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1年10月4日星期二

衰收尾

随着县级辅导教育嘉年华会的落幕,昨天,又迎来了州级的嘉年华会。

我“有幸”最后一分钟才被通知被委任为工作人员,连会议也没参与就直接参与昨天的工作。一早去到嘉年华会的主办学校,在礼堂逗留了一天。我负责的是“面子书创建比赛”,除了负责登记工作之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由于下午的颁奖典礼将由刚上任的新州教育局局长主持,上头早已谕令我们不可半途开溜,必须等到仪式结束方可离场。

好不容易捱到下午三点左右,闭幕仪式终于登场了。局长大人驾到,全县和邻县的中学校长都依约而来,场面还蛮壮观的。我是小人物,很少出席这种大场面,在教育界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亲睹局长大人的庐山真面目。

县局长和局长先后上台献词后,各项比赛的成绩纷纷出炉。仪式进行得很顺利,我们一行工作人员执行任务后,这时候都挤在后面观礼。其实,我们期望的是仪式尽快结束好早点回家,谁得奖似乎已不是大家关心的,有的还累得打起瞌睡来。我看到现场有几个穿着紧身衣裤化妆夸张的学生出现在礼堂,身旁的同道问我他们是不是来表演的,我说我不知道。

奖项颁完了,我们正庆幸大功告成时,司仪突然报告,某校的舞蹈团和乐队将为大会献艺,为大会画上美丽的句点。司仪还没说完,那群衣着“突出”的学生已经蹦蹦跳跳地上台,接着吵闹的摇滚音乐一响,这群学生就出现在台上,又摇又扭,胸前又波涛汹涌,让台下的校长们和老师们都看傻了眼。这时候,坐在后面的同道们开始议论纷纷,我看到他们个个“血压升高”“怒气腾腾”,头摇到快要掉了。其中一位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走过我们身边,对着我后面的几位男老师挥挥手,嘴里还露了一句:“关眼睛,不要看!” 让我们笑弯了腰。

老实说,别说马来老师不能接受舞台的那群扭来扭去的“舞女”, 连我也看傻了眼但也笑破了肚皮。坐在最前面的校长们的反应可想而知,舞蹈结束时,一点反应都没有更印证了我的猜测。接着,乐队还有表演,一位女生独唱,而那群“舞女”竟在旁边随着音乐扭动着身子。表演结束后,司仪还介绍这群舞女的来自一位好大喜功、专司揶揄奉承的校长的学校,让大家恍然大悟心中有数。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难得局长驾到,当然要好好表现一下。可是,他会不会弄巧反拙就不得而知,我只知道,这个安排让整个嘉年华会落得“衰收尾”的下场,真是始料不及啊!

2 条评论:

  1. 哈啊哈哈。拍档去了回来多多话,就是没有这一环!旧事重提,prs种族不均,哈哈哈!

    回复删除
  2. 那天她揶揄我是重要人物,我反讥她是贵宾,来吃饭而已。和她一起吃饭的应该是你老板娘吧!她大概妒忌没有被选为司仪吧!那个舞蹈团和乐队是阿范学校的,真是me下衰kan...哈哈哈,麦小姐气到飞起、钻石安娣头摇到要掉了、tam大娘指着“陆飞”乱骂、男士们血压高升、校长们面无表情、我笑到滚地....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