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09年8月5日星期三

大哥驾到!


傍晚时分,刚把昨天吃剩的一片比萨放进烘炉叮热,草草吃了就当一餐。

突然,手机又传来熟悉的铃声。看到来电显示,是大哥。原来大哥搭友人的顺风刚从兴楼回来。由于友人临时有事不能送他去吧生,所以只好把大哥再到士拉央,现正在来我家的路上。

大哥早年是一名熟练海洋机械技师,专职修理渔船引擎和齿轮箱。近十年来,他已慢慢地进入退休状态,把棒子交给儿子,只负责咨询与监督工作。前天,他应顾客的要求到柔佛兴楼去看一台引擎,今天本来打算直接回家。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只好先到我这歇歇脚。

大哥驾到,让我乍喜乍惊!喜的是老哥难得光临寒舍;惊的是雪柜里空空如也,拿什么招待他。看着烘炉里的比萨,我有点发愁。难道就请大哥吃比萨吗?大哥是老粗,住管渔村吃惯海鲜,对四餐没什么兴趣。最后,我决定牺牲比萨,请大哥到外面吃一餐像样的。孰知,大哥洗完澡出来却告诉我,原来他一联络了吧生的朋友载他去吧生,待会就到,来不及和我一起用餐。

在等待朋友到来的当儿,我为老哥泡了一杯传统咖啡,再送上几粒豆沙饼。这是一家大小都爱的小吃——豆沙饼,也是我家里仅有的干粮。老哥一面吃一面和我话家常,谈兴楼的经过;谈老家的近况!大哥是长子,由于家境不好,他很小就已一人到外面闯天下。后来学得修理机械手艺,回乡创业。我和他的年龄相差甚远,但是却可以坐下来东家长西家短。
他的朋友抵达时,我送他到楼下。

大哥大驾光临,让我受宠若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