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1年1月28日星期五

鸡同鸭讲


早会过后,中四中五的马来学生都到祈祷室去参加朝圣课程,道德学生则到视听室去参加课业汇报会,而中三的学生则照常进班上课。

辅导室门可罗雀,我和拍档难得清闲,便坐下来商讨下个月开跑的一系列激励课程和作答技巧的时间表。这是辅导组的重头戏,一年两次,马虎不得。正当我们谈得兴起,两位印裔女生扶着一位哭丧着脸的女生,还有另一位随从在后,突然出现在门口。拍档问明缘由,扶着同伴的其中一位说她的同伴刚才在教室晕倒了,老师让她们把她带过来。这时,人文科主任也到了,原来,晕倒的那位女生和紧随在后的那位女生发生冲突,她火气一上就晕倒了。可是,不一会儿就醒了。

把她们叫进来后,我们便向她们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孰知,我们才一开口,那位晕倒的女生就指着另一位女生,破口大骂,咬牙切齿的还夹带满脸横肉,一副想吃人的样子。说着说着还口出淡米尔语,听得我们俩变成两只鸭子还八只耳朵。那个被骂的国语不行,只对着另两个女生叽里咕噜的,更不知她在说什么?幸好在场的另两个女生可以充当翻译员,搞了半天,总算搞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穿了就是女生之间的口舌之争,茶杯里的风波,只是当事人脾气暴躁,动辄就晕眩过去,吓坏旁人。

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自己能听懂淡米尔语,那处理起印裔学生之间的问题就可以事半功倍。当年初来乍到的时候,获知这所学校的印裔学生很多,我曾尝试去学,可是半路出家真不是谈何容易!何况淡米尔文是世界上最复杂的语文,岂是我能轻易学得的?

2 条评论:

  1. 他们摇头就是我们的点头,明白吗?哈哈哈

    回复删除
  2. 哇,安娣,你真厉害吔!那请问手一直往前切是什么意思?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