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1年1月10日星期一

忧郁的一月


周会过后,便开始了一天的辅导工作。

第一个团体辅导,对象是七位中五华裔学生,他们受召是因为一位同事所提交的。他们每天早上来到校门口,喜欢坐在学校前面的天桥底下或花盆上,不直接进入校园, 等到铃声响了才慢条斯理地走进学校。第一个个人辅导对象是一位犯校规惯犯。这位中四学生是老师们的噩梦,除了违规捣蛋,他好像没有别的嗜好。去年因为犯错过多已经被校方开除了一次,后来上诉得直又回到学校。可叹的是这家伙见了鬼也不怕黑,依然故我。

刚送走他,辅导室外又来了两位中四女生。这回是为了换班的事。她们要求换到经济班,可是因为条件不符合校方的要求,被驳回了申请。解释了一番后,他们最终只得接受现实。

下课时,我到食堂去值勤,确定学生的秩序受到控制。到食堂值勤是监护老师的工作之一,也是最累的事。现在的学生命太好,在家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在食堂用餐后也不肯把餐具和食物残渣收拾干净,弄得餐桌杯盘狼藉。如果老师不在场,情况会更糟。

值勤后,我又回到辅导室继续辅导工作。一位中三的学生来到,他因为学吉他而留长指甲,被勒令去见校长。他说校长已经批准了他的申请。热爱音乐,一切可以商量,重要的是遵守校规照章行事。他才离开,一位杂志促销员出现在门口,向我兜售他的出版读物。我向来不看杂志,让他失望了。一年到头,类似访客不胜枚举。

第三个个人辅导工作见的是学长团团长候选人,和他谈谈担此重任的先决条件和准备。见他信心满满,我也安慰。送走了未来团长,我总算有时间坐下来处理一些文书工作。一整天见过的人做过的事一一要记录在案,讲得难听一点,我们当辅导的虽没有时间表,但是即使放个屁也要记录,免得人家说你没做工。而且记录还不是记录一份,而是要记三次:辅导服务记录簿、个人辅导服务记录(即我个人每天的记录)和辅导服务记录(即综合全体辅导老师的服务记录)。

翻开全年活动计划大纲,看到一系列千篇一律的常年活动,一股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办激励活动、进行辅导(个人辅导、团体辅导、班级辅导、升学辅导、职业咨询、教育展览、情绪管理等等)、生活营、科目作答技巧、见家长、接待外宾等等等等等......这些工作这么多年来就是这样周而复始,重复又重复。突然,我心存疑惑——这样的工作我还能挨多久?如果有一天,我厌倦了这份工作,那该怎么办?

这时,一位中四印裔女生打断了我的思绪,我逼自己回到现实,不敢再想下去!

6 条评论:

  1. 你说的我今年也有点觉得。。。。。

    回复删除
  2. 我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突如其来的强烈感觉?是外来因素,抑或是老之将至?很可怕的感觉,叫人久久无法释怀!神啊,救救我吧!

    回复删除
  3. 我也是很讨厌这种感觉, 时不时就会出现的。
    每当出现时, 心情总是要down个几天。

    跟工作上的前辈吐了苦水后,他告诉我这种东西叫做“危机感”。

    - 感觉自己每天在周而复始的重覆一样的工作。
    - 感觉自己的存在价值日益消失减少。
    - 感觉自己对工作提不起兴趣,为了做而做。(就是在骗吃)

    最后,他会告诉我
    “每个人都无可幸免的会面对这样的时候,只要做好本分,再做好准备去迎接下一个挑战。 工作内容可能一样,可是每每都会遇到不一样的情况,不一样的难题,不一样的难题。“

    加油加油!!

    共勉之

    回复删除
  4. 我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迟至今日才有这种感觉。危机感?也不尽然。倒有点像到了瓶颈,跳不出框框。我想,除了自我调适之外,应该没有别的办法。即使转换工作环境也是换汤不换药,还是换换心情吧!

    回复删除
  5. 换个心情的另一个说法不就是换个想法咯!至于换什么想法,则需要理智和时间。船到桥头自然直,没事!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