学识渊博,语言造诣深厚,难道他不懂这个道理吗?难道他不会用温和的字眼吗?那肯定不是。我倒觉得这是徐教授的“真”,的一面,不道貌岸然、不做作。尤其是他一番“去中国化不如去中华民族化”的言论让我拍案叫绝。曾几何时,遇到拒读拒考华文的学生,嫌弃华文“破坏”他的完美成绩时,我也是建议他们“去华族化”。我说:“如果你认为华文考不到特优会“破坏”你的成绩单,那等于你嫌弃你妈长得不好看,你叫她别出来见人免得丢你的脸。那请你不要做华人,请你去换血,把你体内的中华民族的血液全部换掉。不仅如此,你还必须去换皮,换掉那层黄皮肤……

英雄所见略同,我喜欢徐教授的“骂人”,过瘾!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