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2年2月19日星期日

永淌我心的一股暖流



接到凤飞飞辞世的消息至今,心里还是空荡荡的。

刚接到消息的的那个下午,整个人恍恍惚惚的,一直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可是,当电台的缅怀特备节目、电视台的专题报道、报章的回顾系列、凤飞飞官网的讣告,到youtube的录像铺天盖地地涌现在眼前,我不得不接受这残酷的事实——凤飞飞真的离我们而去。

认识凤姐,是因为老哥。少年时候,每个星期我都必须爬上老哥独居的阁楼,替他打扫。单身汉的居所,除了一室烟味满地烟屎,还有一地的卡带。那时流行的卡带是那种大块头的厚卡带,老哥总是随手乱丢,而我就要帮他收拾。就在那个时候,看到老哥爱听一个总是戴着帽子的女歌手,卡带封面戴帽子,贴了一墙的海报也是带着帽子,不禁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一边打扫,一边播放她的歌。孰知,一听就爱上了。
她的歌,就像一股暖流,在我的心中流淌。
她的歌,每个人都可以朗朗上口,因为歌词简单,旋律清新。她的歌里,充满了大自然的气息,充满的乡土味,就因为独特,让很多作曲写词的名家都乐意为她操刀。她的电影《春寒》,、《就是溜溜的她》和《秋莲》我都没有放过。

后来有了经济能力后,便开始收集凤姐的专辑。还记得在学院念书的时候,其中的一个专辑被一位同学借去后弄坏了,让我心痛不已,至今还耿耿于怀。她的歌,有我很多少年的回忆。录影带面世后,凤姐的综艺节目我几乎都看遍了,诸如:《我爱周末》、《我爱彩虹》、《一道彩虹》,一个也没漏。

忘了是哪年,凤姐复出后到新加波开演唱会。朋友叫我请假去看演唱会,可是当时我一心想当一等良民,没有让私欲冲昏了头,只期望有朝一日凤姐能到大马来。2006年,凤姐终于来了。我和友人相约到云顶去,一睹凤姐的舞台风采,圆了多年的心愿。凤姐的歌声岂止绕梁三日,回来后整整一个月,我都沉浸在她的歌声里。她第二次来的时候我来不及赴会。2010年,我再也不会错过。可是没想到,那是我们最后一次的聚会。

年初,侄女介绍了一个可以下载歌手专辑的网站。雀跃之余,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搜寻凤姐以前的专辑。而当年被弄坏的那个专辑在阴差阳错之下竟然失而复得,让我欣喜若狂。 孰知,在我喜获凤姐以前的专辑的当儿,凤姐已经离我们而出,而我却懵然不知。冥冥中,似乎应验了一句老话:凡事有得必有。

这几天,我一直让凤姐的歌声填满我那空荡荡的心,感觉她,怀念她。刚才侄女来电,说某有线电视正在播放凤姐的纪念专辑,叫我上网收看。很可惜,网路没有直播,但是有很多录像,让我回忆凤姐就是的风采。而今夜电台的纪念特辑,弥补了我的遗憾!

凤姐是一个全面的歌手,集歌唱、演戏、主持、作曲、写词等才艺于一身,一生中发行了近百张唱片,唱红了近千首歌曲,叱吒歌坛近四十年,前无先例,可能也后无来者。当眼当下,有哪位歌手能有此能耐?至于她无法完成的《台湾歌谣演唱会》,肯定是台湾人的遗憾。

凤姐虽然走了,可是她永远活在歌迷的心里,也会活在我心里,让这股暖流,永淌我心中!

2 条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